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3 台北市特首

無獨有偶,87年(1998)年底又逢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以為政績卓越,得到極高評價的陳水扁,必會繼續當選,在超人氣陳水扁壓力下,許多國民黨員因此畏戰,惟恐選敗失掉政治前程。國民黨在競選對手難產下,不得不徵召馬英九,但都遭拒絕,最後不得不「趕鴨子上架」,準備提名胡志強時,對外講過兩百多次不參選的馬英九,卻在黨內初選最後一日,由他父親馬鶴凌出面,代為黨內登記,他也「情隨事遷」對外發表:「像我們這種燒成灰,都是國民黨的人」表示忠貞。


結果他成為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在許多人不看好下,出人意料,結果在該年底,包括北高市長、議員以及立法委員,所謂「三合一」選舉中,在王建煊退讓下,「棄王保馬」,意外的以七十一萬多票,得票率百分之五一,勝出陳水扁三萬多票,當選台北市長。 91年(2002) 12月更以七十八萬票懸殊比例,勝出民進黨李應元的四十二萬票。
該次選舉有人形容他,就是「躺著也會當選」,可見當時其魅力。
雖然馬英九在台北市擁有聲望,但對整個臺灣而言彷彿外星人,因做為台北市長卻故意抵制國家政策,不但極少出席行政院會。
直到 95年(2006)僅出席四次,出席率不到十%。

84年(1995) 3月 1日全台實施全民健保法,所需經費達成中央及地方共同分擔共識。
台北市長陳水扁任內,就願意配合行政院長連戰,負擔此經費,可是等到馬英九當市長,起先猶願負擔,可是當政權移轉,陳水扁當選總統後,馬英九就改變主意拒繳健保費。直到 91年(2002) 4月,欠繳健保費達九十多億元,在各縣市紛紛表達願意設法分期繳款下,唯獨馬英九以「中央請客,地方買單」為由拒繳到底,並以「還不還錢,我有誠意!」
或以「怎樣還,何時還,再看看!」等手段耍賴,最後甚至要求釋憲。(三八○)


10月初就在大法官釋憲的同時,為避免影響台北市長選舉馬英九形象,由李慶安出面,主動爆料,控訴當時衛生署代理署長涂醒哲,涉及性醜聞的「舔耳案」,掩飾當時大法官以「全民健保屬於中央及地方共同辦理的項目,中央要求地方分擔補助費一事並不違憲」為由,判決台北市敗訴。(三八○)才使馬英九俯首稱臣願意繳費。


事實上,馬英九這種「身在曹營,心在漢」的思想,可從他在任時,發生許多國旗事件得知。
90年(2001) 12月台北市舉辦亞洲女足賽,馬英九不管體委會事先曾以「觀眾自發性擕帶國旗進場,尚非『奧會模式』規範範圍」,據此解釋對可能出現群眾攜帶國旗入場,為國家選手加油情景,「若未干擾比賽進行,主辦單位都不能干預」,避免發生衝突事件。(三八一)

但馬英九不但不理會中央體委會命令,反以「奧會模式」不准懸掛國旗為由,不只會場不掛國旗,且又派出警察,沒收在比賽中為選手加油的「國旗」,甚至不惜折斷國旗的「國旗」事件。事後馬英九解釋說:「台北市只負責場地與秩序的維護,其他相關比賽規則、比賽規範是由主辦協會中華足協負責,依奧會模式辦理,一切依國際慣例辦理。」把所有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三八一)

為表示他愛國旗,不久,馬英九就出面號召市民踴躍來參加元旦的升旗典禮。
等群眾把國旗事件忘了一個程度, 94年(2005)12月台北市在松山菸廠,舉辦「2005年『現代』國際金卡那賽車大賽」,由於「金卡那(Gymkhana)」賽車從來不是奧運比賽項目,且又冠上「現代」,是指定使用韓國製的「現代汽車」,可說是另類商業行為。主辦單位中華賽車會,卻仍引用「奧會模式」只准掛五星旗,不掛國旗。

這種一昧媚中,喪國辱權行徑,曾一度使參加比賽的臺灣國手劉吉凱想抗議退出比賽。曾到各地比賽都掛國旗的他,感嘆的說:「連在自己的國家都看不到自己的國旗,真的很悲哀。」(三八二)無獨有偶 95年(2006) 8月,台北市在小巨蛋主辦亞洲花式滑冰錦標賽,卻又發生被主辦單位扣留欲擕帶入場的「國旗事件」。對於在台舉辦的運動會,現場只見五星旗不見國旗,這事件行政院長謝長廷也只能遺憾的說:「雖有奧會模式,但在臺灣辦的國際賽,不應禁止國人自發性揮舞國旗,否則很傷國人的心。」(三八三)


對於原本被統派視為「愛國」象徵的國旗, 92年(2003)年 9月 7日為抗議執政的民進黨在護照加注「Taiwan」字樣,「中國統一聯盟」、「夏潮聯合會」等九個團體,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萬人「反台獨、救臺灣」遊行時,中國統一聯盟竟然禁止民眾拿國旗。 94年(2005)年 6月台中修平技術學院畢業典禮,為迎合中國來的學術團體,竟當著千餘位學生面前,把代表國旗和國父遺像全數拆下,讓中國人入場。


在全世界矮化臺灣之際,其實許多臺灣人也不想自重。
而行政院和教育部也不制止,給予嚴厲處罰,這就是臺灣現況,其實他們都不想要這面國旗,因這面「國旗」,只是臺灣人高喊獨立時,才會被統派人士拿出來,用作壓制臺灣人的工具而已。而所有的國際比賽不掛國旗,偏偏都發生在台北市,民進黨執政的高雄市則例外,因此有人以此諷刺馬英九說:「他想當特首想瘋了。」(三八四)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