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 財政惡化與年青就業

馬英九執政產生財政困難是必然的,除了官員貪腐,許多工程一再追加,各地建設許多拍馬屁蚊子館,像 2014年底新任縣長徐耀昌交接,才發現負債 547億元的苗集縣政府, 2008年馬英九上台,原縣長劉政鴻為討好馬英九,在苗栗馬家莊集資5千萬元,建造一間拍馬屁的「馬英九奮鬥館」,被嘰為「馬糞館」,結果在無遊客下, 2013年 6月封館成為蚊子館,浪費國家資源。

國家資源被浪費尚不只如此,劉政鴻好大喜功,仗著與馬英九交好,2008年以發展國際藝術活動為由,請來世界兩大男高音多明哥和卡列拉斯來苗栗演唱,因聽眾不多,最後免費入場,花費 2.17億元。建造苗北藝文中心演藝廰花費 9.23億元。 2011年利用建國百年機會舉辦燈會,花費 5.2億元, 2012年 10月在負債 409億元情況下,不顧反對黨反對,仍編列 2.9億元辦理國慶煙火。

「施放煙火」對地方助益有限,卻是國民黨各縣市喜愛項目,有人比諭這些無從查帳的「煙火秀」,與早期國軍施放「空飃汽球」有異區同工之效。
然而苗栗財務困難,2015年苗栗縣長徐耀昌就任縣長,發現苗栗負債 547億元,比想像嚴重,不僅發不出縣內公教薪資,且積欠廠商工程款,讓很多公司倒閉。

國民黨執政從北到南,從中央到地方民意代表,幾乎無官不貪。馬英九掌控檢警調偽裝清廉形象,縱使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索賄,罪證確鑿,但在馬英九清廉假像下以小罪收場。這些貪腐行為雖遭掩飾,讓全國百姓徒嘆「司法已死」,但真正情況,若比較陳水扁的工程建設,就可發現貪腐問題之嚴重。

貪腐必定帶來財政浪費,在《》一文中比較陳水扁和馬英九建設。陳水扁完成的工程,許多是國民黨執政時編列的預算,較有名工程,像基隆河整治工程1500億元,以320億完成。桃園縣大潭火力發電所編列 4200億元,以 2800億元完成。桃園大潭電廠工程,預算 4000億元,以 1100億完成。南二高編列5200億元,以2800億元完成,基隆河整治工程編列 1500億元,以 320億元完成。雪山隧道工程編列 244億元,以 185億元完成,員山子分洪道編晚 5000億元,以 316億完成,高雄捷運工程編列億元,以億元完成。(四九四)

相反的陳水扁編列工程,馬英九須要多次追加,像台北捷運文湖線編列 350億元,馬英九追加到 700億元才完成。
興建核四廠也一樣,泰國建造一座規模完全一樣的核電廠,只花費 600多億元即完成,而台灣核四變更四次花費將近 3000億元,猶未能完成,因偷工減料嚴重,成為完成後也不敢運行的核電廠。而五揚高架公路,全長 40公里,建造經費 882億元,平均每公里 22億元,成為世界最貴高速公路。

台灣經濟惡化加上不當施政,像為挹注國庫財源,採取油電雙漲帶動物價飆漲,人民生活愈形困難,2012年 5月 5日連任就職前的馬英九,特別赴屏東科大舉辦師生座談會,為顯示親民,讓學生自由提問,不料有學生反應「便當縮水都吃不飽」,沒想到馬英九竟回答:
「一個便當吃不飽?那你有去買第二個嗎?」食不知肉糜貴,馬英九成為網民陶侃,現代晉惠帝代名詞。

馬政府來到2012年財政產生困難,馬英九將責任推給美國的金融風暴,卻被反諷2000年陳水扁執政,也遭遇國際金融海潚,仍為負債累累的銀行打消 1.2兆元呆帳,經濟成長率維持 4.86%。不像馬英九 2008年就任總統,經濟就處在低迷,八年執政,除 2010年經濟成長率 10.63%,那是因 2008年及 2009年經濟低迷導致,2008年經濟成長率 0.7%,2009年負 1.57%,故被認為落底反彈。以後經濟成長率始終盤旋在 0.75%和 3.92%之間,馬英九執政八年平均經濟成長率為 2.8%左右。

