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4 馬英九黑金集團

掌握了黨產,其次就要學兩蔣作為培養黑金,與黑金掛勾,甚至做到「真黑金」尚能「假扮清白」的境界。
94年(2005)底縣市長「三合一」選舉,為了贏得選舉 11月 23日馬英九率領所有黨籍候選人簽署「選舉不買票、執政不貪污、問政不腐化」的選舉公約,馬英九說:「這代表國民黨對提名候選人的背書與保證」,又說:「『選舉不買票、執政不貪污、問政不腐化』僅是起碼的要求,國民黨更要求黨籍執政首長要清廉、勤政、愛民,才能大聲喊出『藍色執政,品質保證』。」


可是「說歸說、做歸做」,他一面以清白宣示,一面在選舉中,五次拉起被起訴,基隆市長候選人許財利的手說:「馬利是兄弟」。在台東縣長補選時,他依樣劃葫蘆,照樣提名貪腐犯罪被解職的吳俊立,其「假離婚」參選的妻子鄺麗貞,馬英九以「罪不及妻孥」理由,為其背書。
馬英九這種假清白,一心為求勝選,不擇手段做法,難怪要被歷史學家李筱峰批評說:
「僅以2005年,縣市長三合一選舉來說,國民黨候選人涉弊案的將近一半,
包括台北縣長候選人周錫瑋涉永洲弊案、瑋士弊案、股條案;
台中市長候選人胡志強偽造黨工年資,詐領政府退休金;
南投縣長候選人李朝卿,其妻涉及賄選,以 150萬元交保;
台東縣長吳俊立亦涉及賄選,以 1百萬元交保,所犯的貪污罪,一審判刑 16年,甚至一當選就遭解職;
台中縣長候選人黃仲生涉及圖利台開案;
高雄市候選人林益世涉及利用特權向第一銀行超貸 9千 6百萬元,涉入光黎工程 28億元困帳案;
彰化縣長候選人卓伯源涉入台鐵計軸器,及 ETC採購關說案;
苖栗縣長候選人劉政鴻涉及農民銀行 1億 7千萬元超貸呆帳弊案;基隆市長許財利涉及公車修理廠購地弊案。」

又說:
「馬英九所背書支持的候選人當選不久,又有兩名縣長因為涉及弊案遭檢調約談,
一為基隆市長許財利,於 2006年 1月 4日經基隆地檢署複訊後,依違反貪污治罪條例圖利罪,諭令以 250萬元交保候傳;
另一位是新竹縣長鄭永金,因為利用縣府核發建照時收賄,在 2006年 2月 27日深夜遭到新竹地檢署聲請羈押。」

所以,李筱峰就做結論說:
「這群弊案兵團的團長,竟然出來帶頭要反貪污,簡直滑天下之大稽。」(二二九  206頁)


更可笑的是,為了使人相信他反貪是真的,對於這些候選人,他還附帶保證說:「將會成立『廉能委員會』,追蹤考核候選人在當選後能否實踐承諾。」為了履行諾言,果然選後 95年(2006)1月成立了「廉能委員會」。除聘請黨外前嘉義市市長,後為宋楚瑜招降成為「深藍」無黨籍張博雅為召集人,前調查局長王光宇余致力、羅仁權、周家華、黃富源等,以及被民間批評只會拍蒼蠅不敢打老虎,一群「花拳秀腿」的前監委王清峰、馬以工、李伸一、趙昌平、柯明謀 ...... 等人為委員。

根據國民黨的說法,這個「廉能委員會」將會很有作為。
除受理「檢舉國民黨提名的正副總統、五院院長、考試委員、監察委員、大法官、立法委員、縣市長以及縣市議長等,貪瀆不法案件」, 而且其權責可就審議內容,對黨提名者做出不予提名、撤銷提名、申誡、停止黨權、撤銷或開除黨籍甚至移送法辦。
對於成立「廉能委員會」,馬英九透過發言人鄭麗文轉述說:
「國民黨過去蒙有黑金陰影,只有大力改革、不斷往前邁進,才能重新贏得人民信任,
許多改革不是一蹴而成,必須用最大的決心與誠意,貫徹這樣的方向」。

為了宣示國民黨「廉能委員會」真有反貪決心,
3月13日首次開會就拿剛當選的許財利及涉嫌非法炒股的立委張昌財開刀,做出停止黨權處分。
至於涉及圖利貪污,新竹縣長許永金案,則以司法偵查中,等偵結後再行審議的判決。
不料就在國民黨「廉能委員會」大有作為時,結果天不從人願。

95年(2006)11月發生了馬英九也涉及貪污的「特別費」事件,
原為拍蒼蠅而設的「廉能委員會」這次遇到老虎,總算識相高高舉起後也知道輕輕放下。
不只如此,為了護主出版了一個與高檢署查黑中心「起訴書」不同的報告,這個報告不用看就知其詳,當然為馬英九脫罪。
這件事不僅成為社會恥辱,也成為「讀書人無骨」的大笑話。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