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6 反課綱事件

篡改歷史 12年國教
12年國教是馬英九總統政見,為了減低學生升學壓力,1998年教育部委託師範大學成立「國中基測推動委員會」,從2001年開始實施基本學習能力測驗簡稱「基測」,做為升高中、高職參考。為求社會公平,使原僅升學參考的「基測」,最後變成聯考,成為「常規」性參考的升學依據。

這個「常規基測」,政府不統一教材,造成地方政府或學校「一綱多本」現象,不只加重考生負擔。
基測採用複雜「量尺分數」,政府不斷變更量尺計分方式,反而造成每年考生和家長不斷埋怨。

因為基測走樣必須改弦易轍。開始以 2001年實施 12年國民教育學生為對象,重新展開新的國中教學實驗。
馬英九宣佈以歐美免試社區高中為範本,準備在台實施「就近、適性揚才、免試入學」的「12年國教」。

被諭「白老鼠實驗」的 12年國教,等到 2014年 6月實施時,才被發現是個極複雜的升學制度,不只會考,志願資訊不足,又採志願序扣分等缺失。使沒考上第一志願的優秀考生,在志願序中被扣分,因為學生成績都在伯仲間,每扣 1分就落後 1400名,導致連第 2、3志願都無法上去,連續扣分結果,造成高分落榜現象,造成家長和學生會考前不知如何填志願序的擔憂。

許多家長和教師為此抗議,建議對明星學校先辦「特招」考試,使精英學生先就位,然後對一般學生再施行會考,避免學生為了保障升學權益,先填較差學校佔額,再利用特招擠進名校並放棄先前佔額,造成會考和特招紊亂,甚至造成部份學校因學生轉考特招後,學生不足現象。

「12年國教」雖有諸多問題,除了準備不及,初試沒有經驗讓人詬病,會考之後來說,會考分級過寬,這些問題未解決前,馬英九堅持教育部長蔣偉寧2014年實施。因為準備不及,6月20日國中會考、特招、選序比分。

許多全校第一名考生,市長獎,只因作文未得最高6分而落榜。
補習班反而更加激烈。2008年課綱已完成程序,準備上路,因國文科有文言文、白話文爭議,教育部長鄭瑞成因此把國文和歷史科暫緩,王曉波提議成立課綱小組改課綱。因專業學者反對,未能得逞。

2010年教育部長吳清基決定改組課綱小組,解聘反對王曉波歷史學者。重聘一堆中國史學者。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雖未解聘,決定退出,公佈教育部企圖,馬英九因有連任壓力,所以沒能硬幹。101課綱除了中華民國統治時期稍做修改,仍讓過關。

等到2012年6月馬英九連任成功,教育部安排政治系張亞中進入歷史審定委員。並於11月發文要求學校關心參與反媒體巨獸運動學生,製造校園白色恐佈。同時對於選戰時應允國民教育全面免學費一事,卻在2013年6月12年加設排富條款,使得馬英九選票再度跳票。

可是就課網中國化,馬英九卻又堅持,2013年7月國民黨中常會,馬英九指示課網中國化,引發課網微調,全國高中生群起抗議事件。
行政院行文所有文書一律要改日治為日據。為了貫徹日治的行政命令,教育部成立了高等中學及國民小學社會及語文領域檢核小組。為了印刷課網微調,張亞中並成立了克毅、史記、北一等三家出版社來編教科書。到了11月時機成熟,朱雲鵬利用國教院檢核小組會議,在欠缺法源下,猶提出臨時動議,要求直接修改課綱。

2014年公佈課綱,1月14日收到通知,16、17日召開公聽會,許多人不知嚴重性,行程已定沒能參加。
1月 24日國教院立刻舉行課綱審議會高中職組會議,在出席人數、投票人數不明,且近半委員反對微調,結果蔣偉寧部長卻以 15 比 8 的同意和不同意數目說通過。

2014年1月強行調整歷史和公民課綱,引進大中國思想。手段違反程序、黑箱作業。2月課綱草案未將本土語文列入國中必修,承諾跳票。7月10日爆發國際知名出版社SAGE旗下期刊《震動與控制期刊(JVC)》撤銷台灣學者六十多篇論文,其中五篇陳震遠、陳震武論文都有將蔣偉寧列為共同著作。台灣教育部長涉入世界期刊審核論文,不只是笑柄,也成為國際學術界醜聞。美國紐約時報以「科學期刊撤回六十篇造假審核論文」,稱論文造假並非首例,扭曲同儕審查制度卻是首次。

