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 北高市長選舉

95年(2006)底北高兩市長選舉。雖然吳淑珍被起訴,而馬英九特別費,仍在偵辦未被起訴,但已冷卻了社會上,對民進黨的不滿。這時北高兩市長選舉,民進黨推出了謝長廷和陳菊,而國民黨則推出郝龍斌和黃俊英。與此同時,不滿國民黨「整碗捧去」的親民黨,在台北市也推出宋楚瑜,而台聯為了對抗民進黨,分別在北高兩市推出周玉蔻和廖本煙,參與選舉。


為了分化泛藍團結,謝長廷特別放話說:「輸給宋楚瑜一票,退出民進黨。」這位在行政院長任內,主張「和解共生」和「憲法一中」說法,蒙受獨派批評的謝長廷,曾接受民視訪問說明「和解共生」的意義,他說:「要先有『主體』才能談和解,要先有『認同』才能談共生。」解釋「和解共生」的前提乃是要「主體認同」。

至於「憲法一中」,謝長廷也提出「強流橫渡」論。他的意思是說,若有人欲強渡橫流時,如欲採強渡關山做法,最後甚至落得中途翻覆,或被漂流不知何處的境地,因此須先至上流處,擇水流不急處,一邊逆流划向對岸,一面順水而下,直到對岸。而現在「憲法一中」,也是不爭的事實,如大家不滿意,有朝一日將可透過民意改掉憲法,符合我們目前現狀。他的「憲法一中」現代式說法,未來式則可改掉,不但取得獨派諒解,也被認為是「四大天王」中,較有頭腦及建設觀念的一位。


這位在高雄市長任內,以非凡政績轉任行政院長。他的政績,包括高雄市捷運工程,僅僅五年就試車,其中雖有「高捷案」等瑕疵,但仍無損其清白。不像台北市捷運工程,被形容為世界最貴,且花了九、十年才試車。謝長廷說:「吃你一口,還你一斗。」可惜在泛藍盤據的台北市,不容易競選,故用分化手法,拉宋楚瑜打擊郝龍斌。

12月 1日,在選前不久,再度爆料「馬宋密會」,以親民黨聲稱,手中握有拉法葉案佣金,回扣流向資料。認為這個資料,不但會影響台北市長候選人郝龍斌的選舉,甚至會連累到 2008年馬英九的問鼎大位。故馬英九被綁架般,要求「馬宋秘會」。這個被形容「馬進總統府、宋進市政府」的策反爆料,因不成功,不但宋楚瑜落選,而謝長廷自己也落選。


民進黨在弊案寵罩下,為提奮高雄市選情, 12月3日,由臺灣社和南社,合辦「愛在愛河、守護愛河」的手牽手活動,號召超過十萬人參加。
包括陳水扁和四大天王參加外,由美國趕回,證明愛臺灣的「神秘嘉賓」陳致中,也出現在現場。
陳致中出現選舉現場的重要,是因在選戰前,不但被爆料在美國置產,擁有巨大財富。

11月27日,又被報導「陳致中滯美,扁當定美國人阿公。」引起許多人擔心,滿口對外宣稱不當美國人阿公,愛台的陳水扁,難道只是口頭,又是另一次說話無誠信的總統。結果證明,陳致中雖然妻子即將臨盆,仍選擇回到臺灣生育,不像許多人都到美國生孩子,最後成了美國人的父親或阿公。

陳致中的出現,使民進黨聲勢更是激昂。
使原本與黃俊英有懸殊民調差距, 11月 18日時,民調差距尚落後 13%的陳菊,因此拉高成五五波,甚至選舉前一天陳菊反敗為勝,民調反而小勝0點7個百分點。 12月 6日聯合報民調,郝謝比為 48%對 22%,郝龍斌對高度的民調,滿意的指著謝廷說:「請上帝來幫他助選,都沒有用」。對於選前高民調,國民黨發言人黃玉振,也自滿的對外說:「北高市長選舉,是對民進黨陳水扁的信任投票,也是對馬英九的清白信任投票。」


結果在 12月 9日,也是尹清楓命案13週年忌日,台北市由郝龍斌以 66萬多票當選,以 16萬票之巨,勝過謝長廷的 50多萬票,郝龍斌向前來道賀,他的父親說:「向總長報告,我把山頭打下來了!」又大言不漸的說「清廉的國民黨,戰勝了貪腐的民進黨」。更說:「這場勝利,不只是國民黨、郝龍斌的勝利,而是全台北市民的勝利」。而高雄市,則由代表民進黨的陳菊,則以37萬9千多票,小勝黃俊英37萬7千多票,以一千一百多票小勝黃俊英。差距之少,破歷史記錄。

但對微小差距的落選,黃俊英以陳菊違反選罷法,在結束選戰當晚,陳菊陣容發表了不利黃俊英,涉及賄選的「走路工」事件,嚴重影響選情及人格。後來在藍營巨大媒體助陣下,大有「三一九」山雨欲來之勢。國民黨並在各報,刊登廣告說:「原來如此,原來無恥。」並由邱毅爆料說,他們已經找到拿走路工的車上「陳姓母子」,邱毅說:「這對母子是挺綠的」。言下之意,走路工是被設計出來的,「要在選民無法求證時使出」的奧步(惡策略),更是「我們的總統,利用投票時影響選情」的賤招。(三五○  12頁)不幸的是,經過調查才發覺藍營發「走路工」原來是事實,這些走路工,只是邀請去聽黃俊英政見,與賄選無關,泛藍的媒體立刻做了以上的修正。


臺灣的民主,其實是臺灣群體共同努力的結果,但因黨外時期一黨獨大的民進黨取得政權後,不願意資源分享,甚至封殺了許多小黨,如綠黨和無黨派人士,企圖將民主成果「整碗捧走」。因此激怒了也為臺灣民主提出貢獻,以李登輝為首的台聯黨。有意讓民進黨,在國民兩黨競爭激烈下,讓民進吃次苦頭以示教訓。不顧民進黨在弊案中,陷入低潮苦戰的境地。


民進黨亡,勢必帶來 2008年臺灣本土政權的瓦解,有識之士,都陷入「含淚投票」地步,但台聯黨不識大體,執意競選到底,反被視為扯本土後腿的政黨成為泡沫。在北高市長選舉中,不惜採引火自焚同歸於盡做法,照樣在台北市推出周玉蔻,高雄市推出廖本煙參與競選,結果大敗,周玉蔻得票 3372票,廖本煙得票 6599票。
尤其高雄市選後,因得票差距過少,使陳菊面臨勝選後驗票之政爭,台聯得票因此成為萬夫所指。
台聯黨面臨泡沫化危機,蘇主席因此下台。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