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8 社會積弊、司法已死

馬英九主政最好賺的工作, 就是土地炒作,特別是政府官員利用職權假公益開發名義,低價徵收農業土地,經過都市計劃,將地目變更為高價的商住或工業用地,最後不是賣地自肥,就是將轉售財團,從事與徵收目的不符的開發,賺取巨大利益,透過海外洗錢途徑,回到不肖官員手中。

這種透過海外洗錢的貪污,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許多國家沒有邦交,也未簽署司法互助,不易追查,與傳統直接交付金錢的貪污可謂聰明,常被比諭為國際貪污,有別於傳統直接貪污,對親屬和子女擁有外國籍的官員特別有效。

馬 英九市長任內,透過都市計畫圖利財團,更是箇中高手,新店美河市案就是一例,假藉捷運機房興建,擴大徵收農地,變更為住商區,再以合建圖利日勝生建設,獲 利達數百億元。此外,馬郝兩位市長,竟可將都市計畫停車場、運動園區和文化園區,曲解法令,蓋起商用大樓和百貨公司圖利財團,民國以來無人能出其右。

鴻海三創園區就是停車場,大巨蛋是體育園區,設置五星級酒店的富邦文創大樓,是文化園區衍變而來。這些基地如果按照市價,動不動值幾十百億元,如今打著聯合開發或BOT,就可低價讓台北市這些土地,提供給財團使用五十年或七十年,其中說沒有圖利,誰信。

權 利就是金錢,誰掌握權利,就可透過公權力變更法律,曲解法律圖利財團,對受年金拖累,負債累累的各縣市,就可藉此挹注財富。這個土地掠奪公式,應用不只台 北市,宛如掏寶網般佈滿全台。各地不斷傳出徵地抗爭,從南到北,台南市雖也傳出徵地抗爭,那是鐵路東移。不像其他國民黨縣市長的徵地,台中中科院第四期徵 地案、新竹科學園區擴建案、苗栗縣大埔案,以及興建合宜住宅為由,發生在新北市林口、八德和浮洲徵地案,都可以「合法掠奪」形容。

政府動不動成為 建商工具,讓學者和正義感人士看不下去,開始社運聯盟。2012年3月台北市政府依法執行法院判決,拆除不同意參與樂揚建設「文林苑」都更案,位於士林區 王家二戶獨立戶,引爆台灣第一起「文林苑」都更爭議案。這件都更案,政府和建商,說得振振有詞,為了都市美觀和消防救災等都市公安,而且王家房子破舊,不 參與都更,因未臨馬路將會形成畸零地,種下日後不能建築,故強制都市更新條例。

王家和參與社運人士,認為這是世居六代的獨立屋,不建又會礙到誰,只因當地有人發起都更案,建商就將預售屋售罄,在建商無法變更設計,台北市政府就可以7成以上產權人士同意強制拆除,這在極權國家都難發生案例,卻在號稱講究人權,有憲法保障的台灣發生。

何況王家子弟也念建築,懂得不參與都更下場,為了抵抗都更條例,王家訴請建商重建被拆除建築,社運人士認為「文林苑」不能成為政府假藉多數人利益,隨意頒佈違反憲政法令,剝奪人民權益,因此趁建商不注意,在基地搭建準備長期抗爭的「組合屋」。

俗 語說「民不與官鬥」,文林苑抗爭,王家不堪長期與政府和財團抗衡,一個個妥協,2014年 3月王家兒子自動拆掉,像徵社運人士抗爭到底的「組合屋」,5月 28日王家父親,經過十次訴訟皆嚐敗訴,且在建商要求 5300萬元賠償壓力下,被迫在樂揚建設答應撤回所有訴訟,與樂揚建設和解,才使喧騰多時的「文林苑 抗爭」告一個段落。

文林苑對社運人士組成的「都更盟」無異打擊,幸而參與者,都累積長久與政府抗爭的失敗經驗,還能站立得住。2013年 9月 18 日又爆發苖栗縣強拆大埔民宅事件。「苗栗大埔事件」新竹科學園區用地不足,在苗栗縣大埔鄉規畫 157公頃相鄰土地,做為竹科四期擴建基地,2001年通過 都市計畫開始區段徵收,2010年仍有部份居民組織自救會反對,當時行政院長吳敦義出面,與自救會達成協議,同意專區配屬農地,讓農民可以繼續耕作。

