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2 台灣食安事件

「台灣美食王國」的美譽,馬英九治理下成為幻減名詞。
早期台灣曾發生可怕的食安事件,1979年台中和彰化地區,廠商提煉米糠油脫臭過程,以多氯聯苯做為熱媒劑,導致多氯聯苯漏氣滲入米糠油,產生氯座瘡、色素沉澱、眼臉腺分泌過多,以及肝臟、免疫和神經系統損害等重大傷害的多氯聯苯事件。

受害者不只二千多人,經由胎盤和哺乳導致 12名第二代受害。
這些受害者經過長期訴訟,只能在黑暗角落與病痛對抗,暗夜哭泣,直到 2015年 1月 22日立法院才通過「油症患者健康照護服務條例」,給予受害人像微性 10萬至 20萬元賠償。這件台灣長久流傳悲傷事,沒想到 36年後又重演黑心油事件。
中國黑心商品,經常成為台灣人笑談,不料台灣人從沒想到,就在馬英九全面開放政策下,中國商品早已悄悄進入台灣市場。
2008年9月26日中國出產含有三聚氰胺乳製品,引發中國毒奶粉事件。
這是中國黑心製造商竟在嬰幼兒奶粉「三鹿奶粉」,添加「三聚氰胺」而爆發。因為管制疏忽衛生署長林芳郁下台。

毒奶粉事件,台灣人始知中國食口早已進口台灣,引起食安恐慌,民進黨為此抗議,2008年 10月 25日舉辦「反黑心、顧台灣」大遊行,數十萬人上街遊行,剛上任的馬英九,自恃民調高,不願立刻採取行動讓毒奶粉下架,反而說:「民眾反對黑心商品,很好啊,我讚成!」馬政府對黑心食品無能,使得劉兆玄支持率在 2008年 11月僅剩 34%。

民間反應激烈,2009年衛生署不得不要求含三聚氰胺的中國乳製,全面下架,並與中國建立食品安全緊急通報機制,中國對此事件,透過兩會機制表達道歉,自稱願意協助台灣受害者求償。結果在馬英九主政下,逢迎中國都來不及,何況求償最後不了了之。

台灣內部食安事件,應是 2011年 5月爆出30年來最嚴重的劣質食品事件,衛生署技術員楊明玉 3月意外在飲品中發現致癌塑化劑憐苯二甲酸(DEHP),造成多家知名運動飲料、果汁受到污染。
當局追查發現部分原廠商在常見的食品,應添加合法的 “ 起雲劑 ”,違規使用廉價的工業塑化劑節省成本。
受影響的食物包括飲料、糕點、麵包、果醬和藥品等,應立即回收銷毀。
事件曝光時不只轟動全台,甚至引發世界關注,歐美等地一度暫停輸入台灣食品。

隨著政府調漲生乳價格每公斤 1.8元,調幅不高,不料 2011年 10月佔市售8成的統一、光泉、味全等三大鮮乳廠,聯合調漲乳價,帶動所有乳製品,包括便利商店咖啡等飲品全面上漲。公平會調查屬實,每家裁罰三千萬元。這個罰款,對乳品業者不過九牛一毛,三大業者仍各自漲價,以沒有違法提出行政訴訟。這個訴訟耗費多時,2014年 6月 12日才由最高行政法院雖判決廠商敗訴,但三大乳品廠早已賺翻數十億元,國家不能代位求償,不肖廠商終於發現馬政府無能,即使訴訟失敗,早已賺翻無需返回,廠商開始鑽食安漏洞。

台灣因為美國狂牛症禁止進口,馬英九以 WHO貿易報復恐嚇,以及美國簽訂TIFA為由,不開放瘦肉精美牛進口無法與美國交涉,同時國際也訂出瘦肉精10PPM標準,民進黨以國際訂立標準不再爭議,立法院終在 2012年 8月開放瘦肉精美牛進口,為了管控不肖廠商進口不合格瘦肉精,政府提出「三管五卡」管理。結果 2013年 10月桃園縣衛生局,在王品集團「原燒」餐廳驗出比萊克多巴胺瘦肉精,毒性強約 100倍,容易引起心血管疾病的齊帕特羅瘦肉精的美牛流入,證明馬政府「三管五卡」完全無效,套句話說就是沒人管,說給百姓安心而已。

2013年對台灣食品安全可說是多難多災的一年,不只5月檢驗發現,不肖業者使用容易造成腎小管損傷、無糖尿病卻有尿糖現象,未經核准的順丁烯二酸酐化製澱粉等添加物,改善米粉和麵粉等口感的「毒殿粉」事件。在國內餐飲界有名氣,彰化人,本名鄭衍基的阿基師,面對餐廳日益惡化生易,不禁憤怒地說:「不肖業者,乾脆都捉去槍斃算了」。

8月北市衛生局突擊麵包達人連鎖店,這是知名藝人小S丈夫許雅鈞開的名店,標榜天然食品,不料卻添加9項「化學製造人造香精」,合夥的董事莊鴻銘偵訊時承認,消息傳來造成嘩然。對台灣食品安全及誠信完全破滅,人人自危,後來莊鴻銘和許雅鈞皆以詐欺罪移送法辦。

