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3 終統與廢統

輸掉「三合一」選舉,為選戰失敗負責的蘇貞昌,辭去民進黨主席。
使得原本選戰失敗,而需檢討的 12月民進黨中常會,只能由副總統呂秀蓮暫代黨主席,不料呂秀蓮一席話:「代主席只是在替總統看守黨中央」。引起心胸窄狹的陳水扁不滿,以「吃人夠夠」回敬。使呂秀蓮不得不請辭黨主席,但遭慰留,直到隔年 1月 15日,游錫堃當選黨主席。但在 26日接任前,沒想到一向為人敬重的林義雄,卻因黨內弊端及內閧不斷,在 24日宣佈退出民進黨,引來民進黨內一片錯愕,雖經慰留仍無效。對於民進黨主席選舉,政論家江春男曾如此評斷:「民進黨主席形式上是選舉的,事實上卻有如欽定;雙方關係有如君臣,既無對等關係,更無競爭可言。」(三九三)


「三合一」選舉失敗,95年(2006)元旦按慣例,總統都要向全民講話,陳水扁宣佈緊縮兩岸政策,將由「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改為「積極管理,有效開放」。同時,重申過去對臺灣制憲的允諾,他說:「 2008年將為臺灣催生一部合時、合身、合用的新憲法」。又說:「原先阿扁以為催生臺灣新憲法,只能畢其功於一役。但去年 6月 7日,第一階段憲改的提前展開,並順利完成阿扁 2004年 520就職演說,所揭櫫『首次憲改的程序,我們仍將循現行憲法及增修條文的規定,經由國會通過後,選出第一屆也是最後一屆任務型國代,同時完成憲政改造,廢除國大,以及公投入憲』。」


但他認為這個目標尚未完成,故又強調著說:「阿扁重視並樂見民間憲改運動的發展,更期許民間版『臺灣新憲法』草案,在今年2006年能夠產生。如果臺灣條件成熟,明年舉辦『新憲公投』,誰說不可能?這是臺灣國家的總目標,也是政黨輪替最重大的意義所在。」


所以 95年(2006) 1月 26日,游錫堃就任黨主席時,陳水扁指示要進行「中國政策大辯論」。並在 29日春節談話中,表示考慮是否廢除「國統會」和「國統綱領」。 2月 7日民進黨發佈新聞稿「邁向正常國家,廢除國統綱領」。同時不顧美國的反對,美國在21日除警告臺灣當局要克制,不要單方面改變現狀。同時,布希政府也派亞洲部主任韋德寧,來台警告陳水扁說,「如果他執意要廢除國統會和國統綱領,就得承擔全面性的後果,這將包括美台關係、兩岸關係以及臺灣與國際社會的關係等在內」。
仍無法改變陳水扁廢除「國統會」和「國統綱領」的決心。
2月 28日,陳水扁正式簽署文件,終止「國家統一委員會」和「國家統一綱領」的運作,從此不再編列預算。
而 3月,原定要舉行的「中國政策大辯論」,因行政院發佈「積極管理」政策,引起部份統派人士反彈,退出辯論,故而同時取消。


對於為何廢除「國統會」和「國統綱領」,陳水扁在中國公佈「反分裂國家法」滿週年前夕, 3月 10日接受德國「法蘭克福廣訊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專訪做了以下說明,他說:「 3月 14日,正好是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滿週年,也是『國統綱領』實施十五週年。特別中國在去年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後,對臺灣的武力威脅一日未減,甚更變本加厲。甚至其在東南沿岸所部署,針對臺灣的飛彈,即高達 784枚。當年古巴飛彈危機不過40枚,我們所面對的卻是 784枚,且每年尚以 100到120枚數量持繼增加中。」


又說:「紀錄古巴飛彈危機,有一部電影叫『驚爆十三天』,但對我們二千三百萬臺灣人民而言,卻是天天驚爆。因此在這重要的時刻,我們必須做一些面對與處理。日前行政院院會,也正式通過將每年 3月 14日,訂為『反侵略日』。也相當程度代表我們要民主、和平、愛臺灣的意志與決心。」
至於為何要廢除「國統會」和「國統綱領」。
他又說:「另外很重要的一點,也是主要導火線,即今年元旦本人之談話,特別質疑中國國民黨馬英九主席,去年 12月,接受國際媒體《NEWSWEEK》專訪,談到『統一』是中國國民黨的終極目標。我們認為此一『終極統一論』完全違背主權在民的民主原則,『終極統一論』更是不遵重、且是進一步剝奪、限制二千三百萬臺灣人民自由選擇的權利。
沒想到馬主席對外的說法竟是:
『他沒有錯!因為國統綱領就是『終極統一論』。』
後來經過我們進一步詳查,才知道原來『國統綱領』是由『國統會』制定,而『國統會』是經過當時執政黨,中國國民黨的中常會所討論通過的。不管是『國統綱領』或『國統會』都沒有經過人民同意,也沒有經過國會同意。」
(三九四)
為了強調他所做的決定符合民意,陳水扁接著又說:
「臺灣主流民意,是不支持『終極統一論』的,主張所謂『終極統一論』者,根據各項民意調查顯示,不到 10%;
而主張臺灣前途應由臺灣人民決定者,高達 80%以上,何況中國國民黨馬主席後來也改口說:『台獨也是臺灣人民選項之一』。」

接著說:
「既然中國國民黨仍堅持,『統一』是中國國民黨的唯一選項,我們就將『國統綱領』還給中國國民黨。
臺灣的主流民意,並沒有要政府來推動所謂的『終極統一』,『終極統一』,也非政府的國家目標。
我們必須尊重人民自由選擇的權利,不能剝奪,也不能有所限制。
所以我們目前的處理方式,不過是將決定臺灣前途的選擇權,還給臺灣人民。」
(三九四)

對於陳水扁提出廢除「國統會」及「國統鋼領」的主張,馬英九聽後,忽然語出驚人的說:「此舉要先徵詢中國的意見。」(三九五)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