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4 馬習會

張顯耀共諜案
馬英九上任總統最大的期待就是「馬胡會」,因為國共在 1945年蔣介石與毛澤東重慶會談後, 1949年敗退來台,至今 60多年,中國和台灣領導人從未見面,若能促成兩岸領導人會面,將是歷史大事,這是馬英九「追求歷史定位」訴求之一。 2005年胡錦濤公佈「反分裂國家法」,遭到美日改變台海現狀指責。當時胡錦濤雖是國家主席,無法掌控軍權,加上經濟改革正需台灣資金和技術援助,胡錦濤在政經兩難中,連戰訪中,第一次「連胡會」,不僅幫胡錦濤脫離困境,也展開兩岸國共會談。

2006年馬英九為國民黨主席,不抗議胡錦濤「反分裂法」,還以「不是壞事」誇獎胡錦濤。(《馬英九的終極統一與胡錦濤的終極目標》,林保華,【南方快報】,2006年2月16日)並以胡錦濤共青團出身為榜樣,計畫籌組國民黨青年團,馬英九表示:「希望將來青年團也能培養出一個胡錦濤」。可見胡錦濤在他心中份量。若不是囿於當時環境,敏感度極高,2008年當選總統的馬英九,不敢說出「馬胡會」。等到 2013年 8月習近平上台,馬英九連任成功,在沒有選票壓力下,「馬習會」成為他的歷史定位目標。

雖然2011年馬英九競選連任,曾在媒體說出:「選後絕對不會跟大陸談統一問題,也絕不會在未來四年跟大陸領導人見面。」
不過馬英九經常說謊,從他競選總統政見極少兌現,可以看出誠信不足,故經常被批評是位騙票總統。

表面說不與中國領導人會面,其實透過不同管道與中國協商,由於安排「馬習會」管道不同,彼此爭功萎過,終於爆發張顯耀副主委共諜案。
2014年 7月王郁琦告知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說張顯耀與中國官員走得很近,金溥聰經過調查回應:
「從國安單位的資訊得知,張副主委真的恐怕有問題」。
8月 16日行政院聲明張顯耀去職,回鄉照顧母親。
由曾任國民黨產信託人的林祖嘉接任,林嘉嘉 2014年 3月期待「馬習會」能在北京舉行,符合馬英九
可以「經濟體領袖」身份出席,竟說:「今年 APEC在北京舉行,中國可以解讀為『國內事務』,很多事可以各自表述」,使人對他的國家忠誠度產生質疑。

可是 3日後,張顯耀發表聲明駁斥陸委會,指去職並非家庭因素。逼得陸委會深夜澄清:
「張顯耀因為工作涉及國安,必須調離現職接受調查」。
隔日又說:「對張顯耀案,已成立專案小組展開行政調查。」
為何對去職一事,張顯耀會反彈,原來對於張顯耀去職的事,馬英九是否知情,王郁琦說:
「張顯耀遭檢舉洩密,已向金溥聰、江宜樺報告,兩位長官應該會向馬英九報告」。
只是後來王郁琦向張顯耀說明,卻說馬英九不知情,讓張顯耀以為馬英九被蒙蔽才起爭議。

當日總統府發出張顯耀免職人事令,自認含冤莫白的張顯耀,接受電視專訪時,激動淚訴,指出自己雖有滿腔為國做事熱忱,
如今被長官出賣,說出他的遭遇:「就像黑道追殺的叛徒,鋪天蓋地」,
他泣訴說:「我覺得心寒!」
一再向馬喊話:「我對得起國家,對得起總統,但是總統,有人給你的訊息不符事實。」

陸委會則以張顯耀將機密談判底線,事先洩給中方為由,全案交由專辦共諜及重大洩秘案的「國家安全維護站」偵辦,將「行政調查」升級為「司法調查」。調查局長汪中一被問及張顯耀是否洩秘,汪竟回答:「目前看起來好像有關,但具體內容還不了解,尚未立案,也沒辦案時間表,要看具體情資及事實結果才會立案」。又說:「檢舉內容不是很具體,需要再與陸委會的資料交叉比對」。

