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 、社會問題(上)

馬英九連任
2012年 5月馬英九連任第 13任總統,以〈堅持理想、攜手改革、打造幸福臺灣〉發表演說,強調國家要發展就須改革;
改革就要承受陣痛。絕對不能把燙手山芋與沈重包袱留給下一代。他提出「強化經濟成長」、「創造就業與落實社會公義」、「打造低碳綠能環境」、「厚植文化國力」及「積極培育延攬人才」作為國家發展五大支柱,建設和平公義的幸福臺灣。同時,揭櫫「以兩岸和解實現臺海和平」、「以活路外交拓展國際空間」、「以國防武力嚇阻外來威脅」,作為確保臺灣安全的鐵三角。

兩岸政策,馬英九指出中華民國憲法,是處理兩岸關係的最高指導原則;兩岸須在憲法架構下,維持「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基礎上,推動兩岸和平發展。對於「一中」,馬英九說二十年來兩岸的憲法定位,就是「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歷經三位總統從未改變。這是保障臺灣安全的最大憑藉。兩岸之間應正視這個現實,求同存異,建立「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共識,雙方才能放心向前走
馬英九連任就職演講說得漂亮,卻是謊言。

中華民國憲法並不為對岸承認,純粹用來蠱惑民眾。何況馬英九4月1日率文武百官,在台北圓山忠烈祠,以共同始祖遙祭黃帝凌,這個舉動觸怒台獨,立刻陷入島內統獨紛爭,馬英九被台聯黨立委許忠信、黃文玲批評說,對台灣有貢獻的明朝後裔「開台聖王」,馬英九從未祭拜,卻祭拜中西歷史都無法證明存在的黃帝,故說出:「馬英九看到鬼了!」

馬英九連任對台灣言,是件不幸也是幸運的事。不幸是馬英九貪腐、無能和冷血,從連任開始,陸續推出油電雙漲、證所稅,使台灣陷入連續浩劫,直到總統任滿半年,還須戒慎恐懼,唯恐下台前,還不知會玩什麼「賣台」把戲。

幸運的事,若不是馬英九連任,讓百姓認清國民黨貌,是個殘忍、無公義政黨,讓台灣人醒過來,2014年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大敗,馬英九不得不辭黨主席。如無意外,2016年總統選舉,也該政黨輪替,讓國民黨下台,為了救台灣,網路流傳:「馬英九不倒,國民黨不會好」,又說:「國民黨不倒,台灣更不好」。

馬英九政權可說建立在謊言,2008年民進黨受到陳水扁影響,民心思變,馬英九以「我們準備好了!」提出許多亮麗政見,像「633」,「愛台12建設」,結果任滿仍提不出政績。過去被問到政見,都以八年才能完成搪塞,現在已無選舉壓力,終於誠實說出內心話。2012年10月19日被問到政見跳票,馬英九說出:「當時我想,哎呀,反正是選舉啦!說什麼都行」。

馬英九最令人詬病,乃是恐嚇治國。與中國簽定黑箱協議,不是騙「利多於弊」,就是騙「先求有,再求好」。不然就是說,簽了以後若後悔,隨時可以悔約。2014年3月太陽花學運運,抗議「服貿協議」草率表決。 4月 1日馬英九猶在護航「貨貿協議」。馬英九說:「『貨貿協議』生效後,如果產生國安疑慮,就可終止,並非上了車就不能下車,對於學法的人來講。任何契約都沒有不能終止的,就像婚姻一樣,不是說結了婚就不能離婚。」
避免「貨貿協議」像「服貿協議」被卡在立法院,馬政府改為不必通過立法院的行政命令。同時利用韓國與中國簽訂FTA,大打恐嚇牌。
2014年 7月 10日經濟部發表公佈,若中韓簽署 FTA,台灣未能爭取兩岸「貨貿協議」,則台灣輸中產業,將有 2到 5.4%產業會被韓國取代,特別是工具機、面板、汽車、石化、紡織、玻璃、鋼鐵等八項產業,損失將達 31到 84億美元。

經濟部說法,立刻遭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反駁,認為這是馬英九為通過服貿、貨貿、以及自由貿易區的恐嚇技倆,林向愷說:
「這份報告是希望能夠護航,用來吹嘘、誇大服貿、貨貿協議之效益;
試問ECFA簽署之後,台灣在中國市佔率有因此提升受惠嗎?
在國人看到馬政府屢次跳票後,還願意相信嗎?」

又說:「馬政府總是把降低關稅,當成提高產業競爭的主要方法,但兩者並沒有必然關係,『自由貿易是雙向互惠,不是單邊開放!』
我們若拿到出口降低的好處,同樣也要接受對方產品進口的市場搶攻;換言之,這一定是兩面刃,應該從嚴規定,可惜馬政府只愛講出口影響,對進口衝擊都是輕描淡寫。」(自由A13、記者王孟倫、王文萱)