不 料苗栗縣政府出爾反爾,劉政鴻縣長違反協議,不管稻作收成在即,派出怪手強制整地,黃澄澄稻穗田中,年老農民哭天喊地搶救農作,經過電視播出,輿論譁然引 起全國指責。劉政鴻不甘受責,再以變更都市計畫手段,將反對戶住宅劃為道路用地強制拆除,逼得走投無路的張藥房老板張森文自殺抗議。

苗栗大埔事 件,原是地方徵地小事,早被一群年青人識破,政府低價徵地,透過都市計畫變更,高價謀利的企圖,開始以不符公平正義原則走上街頭。結合「文林苑」社運人 士,以「政府還地、國家賠償、原屋重建、徹底修正土地徵收惡法」四大訴求,成立「黑色島國青年聯線」。所謂星星之火足以燎原,這次抗爭成為2014年3月 18日太陽花運動的導火線。

對於政府不公不義,2010年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指出,吳義行政院長任內,院內會議曾對苖栗大埔拍胸脯保證:「房子一定會給你們保留」,當年行政院秘書處發出的公文也記錄:「原房原地保留」,結果大埔農地住屋還是被拆,徐痛批:「吳敦義和行政院公文全是屁話。」

許 多人不解劉政鴻作為,為何官搶民地如此激烈,直到 2013年 6月 27日苗栗縣議會開會紀錄片爆光,縣議員詹運喜、謝芳紋針對苗栗縣償債計畫質詢劉政鴻,劉 政鴻直言不諱,縣政府還錢的法寶就是「賣地」,又說:「竹南大埔這一塊…住宅區跟商業區,大概有20幾億可以進來。」
對於縣政府龐大債務,他說:「安啦! 我還會生很多地出來,你放心啦!」

劉政鴻這段談話,經公視《有話好說》報導,以「徵收強拆背後真相?炒地皮利益太龐大?政府大圈地!農地長黃金! 劉政鴻:大埔最少20億!」
為題,討論強徵農地的真正理由,清大教授彭明輝認為,20億元是表面上看得到的利益,檯面下不知還有多少黑道議員、建商靠炒作 農地變建地獲取暴利,「挺地方政府圈地,就是挺黑道治國!」

「上台放煙火衝民調,下台留錢坑不負責!」台灣地方首長、民意代表為求連任濫開選舉支 票,不斷舉債揮霍,導致地方政府債台高築,根據立院預算中心資料,截至去年 10月底為止,台灣地方政府負債共高達 8531億元,若考量各縣市人口,高雄市 民每人負債 8.1萬元排第一,第 2名則是苗栗縣,每人負債 7.3萬元,比台北市還高!

劉政鴻的地從哪裡生出來?答案是:「合法圈地、合法徵地、合 法變更地目再轉賣」。長期關心大埔爭議的政大教授徐世榮因此痛批,以前財團買地要跟地主協商,現在卻透過區段徵收,講好聽是政府跟民間合作開發,其實根本 是政府和財團一起做土匪,以低價強搶私有財產!
其模式就是台北市美和市翻版。(原文網址:劉政鴻自爆大埔「最少賺20億」彭明輝批:黑道治國| ETtoday政治新聞| ETtoday 新聞雲)

若果劉政鴻所作所為,都爲空虛縣庫努力,尚能得到人民諒解,可惜答案卻不是,由於與馬英九家 族交好,還很會依仗權勢圖利自己。
2013年 9月被台北市議員何志偉媒體爆料,苗栗縣長劉政鴻弟弟劉政池佔用陽明山 1200 坪國有地,破壞國土。
士林檢察官吳宗憲 11月 14日發動搜索,以金屬探測器測知,劉政池不僅佔用國土,另闢地下密室放置 12個大刑貨櫃,面積高達 181 坪。