經濟不振只能舉債渡日,2012年 10月 26日陳沖終於說出:「當年政府發放消費券,減縮了現在要做的很多事情,舉債空間就被犧牲掉了。」
陳沖在經濟困難時,提出對消費券批評,這是 2008年馬英九上台,以振興經濟為由,親自做出舉債 858億元決策,讓全國不分男女老幼,每人可領 3600元消費券,經建會預估可以貢獻經濟成長率 0.66%,後來僅成長 0.1%,可以失敗形容。

台灣經濟失敗原因很多,對中國過度開放更是原因。李登輝執政對中採取「戒急用忍」,限制台商到中國投資的金額和項目,引起覦覬中國龐大市場台商不滿。等到陳水扁執政,不堪台商施壓,2001年藉「經發會」啟動「積極開放」取代「戒急用忍」,僅對特殊產業採取限制,但已造成一窩蜂登陸潮,使得台灣國內投資率急遽下降,特別開放筆電和第三代行動電話在內7087項產業,開始形成電子產業與我國彼消我長的競逐局面。(四九五)

台灣資金轉往中國,錯失產業轉型,反讓原本與台灣競爭,落後台灣的韓國產業得利。
這是國際金融海潚中,原本破產需靠世界銀行金援的韓國,後來迎頭趕上台灣,甚至勝出台灣,使台灣落後成為亞洲四小龍的最後。

陳水扁開放中國投資,致使台灣走向貧窮的事實,不能帶來馬英九檢討,反認為是開放不足所致,馬英九上台後更是「全面開放」,不僅高科技電子產業,也輸出農工牧漁等業,足以與台灣競逐的產業科技。台灣對中國大量投資,可從外銷訂單,海外生產比重逐年增加看出,2000年國內接單海外生產比重為 13.28%,到了 2007年增加為 46.19%,2015年則來到55.1%,其中最令人訝異的,則是資訊通信產業高達 92.6%,使得中國更有能力建立「紅色供應鏈」。

台灣接單海外出口,自然產生嚴重失業問題,陳水扁時期 2006年和 2007年盤旋 3.91%的失業率,隨著馬英九對中「全面開放」政策, 2008年反而突破到 4.14%, 2009年盤昇到 5.85%, 2010年為 5.21%,這些數據與馬英九政見失業率低於 3相距太大,也學陳水扁啟動多元就業計畫,終於到 2014年壓到 3.96%,2015年 3.78%,雖稍低阿扁,但離承諾的「633」還有很長距離。

台灣出口也形成困難,根據經濟部2016年1月統計,台灣出口從 2015年起就逐月衰退,年減 12.3%,創 2009年 6月金融風暴以來最大跌幅。
外銷訂單也是如此,年減4.4%,也是六年來首度衰退。最讓人擔憂的是,中國在台灣資金和技術扶持下,紅色供應鏈興起,讓過去呈現成長的電子產品,也年減2.6%,表示與中國的競爭正在逐漸形成。

政策過份傾中,將台灣資金和技術移轉中國,讓中國擁有相同的技術,再以廉價勞工倒打台灣,使得台灣在中國壓力下,成為薪資不升反降的競爭。台灣投資率銳減,造成高失業率,尤其年青人失業更是嚴重。過去青年失業率維持在 7%左右,2001年攀升到 10.44%,從此居高不下。馬英九執政情況更是嚴重,特別是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盤旋在 14%上下。為了輔導大學畢業生就業, 2009年教育部和勞委會共同成立一個平台,提供 3萬個大學畢業生,每月 2萬 2千元的薪資,補助年青人進入職場實習。

結果被企業誤以為是聘用大學生的薪資標準,成為大學生畢業後低薪 22K的始作俑者。就在年青人埋怨低薪時,對於錯誤政策造成的後果,政府不但不檢討,2010年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接受【天下雜誌】專訪,對此批評竟說出:「嫌二萬二少?要是沒有這個方案,這些人一毛都沒有」。

台灣年青人處在低薪中,2012年 12月根據人力銀行調查,大學生平均月薪為 24,982元,其中 29%的受訪者領不到 22K。就在青年人失業嚴重, 又為低薪苦悶時,台大校長楊泮池又在台大演講,講出:「學生應培養基礎能力,假如沒有能力,22K仍是太高」。以台大校長名義,再次將大學生薪資,定格在 22K這件事上。

台灣經濟敗壞,年青人低薪又失業嚴重,帶動整個就業市場,薪資不進反而倒退16年前。可笑的是,台灣人民生活所以困難,歸究馬英九油電雙漲的錯誤政策拉開序幕,因油電雙漲不僅帶動物價上漲,更讓瓦斯也跟著上漲,更是影響整個傳統市場小吃攤販等收入,等於全國受害。

