:::

6-2 馬英九的外交政策

馬英九時期軍隊敗壞,就是外交也是「逢中必敗」,馬英九雖說雙方同意「一中原則,九二共識」,然而中國始終採用「一中原則」排斥台灣。國際往來,只要中國參加台灣就須迴避,否則改名「中國台灣」或「中華台北」。
2010年東京國際影展,台灣代表堅持台灣名義參與,中國代表團長江平要求更名,被台灣新聞局電影處長陳志實拒絕,最後兩方都不參加就是一例。

馬英九外交上懼怕中國,不只國際往來,就連台灣本土發生的事,也極端避免觸怒中國,台北市長任內舉辦國際賽事,不准加油群眾拿國旗。當選總統後,對一向自豪的六四天安門紀念活動,也一改常態開始切割。2009年紀念天安門二十週年紀念日,中國流亡美國雕刻家陳維明,仿照中國天安門廣場被推倒的女神像,製作高達 6.4公尺高的民主女神像,2010年運抵香港,被香港政府扣押,後經香港居民以民主為普世價值力爭發還。

金門縣政府文化局長李錫隆主動爭取在金門海岸興建豎立,不料簽約後,馬政府得知消息,惟恐中國不悅,下令金門縣政府毀約,陳維明等與馬政府磋商談判無效,2012年 7月以「台灣總統馬英九不當使用行政權力,干涉建造民主女神像商業契約履約案」,訴諸美國法院,結果馬英九和李錫隆被判罰2200萬美元,約 6億 5千多台幣,不只全民買單,還喻為國際笑話。

馬英九為了取悅中國,不惜賠款了事。外交上更不用說兩岸外交競爭,為了緩和兩岸關係,馬英九推出「一中原則、九二共識」指示,以「外交休兵」主張,呼籥兩岸外交不必建立在金錢外交上,互搶邦交國。這個立意雖好,但在台灣邦交國不斷萎縮,不主動出擊後果不堪設想,恐怕淪為無邦交國的國際孤島。馬英九以犧牲主權,在中國協助下維持外交邦交國,被在野黨諷為「投降外交」。對此批評,馬英九反駁說:「若大陸不願外交休兵,馬上恢復應有準備。」又說:「外交休兵還沒正式談,不會犧牲主權或繳械。」

馬英九的「一中各表」,中國選擇「一中」,台灣只能選擇騙人的「各表」,馬英九開始推動表面終止長期與中國外交惡鬥,裏子卻是放棄台灣主權的「活路外交」。為了緩和兩岸關係,陳水扁時期每年都會撥預算結合友邦,在聯合國大會期間爭取入聯,馬英九不只中止該項行動,並說:「不用台灣或中華民國入聯,要加入專門委員會。」這是他口中說的參與聯合國。

馬英九為了清楚說明「活路外交」?
2008年 9月 3日馬英九接受墨西哥太陽報專訪:「兩岸關係應該不是兩個中國,而是海峽兩岸雙方,處於一種特別關係。
因為我們的憲法,無法容忍在我們的領土上還有另外一個國家;
同樣的,他們的憲法也不允許在他們憲法所定領土上,還有另外一個國家,所以我們雙方是一種特別關係,但不是國與國的關係。
這點非常重要,所以也不可能取得任何一個外國,包括墨西哥的雙重承認,我們一定是保持和平與繁榮關係,同時讓雙方在國際社會上都有尊嚴,這是我們的目標。」

馬英九重申兩岸政策,可以「三不」與「三要」來形容,「三不」就是「不統、不獨、不武」。「不統」就是他不會在任內,跟中共討論有關兩岸統一問題,「不獨」就是不會追求法理上台灣的獨立,「不武」則是我們反對使用任何武力來解決台灣問題。

太陽報又問到:「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中國大陸又說台灣是中國的一省,似乎是無法妥協的紛爭,請問有和解之道嗎?」馬英九則回答:「這樣的爭議是屬於主權層面的爭議,目前無法解決。但是我們雖然無法解決這個問題,卻可以做個暫時的處理,就是我們在1992年與中國大陸所達成的一個共識,稱為「九二共識」,雙方對於「一個中國」的原則都可以接受。」

馬英九繼續說:「對於「一個中國」的含意,大家有不同看法,因為對主權的問題到底能不能解決,如何解決,何時解決,目前可以說都沒有答案。但是我們不應該把時間花費在這樣的問題上,而應該把重點擺在其他更迫切、更需要解決的項目,這就是我們目前推動的政策。」

