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 反倒扁運動

為了配合「九一六」反倒扁活動在凱達格蘭大道進行, 9月 15日倒扁總部依法撤離凱達格蘭大道,同時利用夜空,發動所謂「螢光」圍城之戰。在施明德帶領,倒扁人士每人拿燭光,由凱達格蘭大道走到台北車站。
當時正值週休二日,星期五傍晚,下班加上返鄉人潮,整個火車站前,包括忠孝西路、中華路、衡陽路、館前路、中山南路等路,都擠得水洩不通。根據台北市警察局統計,當時約有 36萬人。


對台北車站集結這麼多人,施明德感謝的說:「百萬人的聲音,就是代表上帝的聲音。」
說完下跪感謝參加民眾。接著又說:
「這次活動是臺灣人民勝利,上天賜給臺灣可愛的人民,人民的力量不只會推翻貪腐者,還可以捍衛和平、主權、民主和自由」
不幸的是,在自稱和平轉進過程中,途中紅衫軍發現一間裱框店門口,放了一張陳水扁相片,激動的上前欲扯下這張相片,與警察產生衝突。裱框店老板無奈,在警察拜託下,立刻替代以蔣經國相片才平息無事。事後在警察的感謝中,裱框店老板於是將蔣介石、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歷任總統肖相全部掛上,避免再生衝突。(四一二)


事實上,從這次紅衫軍由凱達格蘭大道,轉進台北火車站,就知道倒扁運動註定失敗的命運。究竟「施明德老矣!」
已非當年,既然是「反貪腐」的示威抗議,早將生死置之度外,施明德不是對外宣稱,已將「遺書」寫好了,那對該做的事,就要以「有所為」決心,堅持到底,以「要捉就捉、要關就關」拒絕轉進,像他年青時一樣,有革命決心,既是「革命」,就不應有法律問題了。


否則既要依法行事,那對陳水扁貪腐,也就該相信司法,按程序解決就可以了,何必浪費社會成本抗議呢?
結果,為顧及台北市長馬英九立楊,避免衝突為難馬英九,故遷就行政命令,轉換示威舞台犯了大忌。
顯現施明德反貪腐,倒扁決心不足。
而且倒扁過程中,看到范可欽趁勢作秀,像演戲一般,忙著各式舞台設計,而這些倒扁的人也樂在其中,甘願為戲中一角,任其耍弄。就在不停的變換布幕舞台中,早已把他們抗議主題和決心遺忘了。因他們內心都知道,這次抗議,不過只是演一場戲,那戲名叫做「反貪腐是假,倒扁才是真的」。


而民進黨也因高估施明德反扁決心,所以才有「紅綠對決」流血衝突的顧慮出現。
原來根據《集會遊行法》要示威遊行都要先提出申請,等核准過後才能舉行。
而且抗議的時間也有一定限制,等到期後才可以申請延期,同時為公平起見先申請先核准。
為了怕紅衫軍繼續佔有凱達格蘭大道,為了中斷他們的示威抗議,所以民進黨央請「臺灣社」出名,搶先在紅衫軍延期申請時申請,台北市無奈只能批准。


所以臺灣社得以在 9月 16日,凱達格蘭大道上舉辦,「我們在向陽的地方」,號召十萬人挺扁大會。
而原本以為會遭到施明德抗拒,勢必演變成大型衝突,甚或流血事件,對涉入貪腐的民進黨,不僅雪上加霜,後來會更難收拾。
故從早就反對「九一六」聚會,甚至以不出席,想與陳水扁作切割的蘇貞昌,沒料到施明德已非過去,結果竟以和平收攤。當天他雖未到場,仍派了代表參加。


獨派大老辜寬敏當天也出面挺扁,他說:「就算吳淑珍有問題,也不代表陳水扁犯法」。原本從頭到尾都平和進行的遊行,不料中間卻發生插曲,就是採訪的電視記者貼有倒扁圖記,剌激了遊行群眾,卻拆除被認為報導不公的中天電視台棚架及東森主播台,都遭警方制止。遊行會後,台北縣水噹噹會長,人稱歡喜婆的歐怡伶,欲步行至車站準備搭車回家,不料到車站被紅衫軍圍毆受傷住院。(四一二)


九一六超過十萬人聚會,鼓舞原已一接不振的民進黨士氣,隔日,總統府秘書長陳唐山,也繼辜寬敏的話說:
「就算第一夫人吳淑珍被起訴,陳總統也沒有違法」。
接著考試院長姚嘉文又說:「除非陳水扁總統犯內亂外患罪,如果只是第一夫人吳淑珍涉案,陳總統還是不用下台,而且有義務做完任期。」同時,他也以考試院長身份,相對提醒檢察署審訊總統,應注意「憲法」的存在。


同時,民進黨主席游錫堃,也出面質疑警方,故意放任紅衫軍暴力不斷,並在事件後,才以成立專案小組應付了事,他說:
「這是不公平,且為雙重標準」。
他左批馬英九,右批警政署長侯友宜,要為暴力事件負責。(四一二)
不久,李登輝也在台聯「永續臺灣政策研討會」上發表。對於紅衫軍,他說:「臺灣政局紛亂,已變成一場「民主內戰」,街頭運動無法解決問題,司法制度也無法解決,現在只有國會,才能扮演國家安定角色。」
他意有所指,扮望王金平在這緊要當頭,能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