台灣開始貧窮化,2014年財政部將 2013年綜所稅申報戶分成 5等分,最低 20%平均年所得 17.6萬元,最高 20%為 230.8萬元,差距 13.11倍。
遠高於主計處公佈的五等分差距 6.08倍。
若分成十等份,所得最低 10%平均所得 9.7萬元,最高 10%平均所得 319.2萬元,差距32.91倍,高於2012年的 29.91倍。
若將綜所稅申報戶分成 20等分,2005年所得最高 5%與最低 5%家庭,所得差距僅 55倍,2008年已超過 65倍,2009年攀升至 75倍,2011年逼近 95倍,2012年因軍公教恢復課稅,所得差距縮小至84倍,不料到2013年卻又擴增至100 倍。

2015年1月22日行政院主計總處也公佈,2014年平均薪資 45,550元,扣除物價漲幅,實質薪資倒退 15年,低於 1999年水準。
此外平均失業率 3.96%,高於鄰近國家,日本 3.5%,南韓 3.4%,香港 3.3%,新加坡 2%,但已是馬政府上台以來最佳數據,與承諾 633政策差距仍很大,其中 20到 24歲青年失業率,竟高達 13.25%。

可笑的是,馬政府對人民生活困難竟然束手無策,被譽為財經高手,自信滿滿的管中閔,自恃聰明只要他出手,台灣經濟必能迎刃而解。
眼看 2012年經濟部9度修正經濟成長率,十分不滿。 2013年新內閣就任,管中閔就任經建會主委,就任前宣稱該年度經濟成長率將愈 4%,且將達成經濟成長率和失業率黃金交叉,結果第一季就破功,該年度經濟成長率 4度下修,僅成長 2.2%,在亞洲四小龍中敬培未座,更遑論黃金交叉。

台灣經濟成長自始有個陷井,就是造假資料提昇成長率,像 2015年 2月經濟部公佈,2014年外銷訂單年增 67%,海外生產比例也持續創新高,達52.6%。顯示訂單雖多,都是海外生產,無法增加國內工作機會。何況,2005年主計處就改變國內生產毛額GDP統計方法,即海外盈餘不必匯回,只需帳上認列即可併入GDP,有學者表示,如果扣除海外收益,2013年GDP應是負成長。這是馬英九政府不願現實,彭脹數據欺騙選民行為。

台灣經濟惡化,對自大的管中閔壓力很大。
2013年9月被追問對計程車司機因經濟差而輕生看法,管中閔竟回答:「甚麼問題,我都要自殺了。」
10月回應經濟成長率和失業率黃金交叉破功,被記者追問,管中閔竟說:
「就像小學生段考沒考好,難道就要打斷小腿。」
不願對自己失敗的政策辯護。
12月因為施政不力,立法院經濟委員會要刪其年終,管中閔大聲說:「做爺們怎麼在乎。」
從此「管爺」一詞成為民間對他的挪喻稱號。
管中閔因無力婉回經濟頹勢,2014年1月轉升國發會主委,2月接受電台採訪,被問到經建會主委任內,亞洲四小龍中台灣敬培未座,他竟腦羞成怒說出:「早就沒有亞洲四小龍。」

台灣的財政困難,誰都知道龐大的年金債務才是財務無法健全主因,統計到 2015年 9月,台灣各級債務 7.09兆,加計潛藏債務達 18.05兆元,各級政府總負債達到 25兆元。這些債務包括勞工保險債務 8.66兆元,以及人數不到勞工十分之一的軍公教人數,債務反高達 8.77兆。

管中閔身居大學教授,自佯台灣經濟專家,高居經建會主委,對此「年金亡國」希臘化現象,不可謂不知。
然而在位時,猶然不敢暢言改革,假裝無知,徒知拍馬屁,當屬無德又無才的狂妄之輩,自稱為爺的無恥之徒。
2015年1月終而一事無成,辭去國發院主委職務。

那裏知道等到物價齊漲,因為美國頁岩油開發,中東石油國家為了石油競爭,開始無止境的油價下跌。
使得漲上去的油價開始下跌,2016年 1月市面上 95無鉛汽油,每公升都跌回 20元價位,可是漲上去的物價卻回不去,人民在生活困難下,都將責任歸馬英九,使得馬英九的民調不止下滑,甚至維持在 9.2%很長時間,使得在 2014年 11月 29日九合一選舉,以及 2016年 1月 16日總統和立法委員選舉,國民黨都吃下敗戰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