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 內凹庄事件

清朝治台目的為的是偏安海外,避免漢人海外聚眾,故有「護番」之舉。其目的決非全為平埔族著想。這事可從乾隆 16年(1751)承辦水沙連案的總兵李有用,為制敵機先,曾透過北路岸裏社通事林俊透、大甲社通事張達京等,邀來蛤仔蘭(宜蘭)、大雞籠(基隆)等生番土目 16人到總兵衙門,表面說是犒賞,其實是示以兵威。但卻遭到喀爾吉善當面訓斥,以生番為治台「外護」,不但「不可以加以招撫,亦斷不能令其與熟番漢民習熟。」嚴格要求臺灣鎮道,日後不准再做類似讓生番與熟番、漢人熟習的事。

此外喀爾吉善又以此事上書乾隆,以林俊透、張京達二通事為例,說明若不禁絕此事,極易造成臺灣動亂。他奏稱:「訪通事林俊透、張達京二人充北路通事數十年,田園房屋到處散佈,莊產皆在北路番界之間,素與社番勾結,趁機私墾。台郡大小衙門胥役利其厚資,皆屬通聯一氣。原係狡黠之徒,今復假以事權,令其聯絡生番土目,殊非寧靜邊界良法,轉恐因此勾結生釁。」(二六七165頁)

事實上,不只喀爾吉善甚至乾隆,對臺灣漢人官吏和通事,都以為不可靠,也是造成臺灣治安不斷動亂原因。這種不信任,可以乾隆16年(1751)「內凹庄事件」顯明出來(二六七167頁)。乾隆 12年(1747)北投社(南投草屯)通事三甲,向臺灣知府控告內凹庄的監生簡耕,積欠穀租並吞佔委由該員,代辦該社減免的番丁餉銀。乾隆14年(1749)經兩位巡台御史,及臺灣知府審查結果,判決要求「將地歸還該番,並將簡耕監生詳革,租欠飾追」。表面上似是北投社獲勝,但由於判決疏忽了該歸還的番丁銀,已難獲番社諒解,加上簡耕僅償還1/6欠穀租後,就不再給付租額,以及應歸還番社的40甲田,更是引起不滿。於是結合日月潭附近福骨、哆囉嘓、眉加臘、貓裏眉(以上皆為南投仁愛鄉泰雅族)等4社生番,殺死內凹佃民22人,及當地官兵 7人。

事件發生後,不僅總督、巡撫甚至遠在北京的乾隆皇帝,都一致認為務是熟番所為,理由是汛兵「平日袒護佃民,蹧躂番社」引來的報復。並且不理會地方官,以及當時前來協助岸裏社張達京、大甲社林俊秀等漢人通事,以及水沙連通事葉福等的報告,直到原為水沙連因侵墾生番地,被革職的番通事陳媽生,出面到生番區調查才得以真相大白。熟番通事三甲固然因結合生番作亂被嚴懲,但簡耕則以「佔墾番地,延欠番租,且私侵社餉。」不但被扙打一百,流放3千里,且被要求將內凹庄歸還北投社。但對於殺人的生番,當時主張生番為外護的喀爾吉善總督,則偏向不處理,僅以判決書上云:「內山貓裏眉社土目歹膜,及該社並哆喀嘓、福骨、眉加臘等社行兇生番,嚴飭營縣設法誘緝務獲。」草草結案了事(二六七16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