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 中國威脅論

中國崛起引起許多人擔憂,尤其關心台海局勢的人。
2003年 1月美國軍情局伍卓(T. Woodrow)卻在「中國短評」的網站中說:「中共軍購從 1996年起,明顯偏重以攻擊航艦為主,包括從俄羅斯引進二艘素有『航艦殺手』的現代級驅逐艦,裝配超音速『日靈』(SS-N-22)反艦導彈,最近俄方又同意售予北京性能較為優異的 SS-N-26 超音速反艦導彈。

在擁有四艘『基洛』級潛艦,又續購二艘現代級艦的同時,中共還計劃向俄羅斯採購八艘『基洛』級潛艦。」
伍卓又稱:「美國國防部發現中共近來不斷強化潛艦的續航力和偵察能力,再配合太空和超視距的探測,有效的提升中共海軍戰力。」而對中國海軍的崛起,伍卓在文章中指出,臺灣海軍最近曾進行一項以 2005年的實力為模擬的演習,結果發現從美國購入的「紀德」艦全軍覆沒。所以他在臺灣海軍檢討時,就不客氣的說:「中共若動用 SS-N-26照樣會重創美國海軍」。但此說法後來卻遭美國資深海軍官員駁回,他們自信不管中共海軍設備如何,只要美國航艦編隊一出現,中共仍會夾著尾巴拚命逃竄。(三四九  9)


美國雖有此信心,但仍十分防範中國的崛起, 2002年駐日美軍副司令就曾與日本自衛隊副參謀長簽署一項「概念計劃」,計劃內容分兩部份,兩國面對周邊有事,或日本有事兩狀況,分別設定具體情勢、作戰任務、實施補給、指揮統御,以及按其狀況,美日是採取共同合作或作戰。而這些計劃,直到 2006年 12月,因計劃成熟才改名為「共同作戰計劃」。


而在「共同作戰計劃」擬定中, 2005年 2月美日兩國同時就外交、國防二問題,召開部長級「二加二會談」。
因美國對中國崛起有強烈的警戒感,會中不但達成「和平解決台海問題」的共同戰略目標,同時明白宣示在亞洲、太平洋地域上,美日應維持足以處置美日事態的能力,對應台、中有事時,美日應有共同的「應變計劃」,該計劃內容美日宣稱係「具體落實美日共同戰略目標」。為了具體落實該計劃,美日將推演的內容,包括臺灣宣佈獨立,中國對台用武等各種可能的狀況,然後依據「周邊事態法」與「美日防衛合作新指針關連法」,除了補給、輸送、修復、醫療等「後方支援」外,也檢討日本仍有軍事限制下,美軍方能行使的「後方搜索救助」行動,像進行台海船舶檢查、在外日僑救援等內容。


不甘示弱的中國,也在 2005年 8月首度與俄國進行「和平使命 二○○五」聯合軍演。
其實俄羅斯軍演的目的,是想藉此顯示其在東亞的存在地位,同時擴大對中國軍售。
然而卻被媒體解讀,想藉臺灣問題,向東亞宣示軍力,並向美日誇示兩國軍事合作關係,牽制美日安保體制。
因該年 2月,美日安保會議上,曾將臺灣海峽問題,列為美日共通的戰略目標。
不料,中俄軍演,正值歐盟考慮對中解除軍售的敏感時機,因此演習而告失敗。
使得俄國武器仍是中國唯一對外採購的來源。


不久,2005年 10月 12日中共載著費俊龍和聶海勝兩人的太空船「神舟六號」發射成功。
中國發展航太事業,始自 1992年 1月,因此被稱為「九二一工程」,至今終於成功完成載人任務,但中國的航太工程,卻引起周邊國家的競爭,日本今年剛宣佈未來二十年的太空發展計劃,其目標是先在月球上,建立無人基地,並與國際合作做載人航空活動,建設小行星探測中轉站的航空港。日本更宣佈 2010年時,更要在月球表面建設科學設備網路。而印度也表示 2007年,要向月球發射無人探測器,2015年要將人送上月球。連韓國也都喊出 2015年要成為「世界十大航太國家之一」。


