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7 國民黨內鬥

2014年九合一選舉,朱立倫向馬英九報告,想放棄新北市長選舉,直攻 2016年總統大選,結果馬英九囑意江宜樺選總統,吳郭義深知此事,為了討好馬英九,自動向馬英九表示絕不選 2016年總統,獲得馬歡心。讓馬英九逼使朱立倫出來競選新北市長,朱立倫為此向胡志強訴苦說:「我恨死馬英九!」

國民黨內無人,2014年九合一除朱立倫尚存,可謂全軍覆沒。
故馬英九辭掉黨主席,能出馬應戰的只有朱立倫,是朱立倫軟弱,遇到事情就會觀前顧後,前後打量,等有勝算才會出手。
朱立倫競選黨主席期間,曾為改造國民黨,提出「黨產歸公」、「憲政改革」、「找出創黨精神」。等被質疑,立刻改成「黨產歸零是假議題」、「憲改只是推內閣制」,「創黨精神只是重組黨內人事」,且在競選期間,對涉入台南市議長賄選,證據確鑿的李全教,高舉其手高唱「你是我兄弟」。」黑白不分的性格令人乍舌。

當選黨主席就該代表國民黨競選總統。台大商學系畢業的朱立倫,還是精打細算,從不打沒把握的戰,九合一敗選後,發現國民黨實力沒有想像的強大,如果代表國民黨競選總統,就須辭掉新北市長。
萬一敗選連立足之地都沒有。若不辭新北市長,直接參選,那代表決心不足,選上的機會會更渺茫。
換言之,這是一場犧牲打的戰場。

國民黨內有能力選舉總統的人,只有二人,除了朱立倫就是王金平,王金平年紀已大,且對總統選舉勢在必行,如果能禮讓王金平打這一戰,不但可以讓他不辭新北市長,而且讓他有四年準備,才參與 2010年的總統大選,這是最合意的事。然而讓王金平選總統大選,因為「馬王鬥」,王金平成爲馬英九最難同意的人,何況馬英九和王金平兩人之間還有黨籍官司。

馬王鬥表面是兩人間鬥爭,其實尤是省籍之鬥,自由時報記者鄒景雯,報導《馬英九始亂終棄》一文,刊出深藍「亡黨論」看法,她說:「什麼是深藍『亡黨論』?一名挺(洪秀)柱人士說得道地,當年連大陸這麼大的江山都丟了,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大的失敗,他們也沒有滅亡啊!因為這個黨在我們手裏。未來只要黨還是我們的,就算總統輸了,立委輸了,有什麼大不了。如果黨權不在我們手裏,那就『亡黨』了。

寧願敗選也不『亡黨』,是不少挺柱者心聲。說穿了,就是要不得的「血統論」,也與前一階段馬英九「卡王」之說,實有異曲同工之處,國民黨不能落入本省籍手裏,一如他們把李登輝 12年給一筆勾銷相同」。(五○七)

若欲王金平參選總統,必須先解決王金平的黨籍問題,朱立倫打出黨內團結,拉攏新黨和親民黨人士,同時,對於最高法院春節前,行文詢問王金平黨籍案是否上訴,朱立倫在 2月 25日中常會,直接宣佈不再委託律師承受此案,並對外強調:「王金平院長確認為本黨同志並無疑義」。

馬英九立即採取報復行動,拒絕與朱立倫共同出席外交部,安排各國使節參與放天燈活動,朱立倫也回敬馬英九,不出席 3月 2日總統主持的黨政協調會,唯恐失掉黨平台的馬英九,該天下午不得不參與朱立倫主持的行政立法協調會。

馬英九心胸狹隘,有冤必報,雙方玩起「馬朱鬥」,表面上朱立倫取得黨優勢,安排心腹任命黨內要職,郝龍斌、黃敏惠為副主席,李四川為黨秘書長,原本為連戰勢力的台灣智庫,改由高思博擔任主持。朱立倫並以「新北市長坐滿、坐好」為由,不選總統。實際卻是暗地觀察佈局「進可攻退可守」局勢。

朱立倫選總統的猶豫不決,沒想到後來演變成國民黨內鬥。因為國民黨選朱立倫為黨主席,就是為 2016年競選總統準備的,而朱立倫到處以「坐好坐滿」新北市長不選總統,不只如此還利用各個場合表明不選心態。
2月 25日被爆料高育仁傳話給李傳洪與胡忠信,利用他們到王金平家拜年,向王金平說:「高育仁說『朱立倫不選總統了』」。
這話立刻遭朱立倫以「從未聽聞」,高育仁也以「朱王兩個人這麼熟悉,兩個人都可以談還需要傳話嗎?」否認。

同時,放棄對王金平黨籍訴訟。讓王金平取得選舉資格。這件事立刻遭來47年黨齡馬英九嚴正抗議,以「國民黨是一個有是非,講道義的開國政黨,面對大是大非的司法關說爭議,不能鄉愿,也不能和稀泥,必須捍衛黨的核心價值,否則無以對百萬黨員交待,朱立倫與中常會的決定,等於放棄上訴最高法院,全盤接受高等法院不合理的見解。」面對總統聲明,中央黨部文傳會立刻以「高度尊重總統意見」回應。