馬總統又說:「1949年因為中國大陸的內戰,我們政府離開了中國大陸,由中共政權統治,但我們沒有消失,大家不能忽略這個現實。原來我們中華民國跟墨西哥有邦交,後來墨西哥跟我們斷交,轉跟中共建交,但台灣還是存在,墨西哥跟台灣繼續維持實質關係,這對台灣和墨西哥都是有利的。所以說,我們現在的情況就是希望大家在外交上不要再做惡性的競爭,大家繼續維持邦交國,但是對無邦交的國家,還是可以發展非外交關係,如此和平共存,這才是雙方國際相處最理想的方式。」

換言之,台灣允許邦交國同時與中共建交,當然與中國建交後,中國在一中原則,一定不會允許邦交國再與台灣建交,台灣必然會被斷交,那也沒有關係,台灣仍可以發展非外交關係。馬英九的外交聲明,立刻讓中國師出有名,以「台灣為中國一省」攔止台灣對外空間,不只阻撓台灣參加各項國際組織,過去李登輝等政要出國,或以台灣貿易訪問團出訪,甚至與美國聯邦府或州政府接觸,都可自我決定,現在都變不行了,必須經由中國同意。

同時對台灣國名,不管是「中華民國」或「台灣」,參加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世界衛生組織」(WHO)、中央銀行參與在內的「東南亞央行總栽聯合會」(SEACEN),甚至學生組織的亞洲醫學生聯合會,全部都需改名為「中國台灣」才得參加。台灣自我閹割的外交關係,竟影響到非外交事務。

2011年發生一件荒唐的事,台灣有14名電信詐欺犯在菲律賓被捕,原本將嫌犯遣反國籍國的台灣審訊,不只是國際共知的事,菲律賓也行之有年,卻在一中認知,不知有意還是故意,將嫌犯遣往中國,此事不僅嚴重侵犯台灣主權,台大教授姜皇池接受訪問時說:「這種情形其實已是嚴重主權衝擊事件,應該提昇至院級或國安層級,不該再循往例經由外交管道,因為已經不再是依慣例可以處理的了。」(四八一)

這個事件馬英九以拖待變,最後不了了之,台灣主權再次受害。
2013年甘比亞未與中國建交,卻寧願與台灣斷交。
2014年 6月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出面指責外交部,說阿根廷發給台僑護照,一年前已將出生地「台灣」,標示「中國台灣」,現在更改「中國」,台灣外交部以「再作了解」敷衍了事。

2011年 9月 22日簽署全名為「亞東關係協會與財團法人交流協會有關投資自由化、促進和保護協議」的「台日投資協議」,由於國際間簽署「協定(agreement)」,台灣首次簽署「同意(arrangement)」,矮化主權之非議,外交部發言人章計平則稱效用一樣,雙方都會尊守,這是非政府組織 NGO,台灣也放棄了主權爭取。所以2014年6月29日馬英九展開「興宜專案」,第十次參加中南美洲巴拿馬新總統上任,沒有禮炮,僅由巴拿馬外交部長到機場接機。

台灣在馬英九主政下,若非中國協助已無外交,2013年欲與中國建交的甘比亞,選擇與台灣斷交,經過媒體報導,被中國外交部知曉,向台灣外交部表示,「事先完全不知情,並未與該國有過任何接觸,同時也表示基於兩岸和平原則,絕對不會與該國建交」。甘比亞與中國建交雖遭拒絕,仍決定與台灣斷交。台灣外交淪落到需要中國幫忙,才能維持,實在可憐。在此情況,馬英九還能以阿Q精神,向國人煊耀爭取與主權無關的「免簽證」,他說:
「我國護照已實踐『百國免簽』目標,幾乎涵蓋國人經常旅遊的國家及地區,顯示中華民國已贏得國際社會的普遍尊敬。」尤其對美國在 2012年 10月 2日宣布將台灣列為免簽證國家,成為全球37個獲此禮遇,唯一沒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國家,馬英九認為是外交勝利,自己居功不緯。

馬英九外交無能,反應在外交事務上就是「裝聾、作啞和裝作沒看到,做和事佬」。可從幾件外交事故得知,2007年 1月 9日日本修改《防衛廳設置法》,將防衛廰升格為防衛省。首任防衛大臣久間章生,該年7月4日在美國國慶發表親美言論,說出「美國在日本擲原子彈是無奈的事」。成為日本舉國責罵,不得不辭職,餘缺由小池百合子出任,為日本首位女姓防衛大臣。

