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2 劉永福的黑旗兵

在唐景崧出走後不久,在南崁誓死與臺灣共存亡的丘逢甲,最後也以不可為,不知廉恥的捲走軍餉十萬兩,由臺中梧棲港出海赴潮州。全臺這時能夠對抗日本的中國軍,僅賸駐守台南的黑旗兵劉永福。劉永福本是太平天國餘勇,因遭清朝討伐流落越南,後在當地組織黑旗兵與法國作戰,因屢次打敗法軍而受清朝招撫成為正規軍。越南割法後,被徵調來台協防臺灣。故當唐景崧敗走後,台南鄉紳立刻共推劉永福為盟主,繼續領導臺灣民主國抗日。劉永福並以「既為盟主,一經開戰,必與臺灣共存亡。」的發言(七十57頁),來與推舉他的紳士們共勉。


台北雖說當時已成正式首府,但只有5年時間,若加上被指定的臨時首府期間,也不過10年。因此日本能否攻下台南,成為實際佔有臺灣的指標。為了攻打台南,日本計劃以三路夾擊,一路沿著西部城鎮,新竹、苖栗、台中、彰化、嘉義,逐城攻略而下,直抵台南。一路則由乃木希典將軍,率領3萬多人及聯合艦隊,由中國大連南下澎湖,由布袋港直接切入臺灣,攻打台南西北側。另外乃木希典再派遣他的第2師團,由屏東枋寮登陸,攻打台南的南側。以三面包圍方式,企圖奪取台南。為了支持劉永福,臺灣南部紳士,不僅以「願以臺灣共存亡意志,來支持劉永福。」(七十57頁)且在台南設置議會。同時為調集戰資,發行號稱驅走日軍後,可兌現4至5倍的紙弊和公債。此外亦發行郵政,印發郵票。然而事與願違,隨著新竹、彰化、嘉義、高雄等地的次第陷落,民心士氣頓時瓦解。


臺灣戰役對來自中國黑旗兵言,亦像台北部隊,僅能以傭兵形容是毫無戰志。像8月28日彰化一戰,結合劉永福部隊和義勇軍總計12營,準備在彰化迎擊日軍,結果反而大敗。日軍擄獲大炮40門,步槍1,200枝,彈藥和子彈2萬發。至於城高7公尺寬4公尺易守難攻的嘉義城,由劉永福叔叔劉步高率領1萬多名部隊把守,不到幾小時便被佔領(七十74頁)。高雄亦復如此由其義子劉成長鎮守,日軍僅在海上開了幾炮就棄械投降,使日軍得以毫髮無傷亡下佔有高雄(七十77頁)。


事實上,日本在未攻打台南時,台南軍心早已崩潰。劉永福一直盼望南洋大臣張之洞的協助,臺灣民主國成立時,他曾致電劉永福說:「俄國已承認臺灣獨立,若能堅守1個月,援軍必來到」承諾也石沈大海(七十78頁)。在軍心渙散,紛紛潛逃之際,劉永福深知臺灣民主國已不可為。10月19日藉口巡察砲台抵達台南安平,並在安平發表與日軍作殊死戰誓言激勵士氣,不料當晚卻躲進英國瑞士號煤炭倉庫,化粧成老太婆倉促逃離臺灣,臺灣「阿婆浪港」俗語,即是諷剌劉永福逃亡而成名。


如同台北城,劉永福脫逃引起殘餘黑旗兵憤怒可想而知,他們同樣在拿不到任何酬勞之際,開始殘酷的搶掠,使台南也步入台北後塵。最後不得已台南士紳央求,英國臺灣長老教會巴克禮博士和宋忠堅牧師,10月21日出面帶領日軍進城,才避免台南淪入萬劫不復境地。


日本佔有台南後,即使後來仍有戰爭,也都規模較小。使得樺山總督終可在光緒23年(1895)11月12日電告日本:「現在全島已完全平定。」(七十80頁)結束日軍動員約2.5個師5萬人,軍伕2萬6千多人,以及半個聯合艦隊軍力(七十80頁)的軍事行動。而假借獨立名義抗日的「臺灣民主國」,也以將近5個月時間生存在臺灣。總之,不管是「臺灣民主國」或是背後的「清朝」,至此終結束其在台220年的統治則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