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7 霧社事件

不幸的是,就在臺灣人民對民政黨執政有所盼望時,不料昭和 5年(1930) 10月,臺灣卻發生震撼全日本的「霧社事件」。
原來自從佐久間總督平定山區後,臺灣總督府就開始大力整頓原住民的習俗和生活環境。


像禁絕原住民「出草」、「紋面」等惡習外,也開始對原住民施以現代化教育,除設置許多公學校外,並設置許多新的醫療處所。
像對原住民教育,從明治 37年(1904),只有 1所學校, 20幾人受教育。發展到 170多所, 6,000多名學生。
其中許多學生,還被保送讀到師範及醫科等學校。而在醫療設備上,在山區也設有14個公醫診所, 86個療養院,以及 89個藥房,且提供統計直到昭和 4年(1929)總計達 18萬多人次的免費醫療服務(二○四  77頁)。


表面上,這些可向世人誇耀的作為,卻因大大的改變原住民風俗習慣,成為有心人士的擔憂,以為日本「大和文化」將取代原住民文化,因而開始起來反抗日本。也是「霧社事件」當事人的狄娃絲(Tiwas),事後曾為此感嘆的說:「我們的青年都不知道我們的族性(Gaya)了,我們族運往後不知何去何從,難道說我們也將步入被漢化的命運嗎?」(二八八108頁)


有了文化上的自卑,加上以戰勝者自居的日本人,時常欺凌他們,例如,他們為總督府經營的木材所,搬運木材所給的工資,不僅酷薄且常延欠不付(二一  479頁)。霧社事件事發前,泰雅族馬赫坡社(Mahebo)頭目莫那魯道在一次酒席中,因向日本警察敬酒,不但被拒且被毆打。受了此種奇恥大辱,決定抗日的的莫那魯道,利用台中霧社每年照例會舉辦中小學運動大會,許多臺灣人和日本人都會參加的機會,由莫那魯道率領附近 6社 356名原住民,突然擁入學校,幾乎屠殺了所有日本人,同時也襲擊當地郡公所及派出所。

這一日連婦孺小孩在內,被殺的日本人總計 134人,而臺灣人亦有 2人因穿和服被誤殺。
一看即知,這是衝著日本高壓統治而來的反抗。
最叫人惋惜的是,更有花岡一郎、花岡二郎 2位日本人特意裁培的原住民巡查,在此次族人抗日行動中,不但不參與鎮壓,且為回報日本栽培的恩情,帶著 20幾位族人在溪邊集體自殺,這種不亞於日本武士道精神,在原住民中實是感人。


受激怒的臺灣總督,立刻出動軍警、飛機,更以砲彈、瓦斯彈等轟炸霧社。這事件直到11月20日被鎮壓為止,日方總計死亡 71人,而霧社人包括自縊者在內,總計死亡 618人。而日本為鎮壓「霧社事件」,遂利用族群仇恨,挑撥也是泰雅族的道澤社人,起來攻打霧社。然而被激起的族群仇恨,卻不因「霧社事件」平定而平息。
第2年4月,道澤社人又在日方默許下,以奇襲侵入霧社,使得霧社因此死亡再增添 216人,史稱第2次「霧社事件」。總計整個霧社事件,當地人死亡人數超過 800人(二八八  117頁)。
石塜英藏也因此在昭和 6年(1931)1月,第1次「霧社事件」發生後不久離開臺灣,改由太田政弘接任,成為臺灣第 14任總督。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