不久馬英九當選總統,為了表示對日親善,2008年 8月 4日他舉李登輝為例,說自己日文雖沒李登輝流利,但強調對日將非常美好,馬英九說:
「我們沒有辦法每一次都選出日文都這麼好的總統,但一定可以有一個和日本非常友好的政府和團隊。」

2010年 9月 26日中國東海海域發現能源,中日開始搶天然氣。日本新聞報導發現 10艘中國海洋調查船,在東油氣田海域集結。
這種集結根據報導,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日本海上保安廳派出巡邏艦實行警戒和監視。中日能源搶奪,開始延燒到釣魚台主權。
2012年因日本政府出面購買釣魚島主權,引發兩岸一系列紛爭,兩岸均展示強烈的保釣意志與行動,成為該年度第三大重要新聞。

歷史是面鏡子,馬英九當選總統,除須防範台北市長時的貪腐被揭發。還須兩手策略,符合美國戰略利益,以及滿足中國統一要求。台灣身處中美兩強競逐的戰略位置,自稱美國盟友的台灣,除須維護美國在亞東戰略利益,協助美國設立監視站,替美國情蒐中國沿海軍事佈署。同時為緩和台海衝突,馬英九還要博取中國信任。配合中國「一個中國」原則,以模糊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模糊台灣人對主權的注目,簽定兩岸協議,避免台海衝突。

雖然馬英九對中國態度可謂膝屈,然而中共看馬英九並非如此,中國發現每當中美日發生衝突,馬英九就會出面替美國解圍。2012年4月日本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為解決釣魚台主權出面購島,引起中國反彈,派出飛機和調查船抗議,雙方劍拔帑張,稍一不慎可能擦槍走火。馬英九作為台灣總統,最有資格爭取釣魚台主權。馬英九不但不爭,「裝聾、作啞和裝作沒看到」,反而出面做和事佬,提出「東海和平倡議」,以「不昇高對立、不放棄對話、尊守國際法、訂定東海行動準則、建立機制共同合作開發」,並主動要求與日本簽定「台日漁業協定」,因釣魚台與台灣屬同一陸棚,與日本簽訂漁業協定,等於承認日本釣魚台主權,相對打了中國一拳。

馬英九出賣釣魚台主權,緩和中日爭執,馬英九以為是外交政績,2015年 4月簽約二週年,馬英九拜訪宜蘭縣蘇澳漁會理事長陳春生說:「台日漁業協議在前總統李登輝任內談了五次,前總統任內談了十次都沒有結果,他上任後,政府順利和日方簽署,對台灣漁業功不可沒」,當然博得不明究理當地漁會的感激。

馬英九周旋在美中間,重要時刻站在美國立場,這是中國不相信馬英九原因,即使馬英九一再疏誠仍不獲信任。中國十八大,習近平就任國家主席,馬英九一再爭取「馬習會」,都得不到回應,甚至發生了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與陸委會主委張顯耀,為了安排「馬習會」爭風吃醋,金溥聰甚至聯合陸委會主委王郁琦,硬指副主委張顯耀為共諜,貽笑國際,最後檢察署以查不到證據不起訴結案。

釣魚台主權爭執,燃起日本自衛隊,除了自衛也應有攻擊能力。
2012年 12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就以維護國家主權理由,主張修改只能防衛,不能擁有軍隊,施行六十年的「和平憲法」,成為可以增派自衛隊到海外參與聯合國維和和反恐行動,使日本成為正常國家,主張修憲。

面對釣魚台引起中日爭議,俗語說「弱國無外交」,台灣面對東北亞爭議,自稱保釣的馬英九,自知無力處理強國作為,因此提出《東海和平倡議》,以不昇高對立、不放棄對話、尊守國際法、訂定東海行為準則、建立機制合作開發資源等五項建議,以此替代對爭取釣魚台主權回應。