2014年11月19日中韓簽訂FTA,郭台銘接著發言:「台灣優勢僅勝一年。」又說:「別逼我離開台灣。」
根據獵豹財務長郭恭克在「郭董請先清償您在台灣的負債吧!」一文,透露鴻海在 2013年負債比為 61.84%,金額高達 1.238兆元,台灣正是養育鴻海奶水所在。鴻海不飲水思源,不思「鮭魚返鄉」,最近又將投資 350億人民幣,在河南生產 iphone7面版。

2015年 2月 25日中韓FTA(自由貿易協定)簽署草約,協議一出爐,對台灣衝擊不如馬政府選前打出「恐嚇牌」,說衝擊將達 6500億元,尤其長期衝擊鋼鐵、工具機、汽車、面板、石化、紡織、玻璃等七大產業,產值將達1兆1580億元,結果草約出爐專家評估,影響約為 30億元。

經濟部長鄧振中面對謊言和恐嚇治國,出面安撫,改口說:「不需要驚慌失措」,原本催促快快簽署的經濟部次長卓士昭則改口:
「與其談得早、談得快,不如談得好」。【自由時報】更以「馬恐嚇牌,攏是假」做為A11版的頭版新聞。

馬英九執政惡劣的事,就是口喊「清廉」,卻是貪官集團。
2014年九合一敗選,台北市長改由柯文哲擔任,以透明、公開整理馬郝兩位前市長,16年來的BOT及聯開案,發現圖利財團嚴重,只是馬郝兩人比較聰明,將弊案全以機密文件,深鎖在市長才能打開的密件裏,使人對其貪腐不得而知,才敢假清廉,大聲指責陳水扁貪腐。

真正貪腐,馬英九可名列史冊,若以貪腐或圖利財團,當以百億或千億元計。許多人不免懷疑,馬英九貪腐為何不被人捉包,馬英九自從市長特別費被起訴,不再直接碰觸金錢,利用行使法律變更,僅鑽營法律漏洞的行政權利,訂定讓財團可以大量獲利的法源或合約,再以御用審察委員為工具,隨時變更與廠商合約,讓廠商可以變更設計、追加預算等手段獲得更高利益。

馬英九市長任內,以合法手段變更法源圖利廠商,1994年為了加速交通建設,訂立「獎勵民間參與交通建設條例」俗稱「獎參條例」。2000年民進黨政府又以台灣步入工業化國家之林,為了讓產業升級,符合未來產業發展,訂定「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俗稱「促參法」,2005年唯恐高鐵建設出狀況,為了政府接管高鐵合法化,重新頒佈「獎參條例」。

不管是「獎參條例」或「促參法」都是獎勵民間投資,唯恐國家干涉過甚,讓廠商卻步,所以除了規定政府投資上限,減免稅等規定,同時規定投資公共建設,可以不受公共工程採購法約定。換言之,廠商對投資標地的估價,投資金額,廠商說多少就是多少,政府毫無置喙餘地。

馬英九市府團隊,開始利用這兩個法令和條例大鑽漏洞,以「獎參條例」獎勵捷運交通建設,與廠商簽署 80多件聯合開發案,稱「聯開案」。同時以「促參法」與廠商簽署BOT案。這些案件馬英九大開其門讓利廠商,一讓就是數十億元,甚至高達數百億元之多,像北市交九案。

這些開發案,馬英九都採秘密進行,不對外公開,且以機密檔案處置,直到柯文哲上台,才發現圖利廠商嚴重。
由於貪腐案多,柯文哲成立廉政委員會,選擇遠雄大巨蛋、富邦松菸文創會館、日勝生新店美河岸、台北京九案以及鴻海三創會館等五個弊案調查,俗稱「五大弊案」,發現很多弊端。
原本柯文哲準備將遠雄大巨蛋,移送司法單位,才發現在馬英九檢調佈局下,先被拒於台北政風處,然後北檢和特偵組互推皮球,如果移送沒有先佈署,檢察官就會不起訴處份,一案不能兩訴,喪失日後提告機會,只能暫時按下,等改朝換代再作處理。

馬英九市長任內,貪腐就這麼可怕,何況當選總統。
2013年7月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發表「台灣是東亞貪污最嚴重國家之一」,根據 2013年《國際透明組織》報告,台灣貪污指數 36%,世界第 18名,東亞地區僅次於柬埔塞,和印尼並列第二,是菲律賓貪污指數的三倍,泰國貪污指數的二倍,更是韓國的 12倍。
可見台灣在馬英九治理下貪污的嚴重。
而台灣貪污根據調查,行賄比例最嚴重的單位,則是司法機關,其次是醫療和公營事業。
(《國際認證!經濟學人:台灣是東亞貪污最嚴重國家之一》東森新聞雲政治中心,2013年7月10日)
這個調查可從台灣人 8成 4不信任官 7成 6不任察官得到證明。(四八六)

面對台灣是貪污國家的非議,廉政署長朱坤茂表示,2012年廉政署委外調查,公務員貪污比例只有 3%,國際組織認為我國貪污指數高達 36%,恐與事實不符。朱署長恐怕忘記了,他所在的廉政署,正是調查貪腐的司法機關,也是最受批評貪污的司法機關,馬英九執政期間,人民稱廉政署各地設置的「政風處」為「把風處」,極盡馬政府執政的諷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