對於馬英九在「馬王鬥」痛批高等法院判決,更受法界人士批評,連總統都無法相信司法,諻論一般民眾。政大法律系助理教授林佳和批評說:「馬總統身兼國民黨前主席,乃利害關係人,對高院判決做嚴厲批評,是否正確?值得商確;更重要的核心問題是,國會是憲政機關,馬英九以自己的政黨的黨紀為由,要拔除兼具立委和立法院長身伱的王金平職位,是不容許政黨內部動用私刑,政黨一切作為必須符合正當法律程序才對,這也是司法判決國民黨敗訴的重要依據。

同時,朱立倫說不選,卻還一面為自己舖排道路, 3月 6日朱立倫以加強城市交流合作,出訪新加坡和香港,會見新加坡總理李顯耀及香港特首梁振英。高育仁則代表出席外界揣測的「拱朱大會」,台灣省退休省議員與諮議員聯誼會。同時,以國民黨必能執政,接受媒體訪問,表示樂見「朱習會」,認為朱立倫應「超越九二共識」,兩岸政府應儘速進入政治協商,「政治關係,涉外事務、軍事互信機制、和平架構」,對於高育仁言論引起社會批判,陸委會主委夏立言以時機不成熟,也不適合政治協商。

3月 9日朱立倫在香港公開表達,願赴中國參加國共論譠,國台辦立刻表達歡迎,後來國民黨文傳會林奕華證實,國共論譠確定今年舉行,但由誰出席目前正在協商,過去也有由黨主席連戰和吳伯雄出席先例,故「黨主席出席是很自然的事。」

朱立倫表面推出王金平,雖然知道憑自己能力要拱王金平出來競選是不可能的事,不只馬英九反對,黃復興黨部也不讚成,然而卻是自己以進為退,適機而出的擋箭牌。故以新北市長坐滿坐好表面拒絕,實際卻是找機會,侍機而出,卻又設法累積競選資源。

朱立倫選擇王金平競選 2016總統,除馬英九和黃復興黨部反對外,又涉到國民黨本土和非本土之爭,國民黨對黃復興黨部的重要,如同滿清紫禁城的皇族,用來依靠吸乳的地方。這是一個剝削源頭,悠關殖民利益。像各地設立許多用之不竭、取之不盡的協會、基金會、廣播公司,以及婦聯會、救國團、影業公司等附隨組織,都可随時安插人手,成為安排退休高官的去處。

比較接近的利益,就像年金、退休金,雖說台灣經濟最近很差,人民生活困難,可是在國黨保護下,人雖退休,年金卻還可以年年高漲,每到年節也都可到令人羡慕的年節慰問金。天下有這種好事,就因為國民黨掌權,本土人即使吳伯雄、吳郭義看來權高位重,所做照也只是恩庇侍從,從不讓本土人士參與的集團。

如果王金平參選總統,勢必移動國民黨內勢力,黃復興的過去不勞而獲利益,必須要重整,當然反對到底,這個情況王金平心知肚,2005年與馬英九競選黨主席,就敗在黃復興手中,這個教訓王金平不易忘記,朱立倫也清楚該事件。

王金平在這種背景,要通過黨內選舉不可能。可是爲了讓王金平在他的選舉,盡心盡力助選,朱立倫忽然學習民進黨,要以民主化方式選舉總統。
3月 11日國民黨中常會,仿效民進黨「選舉對策委員會」,成立「立委輔選策略委員會」及「中央提名委員會」,由郝龍斌、黃敏惠、曾永權、洪秀柱、廖了乙、李四川、簡太郎等組成七人小組,郝龍斌為召集人成為提名立委選戰最高決策單位,掌控下屆立委及不分區立委提名。

結果黨員自動報名,引來楊志良和洪秀柱表態投入黨內初選。洪秀柱在 4月 20日繳交新臺幣 200萬元保證金,完成領表。
至於與朱立倫約定 5月 13日一起去領表的王金平,朱立倫最後關頭卻跑去向馬英九報告,朱立倫不但被馬訓了一頓,馬還說 16日登記一截止,「就會有人退黨!」

對於馬卡王,那麼誰來參選, 5月 15日馬英九回答說:「只要有勝選機會的人都支持。」
是否支持王金平,馬英九以已辭黨主席,尊重黨內初選機制,並對王金平不領表表達尊重。
被問到是否卡王,馬則生氣的說:「你這個『卡』我聽不太懂,要怎麼卡?
我又不是黨主席,又沒阻止他,我怎麼會去卡誰?」,
接著指著朱立倫說:「擔任黨主席有責任要找到最適當候選人,若找不到,他本身條件不錯,也不該迴避應有的責任。」
最後說:「黨主席就該負起責任,不然你參選幹嘛?」

原沒名氣的洪秀柱,卻能在最後關頭勝出,交出據稱馬英九提供 6萬人連署書通過初選,目的是用來卡王,先讓洪秀柱過關,再設法讓屬意的吳敦義上台,這是馬英九的盤算。不料這些連署書,卻被國民黨代表李柏融說是偽造,因高雄未聞連署,何來高雄黨員連署書,準備 7月 19日全代會上發言抗議,結果竟在全代會召開前,被開除黨籍。

凡是馬英九支持的人選戰必敗,洪秀柱出乎意外,第二輪初選 6月 14日以 46.2%通過全民調 30%門檻。
馬英九為了讓洪秀柱出線,唯恐擁王派在中常會反對,在中常會前一日 6月 16日動用檢調,搜索王金平好友宏泰林家的公司和住家,殺雞儆猴,隔日洪秀柱就在中常會中以不到幾秒功夫,就無異議鼓掌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