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2 兩岸談判

85年(1996)臺海危機後,使中共體認到臺灣問題解決的關鍵在美國,為使美國了解他們會談誠意,於是在 6月委託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長齊喬治(Jorge Schwab)帶話來臺,盼能在夏威夷展開會談。
但在臺灣同意後, 86年(1997) 2月卻發生鄧小平病逝大陸及 7月香港回歸中國等問題而擱置。
但臺灣仍盼望能利用辜振甫受邀,香港回歸觀禮機會與汪道涵直接晤談。
但中共最後卻不派汪道涵前來,改由唐樹備與臺接觸,並以香港不便會談為由,使銜命前往的辜振甫空手而回。


就在李登輝拋出「戒急用忍」政策,且在兩岸交流毫無進展時,86年(1997) 11月中共主動來函希望就「戒急用忍」政策,邀請海基會副董事長焦仁和,前往廈門會談。但臺灣不滿中共指定臺灣會談人員,以及對會談講稿須先經其審查,而決議仍派辜振甫前往,但仍遭大陸拒絕。為了因應可能的復談,以及兩岸國際外交情勢,由李登輝召集總統府秘書長黃昆輝、國安會秘書長丁懋時、國安局長殷宗文,以及包括行政院、外交部等單位成立「兩岸關係策略小組」,並以兩岸和平、主權對等,同時儘就事務性談判,避免過早捲入政治性議題等原則,訂定「兩岸談判作業綱要」。


由於臺灣堅持且中共期望在美國柯林頓總統訪中前,能釋放兩岸和平會談善意,於是開始又與臺灣接觸,幾經週折最後確定 10月中旬為第二次「辜汪會談」日期。此次會談中共雖以「坐下來、不分出去、祖國統一」,為對臺會談三階段目標。江澤民也宣稱將邀請李登輝總統以國民黨主席身份訪中,但因不能使用中華民國總統身份,故遭臺灣拒絕。辜汪在此次談判中,雖無甚麼具體成果,但會談後,辜振甫捉住赴北京拜會江澤民機會,與他暢談臺灣民主,及總統直選事宜,為臺灣做了一次成功的國際宣傳戰。但在會談過程中,也發生一件很令臺灣不愉快的事,即中共在會談前,突然宣佈與臺灣有邦交的新幾內亞比索建交,給臺灣下馬威,但也為此掀開中臺激烈的外交戰。


中國以破壞人權揚名國際,尤其對宗教,像天主教、基督教的迫害,多次成為世界人權指責的對象, 88年(1999) 4月共同以鍛練身體為目的的法輪功團體,因請願而包圍中南海,引起中共當局震驚,惟恐法輪功聚眾為亂,更以邪教理由宣佈其為不法,甚至造成一百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虐至死事件。


88年(1999)受蘇聯解體影響南斯拉夫也開始解體,但南斯拉夫總統米洛維奇,卻利用此機會入侵塞爾維亞(Serbia)境內的科索沃(Kosovo),且以種族滅種方式在科索沃進行鎮壓。引起世界輿論譁然,聯合國以「主權不可當作侵害人權的藉口」出面干涉,但南斯拉夫仍不為所動,於是在該年 3月,北約組織開始採用武力制裁方式,出兵南斯拉夫。而一直站在獨裁這邊的中共大使館,被疑為南斯拉夫收集情報,不巧卻被美軍誤炸,在中國引起很大的反美浪潮。而這種激烈的反美情緒,造成的中美僵局,直到 7月李登輝發表爆炸性的「兩國論」,使得中國以為藉機可改變美臺的政治關係,開始藉機恢復與美國的外交關係。

由於科索沃戰事吸引普世同情和注目焦點,國安會秘書長殷宗文因此建議,站在人道和臺灣外交戰略的價值而言,適時的大筆援助,將有助於提升臺灣外交聲望和影響力,故而決議以三億美元,向國內廠商採購物質提供援助。為搶時效,除委由外交部長胡志強向美國報備外,並由他出面向立委報告,不料,胡志強卻掩蓋事實,以「初期不會超過一千萬美元」,獲得在場委員一致同意。

等李登輝發佈實際援外金額後,卻引起國內輿論的軒然大波。在胡志強狡辯下,李登輝反被指為「專權獨斷」,後來在殷宗文主張公佈決斷過程的公文,胡志強才低頭認錯,對外道歉澄清,雖則如此,但已對李登輝聲望造成傷害。雖然這件事,最後仍因中共的打壓,以及國際社會不願意接受臺灣以中華民國名稱的捐款,以致遭遇困難,但臺灣此舉已獲得舉世包括美國、歐洲、教廷和聯合國等的讚揚。
但對中國而言,則譏諷此舉是臺灣在製造「兩個中國」和「一中一臺」。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