商業週刊11月報導自行送驗的多家「鮮乳」產品,驗出含有大量的非法藥物「止痛劑」、「避孕藥」,動物飼養,間接從食物進入奶品等不良成分,這些讓人膽破心驚消息。政府順勢建議,以後購買食物,應多選購GMP認證食品,想不到政府的保證,沒多久後就因食用油事件也破功。

台灣發生假油事件,從 2013年 10月開始,原來大統長基食品公司老板高振利,油行出身,早以易造成不孕症的低價棉籽油混充高級油牟利。
後來成立大統長基公司,繼續此勾當,標榜西班牙 100%進口橄欖油,被發現含量不到 50%,是添加棉籽油,為使混油色澤逼真,又添加肝腎有害「銅葉綠素」。
另外進口的初榨葡萄籽油,也是以棉籽油或葵花油混充,這些食用油皆為GMP標籤食品。

接著發生GMP優良大廠,生產芝麻油全台產量最大上市公司富味鄉,也是混油加害者。富味鄉董事長陳文南不但與馬英九交好,榮獲總統頒發「優良商人獎」,竟也從事添加棉籽油謀利。原本偽稱精煉棉籽油全部外銷,後因進出口數據不符,經比對後,始承認有 25項內銷食用油也摻入棉籽油。

連GMP優良大廠也使用混油,引起市場恐慌,為安定人心,江宜樺提出江十點的十大行動方案。同時由彰化地檢署依違反食品衛生法及詐欺罪起訴大統長基董事長高振利,同時彰化縣衛生局根據受害估算,開出 18億 5千萬元行政栽罰。至於富味鄉因背景不同,處罰也不同。 10月 30日原本衛福部發文,要求將富味鄉37項脂肪酸檢驗不符油品全數下架,隨後撤銷該公文,要求重查源頭和工廠。
對此關係百性安危的食安公文變更,江宜樺以「誤發」護短,將食藥署區管中心主任潘志寬和北區副主任許景鑫調離主管職缺做為懲處。

立委林淑芬爆料,該下架公文其實是衛福部長邱文達指示,後經油廠老板打電話給次長許銘能施壓,才以「誤發公文」撤銷下架指示,讓潘志賢和許景鑫二位主管背黑鍋。衛福部雖否認,但林淑芬繼續爆料是位高主任施壓,衛福部起初以無此人撇清,最後承認是高宗賢參事,建議撤銷下架的公文。
同樣是混油,富味鄉的混油比例比大統長基還高,不只衛福部不敢發出下架公文,而且檢方起訴富味鄉也不同,檢方以極寬容態度起訴富味鄉,以混入棉籽油,沒有記載標籤上,以「標示不實」起訴,與大統長基不同,不起訴「詐欺罪」,這是台灣司法檢調和審判的二套標準。

這兩件相同的食安混油案,法院判決也不同,2014年 7月 24日智慧財產法院做出判決,高振利以觸犯商品虛偽標示、詐欺取財罪、以及食品衛生管理法,合併執行判決十二年,併科罰 3800萬元定讞。至於富味鄉,彰化地院審判長吳永梁,對富味鄉董事長陳文南,判刑一年四個月緩刑二年,讓董事長不僅不用關,罰款二千五百萬元脫身。

對此判決,彰檢形式上上訴,二審則判陳文南、技術總監陳瑞禮兄弟,各判刑一年四個月,得易罰金 66萬元,緩刑 4年,各繳國庫 2500萬元定讞,其餘從犯皆因聽命行事判決無罪定讞。宣判結果全國譁然,認為這是一場「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實例。

大統黑心油發生後,造成全台盤商巨大損失,彰化縣政府對大統長基提出罰鍰 18.5億元案,大統長基提出訴願,衛福部訴願委員會以「一罪不兩罰」及「刑事優先」原則,高振利既經二審判決 12年定讞,對大統長基處 3800萬元罰款,因此撤銷彰化縣政府衛生局對大統長基 18.5億元罰鍰,使得許多大盤商求償無門,頻臨破產邊綠,這是台灣另人無法心服的地方。

富味鄉事件未了,2014年 9月又爆發強冠餿水油事件,這是聽了都令人發毛的事。
2009年退休回屏東種田的老農,無法忍受郭烈成開設地下油廠的惡臭,向屏東縣政府投訴無效,轉而向台中市警局報案, 2014年 4月由警局移送屏東地檢署,才得以偵破強冠黑心食用油事件。
強冠為國內擁有 ISO和 WHO食品 GMP老牌油品大廠,董事長葉文祥從事油品加工 40年,多次被檢舉收購餿水油製作黑心油, 2008年以來從香港進口動物飼料油加工,製成劣質食用油。再混入郭烈成收購來的餿水油,製成「全統香豬油」行銷全台,消息傳來引起市場恐慌,許多知名廠商受害,包括享譽海內外頂新集團的味全公司,製成的肉醬和肉酥等產品都與強冠有關。

針對郭烈成將餿水油賣給強冠做為食用油,屏東衛生局對郭烈成開出 4800萬元罰單。
同時凍結強冠公司和董事長葉文祥九個帳戶共 7900萬元,並將郭烈強上游供貨商,順德企業胡信德收購劣油去向全加以調查。
外傳胡信德是郭烈成煉油的師傅。
這一追查才發現另間更大的食回工廠也涉入,這就是頂新味全黑心油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