華盛頓郵報則指出學術論文因錯誤或偽造情況遭撤時有所聞,但同一份期刊一次撤下六十篇論文實屬罕見,還說過去人們聽見娼妓集團、賭博集團和勒索集團,現在則出現「同儕審查集團」。洛彬磯時報則以「前所未聞的造假」為題,稱近年全球詐騙技倆令人目不暇給,但以JVC冒名審查為最。(詹立群編,《自由時報》7月12日A4版)

面對海內外責難,蔣偉寧不知悔改,以不認識、只見二次面、學生陳震武的雙胞哥哥,三次對外解釋不被接受,在全國學術界撻伐聲中, 14日不得不請辭。蔣偉寧不因12年國教失敗下台,反因論文審稿造假下台,馬政府官員無能,引起人民不滿由此而知。
不具歷史專業王曉波等人,靠著裙帶關係,在蔣偉寧部長獲得行政權濫用的掩護,以閉門不透明,過程徹底排除民意參與的內部機制,「去本土化」亂搞高中歴史公民課綱,然後企圖以國民黨立院多數通過課網。

台灣課綱修訂原採三階段,先由國家教育研究院提草案,再經國教院課發會、教育部課審會審查,審查委員名單由教育部或國教會自行決定,教科書審定由國教院負責。結果國教院為強推馬英九大中國史觀,2014年1 月25日由政大教育學院湯志民院長主持的課審會高中分組會議「同意」公民課綱微調,使得教育部長蔣偉寧得以藉此會議27日召開課審會議,成立世新大學教授王曉波主導的檢核小組,以黑箱備作業通過十二年國教歷史、公民、國文等課綱微調。

被歷史學者張炎憲批評修改台灣史實36.48%內容,且對用語做了大幅修正,將「中國」改為「中國大陸」,日本統治改稱「日本殖民統治」,刪除公民科兩蔣時的「白色恐佈」,台灣原住民改稱「中國少數民族」。將228事件說成是「官逼民反」,與多數人認定「殘殺無辜」很大認知差距。
特別是小學三年級國語課本第五冊第十課,「李明失蹤了」,將中國形朔成恐佈國家,捏造中共統治下的上海,名叫李明工人,生活艱困無法回答共匪問話:「李明,你覺得現在比以前好嗎?」李明只能笑笑回答,結果被叫去談話,從此就失蹤了。小學六年級國語課本第十一開第六課,將台灣與中國江蘇兩地同名小朋友蘇小海的生活比諭為「天堂與地獄」。

此等不倫不類,強灌小孩意識形態的課綱,足可比擬兩蔣教育思維。教育部黑箱作業,以「微調」掩飾「大改」的結果,在公民團體詰問下,不敢公告課綱委員名單及相關會議記錄,只花了十天就通過公聽會及課審大會,不但程序引人非議,去台灣化課綱修訂更引發輿論譁然, 2014年 3月 9日由於課綱微調,涉及台灣教育百年大計,影響師生及社會大眾認知甚巨,政大台史所教授薛化元經電子郵件發起連署,反對歷史課綱調整,共有 139位歷史相關科係研究員與教授參與。

2015年2月12日「台灣人權促進會」認為課綱不能反應歷史,教育部決策「由上而下」及「未匯集真正民意」,違反社會認知及檢驗監督權利,故而提出行政訴訟。此外,教育部微調課綱居於課審會高中分組「同意」,然而根據當日與會學者及媒體報導,其決議卻是「不同意」,因此永社和台教會也針對其決議,控告教育部觸犯「公務員登載不實」偽造文書罪,提出刑事訴訟。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教育部黑箱作業造成大眾不安與猜忌非常不妥,要求教育部應落實政府資訊公開化,以及透明政府決策,判決教育部敗訴。教育部行政訴訟雖然敗訴,猶一意孤行,教育部長吳思華、國教署長吳清山、國教院長柯華威、法制處長李嵩茂等則仍態度強硬,表示行政法院判決,「只是一個庭,一個個案見解」,何況判決內容是要教育部資訊公開,與課綱實施是兩件事,何況敗訴還可上訴,課綱微調仍決定八月上路,在此情景,台灣人權促進會也擬提出「假處份」,中止教育部課綱微調的盲動行為。至於刑事訴訟,歷經一年,還在北檢偵辦中。

2015年 3月對於教育部課綱微調,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定違背依法行政及程序正義原則而判決「違法」,教育部長除表示要上訴,以釐清行政單位公共資訊公開程序,且逕自認定並非內容有問題,新課綱仍將於 8月正式上路。