由於中國太空技術與武器發展突飛猛進遠超過「解放臺灣」所需。「司馬昭之心,」,中國假「防獨台」真霸權引起美國注意。2005年 10月美國防部長倫斯斐抵達北京。
他到中國目的除鼓勵中國運用影響力,化解北韓核武野心,同時質疑中國大舉增加國防預算的目的?
為瞭解中國軍事,他參觀剛發射載人神舟六號的飛控中心,以及位於北京清河鎮中共戰略飛彈部隊指揮中心的二砲司令部。
至於中共另一重要基地,北京西山地下指揮中心,他雖要求參觀卻遭拒絕。


中國連續十九年以每年二位數字增加國防預算,倫斯斐曾在新加坡演講:「根據五角大廈即將發表,中共軍力年度評估報告,中共在大陸各地部署飛彈,這些飛彈不只瞄準太平洋各區,而且瞄準世界許多地方。」
又說:「令人疑惑的是,沒有任何國家威脅中共,中共卻還持續擴大軍事部署。
中共敏感的軍事部署,不僅使台海軍事失衡,也使整個亞太區,面對軍事失衡的危險。」
(三四九  10)

所以他到中國要問的,就是中共為何「低報軍費」編列三百八十億美元,實際支出將近九百億美元,是對外宣佈的三倍。
倫斯斐說:「耐人尋味的是其他國家想不透,中共為何那麼快速增加國防預算,偏偏又不承認,低報國防經費就如同快速增加國防經費,那麼耐人尋味」(三四九10)。


中共暗中增加國防預算因無改善, 2007年 2月 23日美國副總統錢尼對此出面公開批評:「中國最近的反衛星武器試射與擴軍行動,『不符合』其宣稱要和平崛起,成為全球強權的目標。」又說:「中國了解核子北韓將是他的安全威脅,但中國政府的其他行為卻傳達不同的信息。」


錢尼話猶在耳 3月 4日中國舉行黨十屆全代會第五次會議,發表 2007年國防預算,不含核武發展和武器採購,就高達四百四十九億美元,較去年增加百分 17點 8,更是引發美國不滿。美國人發現中國擴軍,不是單純想嚇阻台獨而已。因其部署的飛彈,早已遠超越臺灣,開始對準日本和遙遠的美國,其中有多顆飛彈是可裝設核子彈頭。


由於中國國防預算早已大大超越日本,「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加上中國一連串軍事動作,像中國潛艦多次侵入日本領海, 2007年 1月 11日中國無視於歐美日對其發展太空武力的疑慮,冒著衛星碎片將危害直徑八百六十公里以下的各國衛星,自四川發射一枚摧毀氣象衛星的導彈,成為繼美國、前蘇聯之後,第三個能在太空擊落目標的國家。更使美國提早面臨間諜衛星戰,使美國警覺在台海發生衝突時,供應臺灣軍情的衛星有被擊落的憂慮。

而中國發射導彈擊落衛星,在在引起日本全國不安,也引起日本對臺灣政壇變異的憂心。日本平成大學教授淺野和生,在第九屆亞太論壇上發表演說:「如果 2008年國民黨奪回政權,馬英九當選總統,中國與臺灣極可能形成一個新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陣容,台日關係有可能發生變化。」(三五○  3頁)

為了應付變局,不僅 2007年 1月將自衛隊升格為總理府直轄的自衛省(國防部)。
同時在日相安倍晉三強化東亞安保架構下,建構美日印澳四國的戰略對話。
同年 4月在日本神奈川縣南方海島,舉行以印尼海嘯為假想的防災,實際是美日印聯合軍事演習用來嚇阻中國軍事擴充。


對於安倍架構下的臺灣安全,日本霞山會主席阿部純一表示,中國不斷擴軍,台海優勢已向中國傾斜,但臺灣不會被放棄。
假如臺灣遭到外力入侵,美國不會作壁上觀。台海一旦發生戰爭,美國不得不介入,日本也會配合美國要求提供後勤支援。
對於阿部純一說法,日本自民黨政調會長中川昭一,對中國發射飛彈摧毀人造衛星與鎮壓人權問題發表意見,他直接說:
「今後十五年臺灣若發生問題,二十年之內,日本可能也會成為中國的一省。」(三五○  4頁)
對於中國威脅論,他因此建議說:
「在一年內中國如武力犯台,或實施大規模的鎮壓人權行動,日本必須考慮杯葛北京奧運。」(三五○  5頁)
可見臺灣的安全對日本影響。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