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4 民不聊生

馬英九的無知和無能遠的不說,就從上任以「改革」為名,掠奪貧民百姓的油電雙漲。
2008年馬英九當選,立刻宣佈油電雙漲。他的理由,國際油價從 2007年 10月到 2008年 5月漲價 43%,政府若再採取凍漲,勢必造成中油和台電損失,馬英九以「反映市場機制」,根據資料說明中油和台電從 1月到 4月各虧損 330億元。
台灣除了韓國電費,已是亞洲最便宜地方,故應漲價。

所以 2008年馬英九一上任,宣佈劉兆玄出任行政院長,第8天就以「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
宣佈油價上漲12.7%。5月30日劉兆玄第一次到立法院施政報告,即因油電雙漲被要求道歉,劉兆玄發出:「會以道歉開頭,將以掌聲結束」自豪的名言。
7月 1日開始調漲電價 12.6%,7月2日再漲油價 4.3%,台灣百姓經歷 7月油電雙漲,該月消費物價指數(CPI)上漲 5.91%,創下十四年來單月最高,民眾雖把馬政府罵得體無完膚,又能奈何。台灣從此走向薪資不漲,物價、房價飆昇,青年找不到工作,台灣社會貧富懸殊的命運。

馬英九治台理念,若從台北市經驗,常以自由化理由,讓公營事業或財產,藉合併或其他理由轉入財團手裏,台北市銀行魚翅案就是一例。另外將三創文化園區,交與財團郭台銘兒子郭守正經營又是一例。 2015年新上任柯文哲市長,不解台北市府老是做虧本生意,三創那塊土地,明明是北市府花11億元與國產署有償撥用,後來開標,竟以 10億元開發權利金租出去,這羅輯讓柯文哲感到奇怪,所以要求前兩任財政局長李述德與邱大展說明,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商業模式?

馬英九對於中油和台電,是否市場化理由,企圖將油電價格、產權與經營權分離,結合財團包裹處理,透過所有權移轉,達到民營化目的,最後成為財團禁臠。同樣道理,2014年交通部長葉匡時曾以高鐵虧損,建議高鐵減資再增資,讓財團或可能中資的外資,進入經營出賣高鐵。
扁時期不做是想,堅持油電凍漲,不是不知油價,而是油電雙漲勢必造成物價飆漲,影響百姓生活。何況國內油電大戶,都是出口相關產界,像電子、鋼鐵業。根據監察院 2013年 6月調查,工業部門21萬戶,佔用電戶 10%,用電比重高達8成,政府提供的電費補助高達 398億元,還有金門、馬祖等前線享有用電優惠。

油電漲價,社會開始檢視油電成本,發現許多肥貓、睦鄰支出、年終獎金和不合理支出,還有圖利財團,向遠東徐旭東投資的嘉惠私人電廠高價購電,許多台電總經理退休後組織民間電廠,付出高價購電成本謀取暴利。同樣是購油,「台塑化賺錢,而中油虧本」,同樣公司結果兩樣情,腐敗為社會共識。而馬政府不深究,藉機提高油電價,換言之,利用漲價收益彌補台電缺口。

油電雙漲帶動物價,人民生活困難,哀怨四起。原以為政府聽見會檢討。
不料 2008年 10月 1日馬英九堅持第二次漲電價 12.6%,漲足前次未漲部份,罔顧民生溢於言表。
幸而第二次電價調漲,遇到油價大跌3成多,大大減緩物價上漲壓力。

馬英九不思民間疾苦由物價飆漲,讓人想起經濟學家凱恩斯的話:「通過連續的通貨膨脹,政府可以秘密地,不為人知地沒收公民財富的一部份,用這種方法可以任意剝奪人民的財富,在使更多人貧窮的過程中,卻使少數人暴富。」(105年初等五等公民,第 5單元,第 340頁)

馬英九就任總統,正是油價飆漲時期,除了2009年跌至44.5美元,因爲懷疑伊朗發展核彈,中東戰爭陰影寵罩全球,油價居高不下,2011年平均每桶衝破100美元以上。這時馬英九為了連任,對外號召不建造核四。事實上,他以為從此台灣沒有便宜電價可言,更不願實施油價調漲減半政策。

