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 臺灣的媒體問題

就在TVBS爆料高捷弊案時,94年(2005) 10月 28日多位民進黨立委召開記者會,痛批衛星電視台 TVBS是「百分之百中資公司。」又稱:「 TVBS與中國裡應外合,顛覆臺灣政府呼籲全民唾棄 TVBS」。
新聞局長姚文智要求TVBS說明同時,並以法律根據嚴重時「可撒銷執照」。


姚文智表示,持有TVBS百分之五十三股份的東方彩視只有一個法人股東,在經濟部登記的資料,只有新台幣一億元資本額,五位董事都代表百慕達公司,資本都是外資,董事長也是外國人,姚文智記者問:「不叫外資,叫什麼資。」
對於TVBS宣稱全為港資而非中資,新聞局也說,這與新聞局登記的資料不符。


行政院長謝長廷也在 11月 2日出面力挺姚文智,和TVBS記者爭辯東方彩視是否為外資,謝長廷很不客氣的說:「你可以講出有一塊資本是本國人的嗎?」又問:「東方彩視只有一個法人股東,你知道嗎?」對於 TVBS違反廣電法第十條,限制外人直接持股不得超過百分之五十,謝長廷解釋說:「立法的目的是要保存臺灣的文化,避免被國外媒體壟斷,世界上有很多國家都有同樣的法律限制。現在的爭議是,TVBS到底是外人間接持股還是直接持股」。


至於外界批評的迫害新聞自由,謝長廷也提出反駁說:「新聞局查核 TVBS的資本結構或繳稅情形,和製作的節目沒有關係。退一步講,這個節目是談話性或政論性節目,不是新聞,也談不上迫害新聞自由。」言下之意,他非常支持姚文智所說,「嚴重時『可撒銷執照』。」


對於新聞局有意藉機對 TVBS撤照時,馬英九也不甘示弱,站在 TVBS這邊說:「不必擔心政府打擊 TVBS或其他媒體,若繼續打擊媒體,全民會走上街頭。」他又說 TVBS揭弊,是任何一個媒體原本就該做的事,他是台北市長,市府發生弊端時,媒體同樣在揭弊,但他不會說揭弊的媒體是中資或外資,因為關鍵在於媒體揭發的弊端是否屬實,媒體揭弊若屬實,馬英九說:
「政府應該檢討,不是反過來將單純的弊端政治化或把別人抹紅。」


就在藍綠為TVBS,是否觸法爭辯不休時,陳水扁忽然跳出火線,對外表示說:「任內不會關閉媒體。」
隔日,行政院長在立法院受質詢時,回答立委周錫瑋的話,就改變過去強硬態度。
周錫瑋問:「你昨天有跟陳總統見面嗎?」
答稱:「有。」
又問:「那有沒有如外界所講,對於TVBS處理的事情,已經有了定調?」
謝長廷又回答:「沒有什麼定調,我們都認為新聞媒體不應該輕易撒銷它的執照,而且就我們過去的歷史來講,我們不希望有一家電視台,在我們手上來撒銷執照。」(三九○)
新聞局最後在 11月 9日宣佈,以 TVBS違反廣電法第十條,外資持股應低於百分之五十,做出罰款「一百萬元」並限期改善,雷聲大雨點小的處罰。


對於罰款,民進黨立院黨團書記長陳景竣說:
「民進黨是執政黨,絕對尊重媒體第四權報導,但政府對 TVBS罰款,只是希望弄清楚國家制度,絕非以行政權封殺媒體」。
但最後仍不服的說:
「TVBS中資佔百分之百,合理嗎?合法嗎?港資是中資嗎?港資不代表中資嗎?」(三八八  1頁)


有趣的是,也反對中資進駐媒體,號稱「民進黨三寶」的蔡啟芳,就揚言TVBS若不關台,他將改名為「婊」啟芳,同時對黨內新潮流,不能合作共同對付中資媒體,他大聲說:「中國透過外資管道來臺灣辦新聞媒體,已經兵臨城下,黨內新潮流系同志還在自命清高,還在搞小團體,『寧願民進黨倒,臺灣不能倒』。」
沒想到他一開完記者會,總統就宣佈不關閉TVBS政策,為此他尷尬的向記者說抱歉,立刻把辦公室前名字,用紙將「蔡」姓改為「裱」,成為「裱啟芳」,記者問他這名字要貼多久,他說貼到紙掉了為止,他並對外說,從此大家可以叫他「裱哥」了。可見陳水扁的決定,叫很多人失望是多麼深刻。


