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 中國內部問題

中國一昧對外擴武,並非說中國內部就沒有問題,雖然胡錦濤在鄧小平指示下,在 2003年 3月以和平方式,從江澤民手中接下國家主席,2004年 9月 19日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最後一天,從江澤民手上接下中央軍委主席,整個接棒看來毫無瑕疵。


事實鄧小平設計的接班計劃,二屆一任,每兩屆更換一批新人領導,看似合理,也避免接班時的無情鬥爭。
但人總是人,接班制度開始實施,或許舊勢力有限, 2002年北戴河十六大人事會議,對於胡錦濤接班也是四比三,在江澤民反對下勉強達成接班協議。因此使中國的統治,有了新舊勢力的爭執問題。這個問題起初不嚴重,直到 2004年 7月中共召開政治局會議,原屬江澤民代表「上海幫」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因胡錦濤、溫家寶二人曾親赴上海視察,為緩和中國過熱經濟,主張採取宏觀調控。並對帶動經濟發展的鋼鐵、和房地產業加以管制,使得浙江和江蘇等東部各省,造成嚴重傷害。為此,當著胡錦濤面前,要求總理溫家寶負起政治責任下台。


這場原是不同經濟意見表白,演變到最後,反成為「中央」與「地方」甚至是江胡勢力衝突,藉此胡錦濤逮到機會,以貫徹宏觀調控為名開始剪除「上海幫」。使得上海幫勢力,成為 2007年十七大召開時,胡錦濤是否完成接班的指標。在此情況,胡錦濤想換下陳良宇,改由共青團出身中共統戰部女部長劉延東接任,這個看似簡單人事案反成辣手問題。甚至一度江澤民還推薦自己的兒子江錦恆為上海市長。可笑的是,在上海受制舊勢力的胡錦濤,應記取教訓結束培養勢力。

2005年 10月 8日中共在北京京西賓館召開五中全會,會中胡錦濤提出簡稱「十一五」第十一個五年規劃,內容是改變過去「南快北慢」的經濟發展模式。因中國每年高達百分之八、九的經濟成長率,帶來社會腐敗、失業、社會不公、貧富懸殊,以及城鄉差距等現象有增無減。胡錦濤等更提出了「和諧社會」,要求地方不要一昧追求 GDP,應著眼地方經濟,也應將施政方針放在環保和資源分配上,尤其對醫療、教育、社會保障和農業補貼。同時,對高科技發展要掌握「自主創新」的「科學發展觀」,因自主創新不僅牽動經濟發展的支點,更是事關國家全局的政治謀略。

中國期望在 2020年,中國科技創新能力,可望從目前世界第二十八位提高到第十五位,進入創新國家行列。
五中全會還為鞏固胡錦濤的權力,做了人事調整,將嫡系子弟李克強,由遼寧省委書記,調至俗稱「大內總管」的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接替「江派」的王剛。同時,再以五千億人民弊打造天津新區,仿鄧小平時期在珠江三角洲,江澤民時期在長江三角洲作法,塑造屬於胡錦濤勢力的品牌坊。但在該會中,胡錦濤企圖讓劉延東接續陳良宇,擔任上海市委書記,同時將天津市委書記戴相龍,調至上海為市長一事,則仍無法達成。


像這樣子,中國接班人雖有二屆一任優點。
但新人輩出,很快這些掌權人又要退居幕後,前任留下勢力,若無共識反易成為施政障礙。
江澤民有上海勢力區,胡錦濤有天津勢力區,以後的人也有其勢力範圍。如此累積,設若中間有人不想退位,或退位後擁區自重,在在都會造成中國紊亂,現在也許是實施接班的開始,問題還未浮現。

但從上海陳良宇事件,就可嗅出中國未來派系的爭執,將愈演愈烈。
不管中國未來統治的情景如何, 2005年 11月 18日在中國普受尊敬的胡耀邦,九十歲冥誕,過去民眾為紀念他,聚集天安門,最後演變成 1989年的「六四事件」,所以對是否擴大紀念,是否會帶來另一場動亂,許多人持不同意見時,胡錦濤卻以「胡耀邦是胡耀邦、趙紫陽是趙紫陽」,而「胡耀邦過世與『六四』並無任何干係」,低調舉行三百人紀記念儀式。

有人把胡錦濤所以批准,說成是想利用胡耀邦,改善外界對他過去多年來,壓制自由派知識份子、新聞記者、以及維權人士的形象。為了避免出席爭議,胡錦濤利用 APEC在南韓釜山舉行機會,提早舉行紀念儀式。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