因此非洲出訪前夕,2012年 4月馬英九以「現在不痛,以後更痛」說出:
「油電調漲不只是讓中油不再虧損,而是讓油價回歸市場機制,台灣能源 99.4%從海外進口,但是油價卻是產地國之外全球最低的,『我們憑什麼這樣繼續下去?』,因此反應市場機制恐將是他這一任很重要的政策。」
要求油價一次漲足。
接著接受聯合晚報採訪,說:「油電漲價勢必帶來陣痛,但這是台灣脫胎換骨『轉大人』的時機,必須要忍耐,與新加坡、香港、東京比較,台灣機車族開車族太多,進步的社會應該大量使用軌道運輸,油價上漲使用大眾運輸的人數增加,否則現在不做,台灣將來哪一天才能成為真正現代化國家。」
對於調漲油價引起民怨, 4月 9日馬英九在非洲布吉納法索接受訪問,說「台灣不能再蹉跎,若現在一味討好,將來會被民眾罵更慘,現在他挨罵,『我願意承受』,慢慢大家會了解。」
馬英九說台灣能源價格過低,長期以稅金貼補,等於是不用油的人補助用油的人,以窮補富,並不符合公平正義原則。

他舉油價調整案為例說明:「民國 99年決定暫緩,是因當年 11月立法院決議,希望經濟部緩漲,但經濟部主管油電價格,要知道反映市價,政策才可大可久,否則長期以稅金補貼,非健康、合理政策,應反映實際價格,促使民眾養成節能減碳習慣,也讓有意投資取代能源的廠商有誘因。」馬英九並且在非洲記者會上反問記者:「還說台灣用電太便宜,若重新選總統,你還會投給他嗎?」

至於同樣油價,台塑化為何大賺錢,馬英九避左右言他,直到記者追問,馬英九才說贊成檢討油電營運、購油及購煤成本、以及薪資結構,他說:
「必須要做一些比較大的改革,否則這永遠會變成民眾詬病的焦點,質疑效率不高,為什麼要把油價抬高?你先提高效率、降低營運成本再說。」

等到馬英九 4月 18日非洲返台,聽取經濟部長施顏祥報後告表示,由於各種成本上漲,油電價格合理化有不得不壓力,但他會要求中油、台電等國營企業, 6月底前提出營運檢討報告,才能讓民眾感到共體時艱。馬英九說:「民眾感覺到你中油、台電的薪資或購油、購電成本、營運是不是還有問題,我們也成立專案小組,一定會在 6月底前給社會一個交代。經濟部也說明,像中油並不排除,將來會走向民營化之路,所以我想藉這個機會把國營事業做一翻徹底檢討,提出一個比較能夠長期前瞻的計畫,我覺得這點非常重要。」

馬英九連任總統,就讓民眾感受到前所未有生活壓力, 5月 19日第二任就職前夕,民進黨、台聯和本土社團就以「日子歹過、總統踹共(出來講)」為由,舉行 519大遊行、根據 TVBS民調,馬英九滿意度 20%,不滿意度為 70.62%。

這次電價調漲帶動物價,夜市生意全漲,漲幅超過 2成,士林夜市雞排從 60元漲到 65元。
連大學學雜費也掀漲風,實踐大學漲 3.5%,平均每名學生每學期多負擔 1470元,貧窮學生叫苦連天。其他學校除國立大學須受制教育部,其餘大學也都考慮跟進。

馬英九上任以來,薪水不漲,物價猛漲。2012年 11月 16日被英國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以馬英九 5年下來,10個月前連任成功,民調滿意度竟可暴跌到歷史新低 13%,故可稱為「Ma the bumbler(笨蛋馬英九)」為標題。

面對世界出名雜誌批評,馬英九 11月底接受《亞洲週判》專訪表示:
「擔任總統4年以來,他學到推動政策時,不但規畫要周延,最重要的執行要更細膩,
政府宣佈油電漲價的方式和時機都有檢討空間,政府不該再犯這樣的錯誤。」
對民調低迷,他表示「會注意,但是不會在意」,他認為:「只要經濟情況改善,這樣的現象也會改善。」(四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