隔日陸委會坦承已與調查局完成「機密等級」研判,調查局已將張顯耀涉及經貿談判、服貿協議等機密外洩中國,以「外患罪」及「共諜」移送法辦,被高檢署要求補件不成後,向北檢以「洩露國防以外秘密罪」,由偵辦總統財產來源罪,以及黃世銘洩密案時,偵詢江宜樺的北檢陳舒怡偵辦。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飽受驚嚇的張顯耀,認為是金溥聰的陷害,對外發表會將事證寫入遺書。而調查局21日懷疑張顯耀為共諜,卻遭陸委會打臉:「只說洩密,沒說共諜」。25日,張顯耀赴北檢說明,隔日檢調搜索張顯耀住所,為洗清金溥聰陷害忠良一說,馬英九出面說:「張顯耀去職與金溥聰無關」。

28日馬英九再度力挺金溥聰說出:「兩岸關係就好比一顆大樹,一旦樹上發現有『壞虫』,一定要以啄木鳥態度找出害虫把它除掉,這顆樹才能正常的發展。」,將張顯耀定位害虫。使張顯耀誤以為馬英九受到「蒙蔽與挾持」,對外喊冤,宣稱所為都按總統指示辦理,請總統出面協助,但馬英九出面卻說:「王郁琦主動調查,處置正確」。

張顯耀洩秘案,經過5個多月密訊,國安局前局長蔡得勝、國安會前官員袁健生、胡為真、鄧振中、陸委會王郁琦及各局處長,並比對國安監聽譯文,甚至蔡得勝本人指稱:「擔任國安局長五年多來,對張顯耀等人與中國人士交往情形有持續性關注,得到的情資,只有國安監聽譯文,任內若監聽間諜案都會呈報,但沒發現張顯耀涉案」。

北檢最後以查無實證不起訴偵結。馬英九陷害忠良,引起全國憤怒,不只黨籍立委不滿,羅淑蕾砲轟馬英九說:「先鬥王院長,再鬥張顯耀,要鬥也不夠聰明,根本就是搞烏龍!」。民進黨立委齊轟,這是違法濫權炮製的政治鬥爭,嚴重敗壞國家體制。輿論撻伐,王郁琦只得引咎辭職,辭職前竟未知會立法院,反先告知國台辦,這種叛反性格,把國台辦當老板,不只國人不恥,陳其邁立委也譏以「效忠對象是誰都搞不清楚」。

張顯耀共諜案,胡忠信在全民追追追爆料,原來馬英九為促成「馬習會」要求金溥聰利用駐美期間,私下與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協商。並且馬英九又暗中成立專案,指示張顯耀利用馬英九訪問中南美洲過境美國,私下與陳雲林密商 2014年 8月 23日國會休會期間,以台灣領導人,非總統名義在金門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舉行「馬習會」,進行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的政治談判,同時確認「一中框架」。

這兩條互不知情的秘密管線,不料被美國監聽。美國不知兩岸「馬習會」秘密外交,深表不滿要求處理,金溥聰為爭寵和獨佔「馬習會」安排,以共諜名義剿除張顯耀。當金溥聰與張顯耀產生衝突,馬英九是非不分,又站在金溥聰這邊,共同陷害張顯耀,這就是馬英九可怕的面目。

2015年 2月 10日在全台囑目,張顯耀獲判不起訴,陸委會主委王郁琦不得不請辭,餘缺由國防部副部長夏立言接任。
令人不解是,王郁琦立刻被馬英九延攬為國安會諮詢委會,2015年 3月媒體報導起程赴美,準備趕在蔡英文 6月訪問美國,離間美國關係。而被懷疑共諜的張顯耀,2015年 9月 23日高雄左楠區立委選舉,黃昭順轉戰不分區,張顯耀獲提名為國民黨候選人。消息傳來,對國民黨誠信更是打擊。

國台辦對張顯耀涉入共諜案也很不滿,出面駁斥:「希望不要做不負責任和子虛烏有的猜測,以免對兩岸關係造成負面影響」。中國官方喉舌「環球時報」亦稱:「台灣首席談判代表被指為共諜一事『太過離奇』,這個危機是馬英九內部控制不足,張顯耀個性強勢,以及台灣政治生態混亂共同促成的。」

馬習會經過共諜案後消息洩露,原以為馬英九任內已無望的「馬習會」,馬英九仍抱持希望。
2015年4月1日馬英九不顧美日關係與國人反對,愚人節一人拍定,申請加入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亞投行」,拿台灣人命運作他個人的政治豪賭。
後因國名問題無法正式加入,卻博得中共理解。