為了與蠻橫的政策對抗,2015年 4月 20日反課綱黑箱行動聯盟成立, 30多位教育、家長、勞工等團體及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中研院研究員張茂桂等數十名學者參與。反課網行動不只大人,許多學生也紛紛加入, 2015年  5月 1日台中一中蘋果樹公社就開出第一槍,從此中學生反課綱在台灣開始風起雲湧。

2015年 6月 18日洪秀柱接受訪談,提到課綱微調,洪秀柱說:「教育部被說是黑箱,是因為沒有公佈課綱審議小組名單,不是微調內容不當,教育部不公佈名單,可能有他們的考量,擔心以後沒有人敢當委員,民進黨執政時代也沒有公佈委員名單,但是看微調的內容,根本調得不夠,『太微調了,非常微調!沒有什麼變化。』又說:
「課綱總要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來編,從前總統李登輝後期到陳水扁執政幾年當中,就把歷史課本的課綱全部 180度翻轉,當時也都沒公佈課綱委員,現在只是回歸到正軌而已,在中華民國憲法規範之下,依尊重、包容、多元的原則,有不同的敘述,『可是你硬說課綱微調是黑箱作業,是不對的,我真的是不以為然!』」。

2015年 7月 4日反對黑箱課綱微調,隔日不滿課綱微調的高中生,在全國發起抗議行動,要求撤下微調課綱,改用九八課綱。馬英九 7月 8日表示,課綱問題不多,大概一百多項,反對暫緩或撤回。教育部吳思華 9日重申,不會退回。並準備 8月 1日開始實施,逼得全國中學生與家長聯盟召集人周美里串聯走上街頭, 7月 13日全國高中生衝撞國教史抗議。

7月 23日抗議學生闖入教育部長室,中正一分局分局長張奇文以現行犯,立刻逮補 30名闖入的學生和民眾,及 3名跟著學生闖入自由時報廖振輝、林雨佑、宋小海等棌訪記者,對此妨害新聞自由逮補記者, 1989年任職民權派出所主管,也是逼死自由學者主張台獨的鄭南榕,當時雖引起激烈街頭抗議,但張奇文卻被記大功表揚。

7月 30日被逮補學生林冠華,張奇文分局長竟可以說:「我知道你們是記者,但這裏是教育部,教育部沒有邀請採訪,你們怎麼可以進來?」。
對於違法闖入公署中生及記者堅決提告,教育部長吳思華成為眾矢目標。
對於教育部長要控告學生,連台北市長柯文哲都覺得奇怪,說:「唉,我感覺教育部長有權利要告,但是不是別用這種方式,這不是好的教育,我會建議他撤告啊,但是反正他也是『打手』啊!」

2015年 7月 30日 20歲青年林冠華,因闖入教育部長室成為被告,家中又遭到學校老師和校長關切,新北市教育局關切,為了抗議課網微調,看到熱情高中同學抗議一再遭受挫折,決定燒碳自殺,以死諫抗議,成為繼鄭南容事件後,為追求社會理想而死諫的一個有名案例。

林冠華自殺,使得高中生反課網成為全國注目。為解決高中生反課綱運動,王金平主張立院臨時會解決,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也讚成,不料 8月 3日卻被國民黨立院黨團賴世葆及綽號‘半分鐘’張慶忠立委攔阻,在立院召開談話會,被國民黨立委全數封殺,這時人民才了解,朱立倫只是個傀儡主席,垂簾聽政者依舊是馬英九。

在國人輿論下,吳思華口頭承諾,要在十天內徵詢課審會高中分組委員同意後公佈, 8月 10日教育部對反黑箱課網學生 33名學生、記者到台北地檢署撤告,當時律師團都擔心教育部「玩假的」,果然 9月 17日這些學生就陸續收到傳票,改被控妨害公務、毀損及侵入住宅等罪,結果教育部次長林騰蛟說:
「屬於告訴乃論部份,教育部均已撤告,但如涉及妨害公務,因屬公訴罪,教育部也無法撤告,個別學生涉案情形要由檢警認定。」這個國家早是欺騙的國家,政府說的話語都帶有玄機,等到使用時就會露出馬。俗語說:「國無信不位」,看來這個國家若不改進,存在的時間應該不久,改朝換代的時間近了。

台北地檢署針對非告訴乃論的強制罪等,自動偵辦學生,相較於教育部課網議程涉及偽造公文書罪,北檢遲遲不辦。檢察官是否鷹犬,路人一看即知,果不其然,這些參與夜襲教育部案,的高中生和大學生彭宬、蔡明穎、尹若宇、陳珀瑜、閻孝和等五名學生 2015年 10月 22日終遭檢察官起訴。這就是連學生也不輕蟯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