繼續追查得知劉政池以五鬼搬運達到整個國土佔有,先以 300萬元承租,再變更地目建豪宅,並為了向農銀貨款 8500萬元,1999年製作不實 計畫書,以市價九百多萬不動產,向銀行謊稱建造大型溫泉渡假村,等貸款撥下刻意拒繳利息成為呆帳,等農銀轉賣權給台灣金聯公司,劉正池再以姊姊劉婉梅名 義,以 1200萬元購得債權,並塗銷抵押權,劉正池以此獲利超過八千萬元。

劉政池以「貨款變呆帳、公地變私地、國土變黃金」取得土地,勾結國有財產局圖利,明知購買陽明山國家公園管制區內國有地,限制嚴格,須有租賃關係及合法建物存在,前局長洪寶川卻仍指示屬下幫忙,不但申租土地成功,還考量法規對單筆土地面積限定,依劉政池建議分割土地辦理。

而 且為了日後能建造房屋,還指示原本為空地的該地,無中生有,謊稱該土地有合法建築,使劉正池承租土地得以購買,並加蓋別墅,對外擬售出 7.7億元,故又稱 為「七七行館」,該案承辦的陽明山管理員在法院供稱:「從未看過洪寶川如此強勢干預個案」。而且該案又爆出,劉正池又持向遠雄人壽貸款二億餘元,這到底是 貸款還是賄款,法院正在偵訊中。

類似這種合法掠奪,強搶民地和民宅做法,可說在馬英九任內遍地皆是,桃園航空城計畫又是一例,2012年 9月行政 院核定面積達 4600多公頃,其中3200 公頃區段徵收,被譽為全台最大區段徵收的桃園航空城都市計畫,在核准規畫前早成為全台農地炒作最猖狂的一區,炒作從每坪單價從數千元,炒至十多萬元。

這些炒作因屬農業區,享有許多農業優惠,德明財經科技大學花敬群副教授因此痛批,航空城還不見影子,卻變質為全國最大農地炒作區域。
他說:「若未來房地合一稅排除農地、農舍的交易,對農地投資客不僅將缺乏嚇阻效果,也無法達到量能課稅,符合公平正義的目的」。(四九二)

馬 政府的可怕,恰可舉政治評論家南方朔,台南人王杏慶,2015年 5月 12日在蘋果日報,以《中華民國苗栗化》一文形容馬英九政府。南方朔指出:「苗栗縣長 劉政鴻只知作秀,花錢買政績,舉辦聳動活動,砸錢放煙火、高價請國際歌手演唱,宣傳客家文化反蓋了與客家文化無關的蚊子館。結果他錢花得氣派,苗栗縣民卻 概括承受負債苦果。苗栗縣債務從劉政鴻上任,負債 202億元飆到 648億元,增加 446億元。使得繼任的徐耀昌縣長在苦無經費下,2015年 7月全縣公教人員薪水發不出,當地小學免費營養午餐也縮水到不足 10元,小孩健康也受累。

苗栗縣敢發錢,就是仿照馬英九模式,低價徵地,找來財團研擬開發名目,變更都市計畫,高價售地賺取價差。劉政鴻在苗栗後龍找來遠雄炒作生態園區,縣府舉債整地,以遠雄投資名目變更生態園區及周邊都市計畫。等都市計畫變更完成,遠雄領到投資獎金,再藉故中止計畫逃脫。

結 果炒作者和財團賺到錢了,苗栗政府卻因炒作土地過頭,累積龐大債務。劉政鴻二任縣長下來,綽號「劉百億」,富了劉政鴻家族,窮了整個苗栗縣政府。這與台北 市馬郝二位市長拼命將高價公有地,以 BOT或獎參條例,低價出賣財團,雖有異曲同工效果,可惜苗栗縣土地沒人要,不像台北市土地寸土寸金,苗栗縣才會出現 可怕債務。」

「始作俑者就是馬英九」,對此南方朔繼續批評說:「由苗栗的債務危機,我就想到中華民國的債務失控。
台灣的潛藏負債也是逐年飆漲,2010年為 13兆到 2013年已達 17兆多,短短3年裏暴漲 4.12兆,整個中華民國負債程度,相當於是個大型的苗栗縣。
而中華民國的負債模式和苗 栗縣的確有著極大的相似性。」
因此下了一個結論說:「中華民國在馬總統任內,已經徹底的苗栗化,總有一天政府發不出薪水,軍公教領不到退休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