2015年10月14日第四次「夏張會」,在廣州舉行,原本被認是馬英九任內最後一次兩岸官方互動,會談時間只有半天,如預期,對於會談主議「互設辦事機構」、「陸客中轉」可說毫無進展。可是閒聊中,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故意挑起「馬習會」話題,雙方經過數月磋談,同意用「兩岸領導人」名義,私下稱呼「先生」,在第三地舉行。

決定習近平到東南亞國是會談,2015年 11月 7日到新加坡,正巧是新加坡與中國建交,與我國斷交25週年紀念日,可以舉行 1945年國共領導人蔣介石和毛澤東重慶會面,1949年兩岸分治以來,相隔66年兩岸領導人首次會面。

原來馬英九曾說過,若要進行馬習會,必須在「國家需要、人民支持、國會監督」的情況下進行,等到中國答應馬習會,馬英九卻仍以秘密「黑箱」進行,不告知國會,僅以電話告知王金平,僅說有重要事情報告,沒說內情。一直等到 11月 3日媒體披露,才緊急在晚間對外公佈,王鋰平也才知曉。
中國主導「馬習會」,有幾點重要意義,馬英九任期即將屆滿,施政失德無能,民調低落,台灣總統選舉,國民黨敗選,民進黨蔡英文當選已成定局,在此時刻,兩岸建立在「國共會談」為中心的協議,能否為繼任總統及台灣人民接受,成為中國憂慮。

特別是雙方「九二共識」認知也不同,中國認知「九二共識」為「一中原則」,根本沒有「各表」。
台灣認知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一中即是中華民國。兩岸「九二共識」歧見很大。
中國期望與台灣簽署協議,以讓利為餌,誘使台灣簽署「一中原則」和平協議,逼迫台灣走入中國設定的內政問題。
雙方原本順利簽下21項協議。不料2014年3月18日被太陽花學運識破,反對兩岸進行黑箱協議,佔領立法院群起抗議,要求兩岸協議,須經立法院「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審查才能生效。目前「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還在立法院尚未立法,遑論兩岸協議審查,不知將延至何時。

長此下去,中國多年處心積慮簽署的協議,因改朝換代落空。「擒賊先擒王」,習近平利用新加坡「國是會談」親自出馬,召開「馬習會」,在國際認證下讓馬英九親口說出「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原則」,證明中國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台灣問題即是中國內政問題。

此外,中國面對南海爭議,中國的南海版圖,以九條曲線將西沙和南沙等群島涵括在內,稱為「9段線」。這條線靠近周邊的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這是日本二次大戰時,從法屬印度支那奪取的海域,戰敗後交給中華民國,日本將其佔領海域以11條曲線劃定,俗稱「11段線」,中國重新整理修改成9段線。

9段線引起鄰國反彈,美國多次要求中國澄清九段線,菲律賓提出國際仲栽法庭廢除中國9段線主張。
越南多次抗議, 1988年 3月與中國為爭奪南沙群島,爆發中越海戰,最後中國勝利。
2014年越南又抗議中國,在 9段線越南領海設立鑽油井,多次抗議無效,終於釀成使台商受害慘重的排華運動。

中國9段線來自中華民國,所以中國為維護南海權利,必先讓國際了解,兩岸關係為「一中原則」,對於南海主權,中國當然擁有發言權。才不會發生釣魚台主權爭議時,台灣以「東海和平倡議」,私下與日本簽署「台日漁業協定」,等於承認其主權,打了中國一個巴掌。
「馬習會」習近平可以藉著馬英九的嘴巴,承認「一中原則」,台灣就為中國一省,取得南海對外發言權。

2015年11月7日新加坡舉行的「馬習會」,不知是馬英九愚蠢,還是事先講好。如中國所料,馬習兩人都認同「九二共識」,只是習近平的「九二共識」不斷重申兩岸「同屬一中」。而馬英九的「九二共識」,卻違反出國前保證,不提「兩岸同屬一中」、「一個中國」或「一中框架」等政治性議題。結果,雙方對談,習近平避談的「一個中國」,馬英九立刻補上:「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對於國人期待,保證務說清楚的「一中各表」隻字未提。
又說:「九二共識內容完全不涉及『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台灣獨立』,因為是中華民國憲法所不允許」。
企圖用「中華民國憲法」箍制台灣的自由民主和言論自由,回國後竟還敢以說出「中華民國憲法」,強辯說馬習會曾說「中華民國」,以此搪塞國人,愚蠢至極。