對此,政大新聞系教授馮建山認為政府處理此案確有疏失,但他也認為:「臺灣的意識形態及主張自由的立國價值,對資金流動的管制比較寬鬆。但謀體有其特殊性,全世界各國對於媒體的管制也比較嚴格,尤其影響越大的媒體,如有線電視等。尤其臺灣與中共的特殊敵對關係,對於中資的認定與管制,政府是應制定完善的政策。人民不希望在臺灣任何媒體因為受中共的影響,而使其言論產生不公或偏頗。」(三八九)


中國大陸民運人士曹長青也認為,香港自從回歸中國後,許多親北京的商人,都透過支援共產黨的獨裁者來獲取經濟利益,他質疑TVBS董事長梁乃鵬也是其中之一。他舉例曾任教香港城市大學,出生中國大陸,擁有美籍的李少民教授,曾發表文章:「中國應學習臺灣經驗,逐步發展成為一個民主和自由的社會。」得罪中共。
民國 90年(2001)利用他訪問大陸,以臺灣間碟罪名被捕,後來在國際輿論壓力下,被押數月方才獲釋。
但校方在各方努力營救中,不但置之不理,釋放後仍以曠工名義,扣減薪水。
且不准他提出留薪停職到美國講學的申請。
次年,利用合約期滿回美國省親,以不續約將之解僱。
而當時校方董事主席,就是曾協助香港特首董建華,壓制香港言論自由,控制香港媒體廣播,香港廣管局主席的梁乃鵬。(三八九)


基於上述理由,曹長青認為:「該台製播節目的公正性,及其與中共間的關係,應該受到合理的質疑。
尤其類似連宋赴大陸與中共極權者公開宣稱『聯共』等行為極少批評,對中共過度美化的報導,相較該台對臺灣執政當局的批評,這樣的新聞處理能說是公平客觀嗎?」又說:「臺灣和中國的敵對,不是國家的敵對,而是專制和民主的柔盾,臺灣代表的民主力量令中共最為恐懼。臺灣豎立的民主旗幟,告訴中國人,一個正常社會需要民選的領導人,但在中共派出大量間碟和強大力量滲透臺灣的情況下,臺灣的民主道路非常艱辛。」


像這樣一味「偏中聯共」的電視廣播,引起很多本土派人士憂慮,像這樣為害國家的事,藉著 TVBS事件,本以為行政院謝長廷該有所作為時,不料,陳水扁卻中途插場,在法律還沒定讞前,以總統身份「政治干預法律」,說出:「任內不會關閉媒體」。
何以陳水扁如此快速政治轉變立場,有說美國壓力。
有說陳水扁可能有把柄,被中國掌握力不從心。


甚至有人懷疑民進黨,過去反對兩蔣時期的社會運動中,不管是國民黨或中共,都會預埋臥底在其中,這些人在黨外時期,因無後顧之憂勇於表現,及至目前成為要員。掌握了許多不欲人知的秘密,包括個人穩私,只要不公開都可成為控制的工具。有人懷疑沈富雄, 2004年總統選舉,陳由豪指控陳水扁「誠信」事件,沈富雄卻躲起來,坐令事件繼續擴大,差點葬送陳水扁當選機會,就具有「內奸」出其不意的功效,但此種指控隨著他後來出面解釋,才得以化解謠言。

就在傳聞時, 11月 9日媒體在頭版爆料,說立委李慶華、李慶安陪同父親李煥到澳門賭博,但李慶安並不加以否認,說是為慶祝李煥九十歲生日而安排旅遊。但她又說到:「1998年陳水扁總統擔任市長,當時有人踢爆他多次到澳門嫖賭,但外界對此說法紛紜。現在有人願意提供詳細資料,所以李慶華這次去澳門的確有任務在身,但兩人沒有走公務門、沒有關說、也沒有接受廠商招待,一切可受公評。」(三九一)
她們去澳門時間,正是國內 TVBS事件吵得沸騰時期。他們願意拋下為 TVBS護航前往澳門,其產生的聯想難免令人生疑。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