馬英九「東海和平倡議」,日本直接受惠,原本與中國爭執釣台主權最激烈國家就是中國。中國所持理由是釣魚台隸屬台灣,現在台灣退求其次,只要求雙方簽定「台日魚業協定」。2013年4月10日中日雙方同意釣魚台群島附近的北緯27度以南,日本先島以北劃出「協議適用海域」,雙方漁船安全捕魚區。對此協議,中島大學海洋政策研究所長胡念祖在維基百科批評說,「原本兩國海域重疊部份,般隻都可自由進出,現在將模糊空間清楚畫定,不但不能取得我方主權有利象徵,未來還會減少我方繼續主張主權機會,這就是馬英九對日外交政策」。

馬英九出賣釣魚台主權,當然不為中國認同。
2012年日本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宣稱購買釣魚台,引起中國極大震怒。
6月著手購島,9月11日宣佈釣魚台國有化,兩天之內,中國外交、人大、政協、國防等部門都發表措辭嚴厲的聲明,不只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致電日本首相野田佳彥,反對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要求日本立即懸崖勒馬,並公布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領海基線,表示在此海域內將會加強執法。

大陸海監船隊開始將釣魚島海域常態執法,直到2013年9月11日,中共派出「公務執法船」59船次,在釣魚台海域巡航。11月25日中國遼寧號航空母艦,通過東海和宮古海峽前往南海,經過釣魚台領域,被日本視為對釣魚台宣示主權航行,派出航空自衛隊和海上保安廳偵察機,對遼寧號予以監視。滿了周年,中共還派出7艘海警船進入釣魚台不到12海里海域,當時中日間充滿可隨時戰爭的疑慮。

臺灣方面,馬英九即使已經與日本簽立「台日魚業協定」,仍裝腔作勢, 9月 3日在主權宣示上說出:「一寸都不讓」,9月7日搭乘直升機前往距離釣魚島最近的彭佳嶼視察,宣示捍衛釣魚臺主權決心。11日日本購島合同簽字完成后,外交部長楊進添立即電召臺灣駐日代表,以最快速度返臺,召見日本駐臺代表表達強烈抗議與譴責,嚴正重申中華民國「對釣魚臺列嶼主權」的立場。

馬英九的活路外交,說穿了就是「裝聾、作啞和裝作沒看到」。2013年5月9日在巴林坦海峽,台菲重疊海域發生「廣大興28號」漁船,遭菲律賓海巡船以機槍掃射,造成船長洪石成中彈死亡。消息傳來舉國譁然,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台籍漁船在重疊海域作業捕魚屬合法行為,菲國海巡船行可以海盜罪懲處,台灣開始向菲國抗議。菲政府起初辯稱該事件發生在其海域內,海巡船執行公務,發現台灣兩艘船,較小一艘試圖衝撞海巡船「挑釁」,導致海巡船開火係執行公務正當行為。

菲政府海盜行為並非個案,13年來統計 31件,其中9件重大衝突,造成2死1重傷,超過 30名船員被羈押2個月到1年半,須花費大量贖金才得釋放。
政府坐視不管,台菲海域早成台灣漁民夢魘,馬英九雖說過:「護漁不惜一戰!」僅是口惠實無作為,任讓菲國海巡船海盜行為得逞,「廣大興事件」終於激起全民敵愾同仇,要求政府嚴懲菲國海盜行為。

馬英九在全民壓力下,遲至5月11日晚上不得不召開國安高層會議,已因晚2日被批評不能立即反應,最後通牒又考量菲國期中選舉需要,特別延長時間,由總統府發言人李隹霏對菲國發出「72小時最後通牒」,提出道歉、賠償、查明真相以及儘速啟動台菲漁業協議談判等4項要求。隔日馬英九出席浴佛節,致詞時談到受害漁民洪石成,竟站起來帶頭讀秒默哀,他說:「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謝謝大家,請坐」。
這種親自數秒,毫無悲傷情緒的默哀,讓全國人民看傻了眼。

菲國果然不理會馬政府的4項「最後通牒」,只答應三項,不談最重要的賠償。甚至以「一中模式」準備與北京談判,更是引起國人憤概,馬政府只得食言,一再延長通牒時間。馬政府的無能連中國也看不下,出面喊話說:「同胞被鄰國射殺,當局無力反制,這是台灣民眾最難過也是最無助的時候,大陸如果能提供適當的支援,既解台灣的困境,又能做到保持台灣人的尊嚴。」