「馬習會」被國人形容是次失格又失敗會面,特別有違國人期待,希望利用馬習會,要求習近平撤除東南區,部署 1500多顆對準台灣的飛彈,結果馬英九在習近平面前,不敢代表全民提出要求,說出好像自己不反對,只是為應付反對黨,說:
「這是反對黨常常用來批評兩岸關係的口實」,
因此呼籲習近平釋出善意,說:「應該可以減少這一類不必要的批評」。

對馬英九近乎膝曲請求,習近平立刻打臉說:「飛彈、軍演部署是整體性的,不是針對台灣人民」。
以四兩撥千金,馬英九不敢說下去,回國後還幫中國說話,飛彈不是對準台灣,結果遭國防部將領和網友打臉,說這些地對地和巡戈飛彈,已增至 1500枚,很多是短程飛彈,射程涵蓋範圍沒有別的國家,只有台灣,人民不禁要問:「這不是針對台灣,什麼才針對台灣」。
習近平草率回應,馬英九就相信,被形容連小學生都不如,只會「豬槽內鬥豬母」,對內陰險用盡,對外無能,這就是馬英九。

馬習會認為贏的習近平,犯了一個戰略性錯誤,回答馬英九撤飛彈,透過電視轉播,讓台灣人發覺習近平追求和平之說,完全是謊言,只是應付台灣,不能感受中國大國的誠信和寬宏大度,「國無信不立」輕率回答,坐實中國虛情假意,不顧台灣百性感受,讓台灣人對中國離心離德,這是很大失策。
會後馬英九飲酒過量,說出自己是習近平五個幕僚之一的「醉語」,又對中國來自江西的遊客說:「我住在江西已經 1100年」莫明其妙話語,不是醉了就是瘋了,大失身份的輕浮,讓人無法尊重。馬習會,誠如張志軍在廣州會議上形容,即使會面也算「收獲滿滿」,更何況馬英九完全按劇本演出,讓張志軍很快得到結論,會後記者會上說:「雙方肯定 2008年以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取得的重要成果,雙方認為應該繼續堅持九二共識,鞏固共同政治基礎。」(四八三)

新加坡的馬習會,引來國際注意,德國第一電視台以「中國和台灣的歷史性會議,只有傻瓜才會相信北京」。2012年曾用「Ma the bumbler」(笨蛋馬英九)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對「馬習會」以越洋之握形容,警告馬英九說可能是場豪賭,說出:「『馬習會』可能是中國歷任領導人,近年來對『主權核心』的最大讓步,大陸領導人習近平也面臨國內壓力,無論對台灣人採取強硬或友善的措施,都將落空」。

《時代雜誌》(Time)刊載譚崇翰「要修補中台關係,該做的不該僅只是歷史性的握手」一文,以「過氣政客」(yesterday man)稱呼馬英九,是位cipher(無用的人),總統兩屆任期,「民調勉強達到兩位數」,是黨內同志眼中是位失敗者(loser)。
而有當選下屆總統實力其實是蔡英文,所以他下結論說:「這時習近平可能發現自己在錯誤時間見了錯誤的人」。
又說:「如果想贏得台灣,必須先贏得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心,光是和馬英九握手,握多久都沒用。」

日本讀賣新聞報導「台灣內部約有8成民眾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反對中國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馬習會的一個中國論述,等於無視台灣民意。馬英九表示要讓會談『常態化』,但明年可能接替政權的民進黨,同意在『一個中國』原則下舉行會談可能性極低,兩岸政治對話的快速進展非常困難」。又說:「日美兩國對馬習會,一則以喜一則以憂,日本政府期待兩峰高峰會談,降低東亞情勢的緊張,但在南韓與中國在歷史問題上採取『共同抗日』的情形下,也擔心台灣和中國在釣魚台問題上攜手合作,在南海問題上,美國也對中國離間美台關係高度警戒。」

就在馬習會面的同時,台灣主張獨立的勢力正在成長,2013年 21世紀基金會民調,46%台灣人相信「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彼此互不隸屬」,24%人主張「中華民國在台灣」,另有 20%主張「中華民國是台灣」,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只佔 2%。

到了2014年 6月 28日,台灣智庫從事調查,73.8%台灣人主張兩岸是「國與國」的關係。
82.9%的台灣人認為兩岸早是各自獨立的國家,一邊叫中華民國,一邊則叫中華人民共和國。
2014年政大選舉研究中心,對國家認同數據, 60.6%台灣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 32.5%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只有 3.5%的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