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連宋政見

雖說連宋二人二千年大選中互揭瘡疤,但國民黨歷經兩蔣數十年貪腐結構經營,決非選舉中三言兩語就可蓋棺論定。但洗刷過去相罵污名總是必要。對於宋楚瑜涉及的「興票案」,台聯召開記者會說:「李登輝握有更多內幕,宋出來選,就要讓宋落選。」而宋則舉李登輝所出新書《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說:「書中提到,興票案是國民黨為了兩千年總統選舉設計的選舉策略,顯然『興票案』是專門為打擊宋楚瑜量身定做的選舉伎倆,若真有『更多內幕』,李登輝早在上次總統大選就全都出手,哪會留一手,等2004年大選再用?台聯立委應下點功夫了解他們精神領袖講過的話。」


而欲借拉法葉弊案「漂白」自己的宋楚瑜,話峰一轉開始責備民進黨:「民進黨政府現在只會對拉法葉軍購弊案的枝微末節,作無謂的影射,卻不顧真正清查案情,影響國家形象甚鉅,所以他才會在前幾天批評民黨政府包庇、無能。」他再度提醒民進黨說:「民進黨政府完全不了解國民黨政府時代的組織架構,『秘書處』的駐管是秘書處主任,而『秘書長』則是黨主席的幕僚長,國民黨的負責人是黨主席,作為國家元首和三軍統帥,李登輝應對當時軍購相關流程最清楚。」又說:「民進黨政府應去問當時的負責人,而不應牽扯從來沒介入,也沒被授權的人,用惡質的手段,動用國家機器踐踏司法。」宋楚瑜好似又回到穿夾克「清純」的年代。


其次,則是二千年總統大選中,一再被宋楚瑜抹黑的連戰財產問題。連戰一再以「臺灣通史」作者連橫孫子為榮,在選舉時,他甚至以「臺灣傳人」,解釋連橫、連震東一脈相承,來與陳水扁「臺灣之子」相抗衡。不料,民國92年(2004)12月26日國民黨刊登一則電視廣告,打敗了連戰是「傳人」還是「傳錢」的說法。原來該電視,國民黨以一對父子對話,「喜歡嗎?爸爸買不起!」諷剌民進黨主政下百姓的貧窮。

但到下午,民進黨則公佈一個「喜歡嗎?爸爸A給你!」的廣告,說明連戰父子一輩子公務員相傳,居然可以累積到二百億元,連戰和他夫人擁有的土地,竟然有五個天母棒球場那麼大,他們的致富傳奇,臺灣人民都很好奇。當時負責扁呂競選文宣的吳乃仁,甚至出面指證說:「連戰富可敵國,全民都相當感興趣,過去大家認爲,連戰是從祖先繼承來的財產,但是經過詳細考察,連戰的父親連震東在戰後回到臺灣,擔任接收委員時,當時是沒有財產的。」
他又說:「連家所有的房地產幾乎都在台北,連震東和連戰父子,一生都擔任公務員,經過五十年竟可累積到二百億財產,所持有的土地面積相當五個棒球場,這些錢是怎麼來的?當年連震東所登記的第一筆土地是現今衣蝶二館現址,是在民國 38年,登記的時間和過程,甚至比政府接收日產的速度還快。」


對於連家取得財產的方法,吳乃仁進一步描述:「經過查證後發現,連戰大量利用自耕農身份購買農地,這些農地很快變建地。但連震東一直是公務員,又怎能變成自耕農?連戰也一直當公務員,沒當過自耕農,甚至當他還在美國留學,還可以用自耕農身份購買農地,一年後變成建地。連戰的兒女也未當過自耕農,卻也以自耕農身份,購買農地,三年後再變成建地。」(三四九13)


而不甘財產被質疑的連戰,為洗刷污名,於是以混淆視聽、詆毀他人名譽,將民進黨秘書長張俊雄、文宣主任吳乃仁,以及政策會執行長林濁水等人告進法院。這個告訴隔年五月,法院就以文宣取材其來有自,有理由確信應是真實,只是數字計算有誤,結果判決不起訴。而這些資料,應該說大多是來自二千年大選,宋楚瑜的爆料資料。


然而不甘被隱喻為黑金的連宋,又以「這個公務員,怎麼這麼會賺錢?」在報上質疑號稱佃農之子的陳水扁,市長到總統十年內,財產從千萬元累積至近四億元,其中光是股票就賺進二億。所以國民黨也要代表全國人民,向陳水扁「虛心請教」「佃農之子是如何變億萬富翁的?」(三四九13)國民黨以莫須有塗黑的方式,企圖將參選人全部抹黑為「黑金」。從此以後,就沒有所謂「誰比較黑」的問題了。但連戰仍不就此罷手,為表清白93年(2004)1月2日對外公佈財產,說經過會計師查核評價之財產總值十三億三千九百多萬元,並公佈連震東和連雅堂(連橫)兩個基金會帳戶,對外表示連家並沒有那麼多財產。

不料卻在1月15日被《壹週刊》爆料,國民黨主席妻子連方瑀,在英屬開曼群島有一家資本額一億元的獨資公司「銀河路1140」,這家公司在美國舊金山擁有超過一億三千萬元的房地產。除了這間房子外,民進黨立委李文忠等又爆料,連家在舊金山另有一棟房子,1989年購買1993年轉售給格林威治公司,1994年卻又轉售到連戰女兒連惠心名下。而陳呂競選總部也另外發現,連方瑀在加州另外有三棟房子,在財產申報前分別過戶給房地產公司,但後來又再移轉到他們兒女的身上,愈爆愈多。

2004年總統大選,為了財產多少,連戰彷彿是個「小偷」,或是「過街老鼠」,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所以連戰的女兒連惠心,不得不致信給民進黨,呼籲說:「請饒了我的家人。」(三四九14)也因為連戰財產的糾葛,和國民黨財產不當取得的爭議,人民根本無法相信連宋的政見。像連宋所說要「斷絕黑金」、「振興經濟」、「尊重專業」、「縮短貧富差距」。這些政見誰都知道只是選舉花招,否則國民黨統治臺灣,早已超過五十年,黑金沒有消滅,而是愈來愈猖獗。至於「捍衛憲法」、「改善兩岸關係」,尤其涉及兩岸的「臺灣優先、維持現狀、經貿第一」政見,更是涉及意識形態,及臺灣主權是否存在問題,更是引起不少爭議。


不管連宋政見如何,挾著二千年大選合計超過百分之六十的支持比例,要輸也難。何況 92年(2003) 4月份聯合報民調,贊成連宋的比例有四成四,而支持陳呂的民調,才二成七。對此民調宋楚瑜很有信心的說:「民進黨執政的神話,就像伊拉克總統海珊的銅像已被推倒了,明年臺灣人一定會把無能的阿扁總統換掉。」


無獨有偶,該年7月花蓮縣長張福興逝世,縣長遺缺補選,國民黨提名謝深山,民進黨則提名游盈隆,而原競選國民黨提名的前縣長吳國棟脫黨自行參選,被比喻為總統前哨戰的花蓮選戰開打,結果國民黨籍的謝深山以七萬三千多票,勝過游盈隆的四萬一千多票以及吳國棟的二萬多票。該次選舉使連宋如同吃下定心丸,認為 2004年大選勝利在望。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