這時,恰巧帛琉議長安蕯賓(Sabino Anastacio)來訪,交談中馬英九竟說出:
「台灣水母對我們游泳的人不是十分友善,但貴國的水母卻對觀光客十分友善,貴國一定對這些水母下過不少功夫,這是我們向各位學習的地方。」
看到馬英九對菲律賓的軟弱,網民立刻聯想說:
「馬總統和水母的共通性就是『無腦、很軟、手有毒』」,「水母總統」成為網路稱呼馬英九總統的別號。
而且水母手很毒,如果有人和馬英九握手下場必很慘。
馬英九的「死亡之握」,因此傳開。

菲國不理會馬英九,站在同是美國盟友不能開戰,最後只能經由經濟手段,凍結菲勞,召回駐菲大使,並且要求菲律賓駐台代表回菲,協助妥善處理本案至完成。這事後來經過衛星定位,菲國自知理虧,加上中國崛起,在南海人造島礁威脅菲律賓領海,為緩和台灣關係讓步賠款,總算保住台灣外交顏面。而與菲律賓談判過程中,受害人洪石成大女兒洪慈綪據理力爭,辯才無礙,經電視轉播成為知名,2014年當選屏東縣議員,被栽贓說以六千萬元買票,差點當選無效,因查無證據後宣佈當選。

菲律賓野蠻行為並不中斷, 2015年 5月又傳來屏東琉球籍「昇豐 12號漁船」無害航行通過巴丹島海域,被菲國船艇扣押情事,
屏東漁會要求外交部出面,強硬要求菲國人船釋放。
接著又傳來「明進財 6號」被擄,海巡艦獲報,立刻馳援,阻止在台菲鄰接處航行,也差點被菲國公務船押往菲國情事。
馬英九提出東海和平議,與日本簽訂「台日漁業協定」。南海馬英九亦提出「南海和平倡議」,利用廣大興事件, 2013年 10月開始與菲律賓談判「台菲漁業事務執法合作協定」,期望雙方漁業衝突,不使用武力、暴力、預先通報、快速釋放等四點共識。同時台灣也表達「護魚不護短」,頒佈新的執法界線,由海巡署常態性派遣艦艇在台菲重疊海域,保護合法捕漁任務。

這個協定談了兩年,不得其門而入。直到 2015年 6月中國南海造礁,菲律賓抗議無效。
逼得菲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 Ⅲ)為了聯日抗中,將菲國軍事基地供給日本自衛隊和船艦做為加油補給,並簽署「日菲戰略合作協議」。台灣雖不能建立政治和安全關係,可以簽署不涉及主權的「漁業合作」。在此背景,延到 11月 5日,馬習會前二日與菲律賓簽署「漁業協定」。

台灣外交軟弱繁不勝載,2014年 5月越南認為中國在其領海內建造鑽油井,侵害主權。
引發越南排華運動,台商在越南成為受害對象,特別是靠近胡志明市和柬埔塞之間的平陽省和同奈省,台商受害甚巨。
該次排華 5月 8日中國已獲情報,開始撤僑準備。而投資越南最大外資的台灣駐越代表,竟說 5月13日以前,根本沒有任何情報。

事實上,國安局長李翔宙曾在 5月 9日,將越南可能排華事件告知總統,因屬猜測被忽略, 5月 13日果然爆發排華事件,台商首當其衝。在重要關頭, 5月 14日馬英九因持有綠卡,雖說自動失效,但未依法放棄,被壹週刊以《恥辱!美追稅砍向馬英九,台灣總統要向美國納稅》報導,說根據美國肥咖條款,馬英九仍須向美國繳稅,馬英九竟只顧個人澄清,二日內召開四次記者會說明,沒有啟動國安機制或坐鎮指揮,失去與越南交涉的重要時機。
台商 5月 13日起受到越南排華事件波及,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壞和財產損失,生命亦受威脅,初步估計不少於 100億台幣。
在此排華事件中,台灣人一致心聲,「台灣人真悲哀!」。越南人所以排華,是因中國在南海設立鑽油台,這個地區中越都認為是領海而起衝突。

結果中越衝突卻讓台商受害,原因是越南教科書,載明台灣是中國一省,台灣當局從未提出抗議,加上越南台商成本考慮,不聘高薪的台灣幹部,多聘陸幹,故容易被誤為中商,成為排華對象,胡志明市西邊靠近柬埔塞邊境兩省,上百家工廠受寈,造成高達百億元以上損失。
這次排華,為了區分不是中資,台灣外交部所能做的,只是趕印「我是台灣人,我來自台灣」的貼紙。
「弱國無外交」,馬英九治下的台灣,事實已不是一個國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