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 台灣災難

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聖經也說:「人為婦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難。出來如花,又被割去。飛去如影,不能存留」(約伯十四:1-2)。
世界會發生災難,是任何國家或人民不能避免的事。
然而,若發生災難,施政者處理態度,是否「將心比心」或以「百姓為芻狗」,將成為治理成功與否關鏈。

好的領袖能使災難減至最小,不好的領導反會擴大災害,成為全民怨恨。
馬英九施政就屬後者,原因是他心中,不把人民放在第一位「將心比心」去處理災害。反而心中盤算各種算計,與在野競逐政治鬥爭,採取怎樣的救災,對執政黨有利,如何才能打擊在野勢力,甚至放任災情擴大,讓在野的地方難堪,搞個灰頭土臉。

2014年 10月 9日馬英九為了說明高雄施政失敗,竟拿高雄人壽命來做比較:「高雄市平均餘命比台北市差 4歲,與沒有捷運有很大關係。」
馬英九自以為精明的救災盤算,看在人民眼中很清楚,所以台灣各逢遇到天災或人禍,等救完災,馬英九的民調就會不升反降,「馬英九」成為代表「傲慢、冷血,無情」代名詞。儼然是台灣版「君不仁,人民為芻狗」寫照。

八八風災
殖民心態統治台灣的馬英九,看不起台灣人,可從2007年11月為了選票,出席挺馬北北基座談會,看到社子島毫無建設,表示:「社子島好像三等國民,九年來都沒有變。」諷剌陳水扁擔任總統,社子島毫無改善,他表示當選後必會規畫建設。然而馬英九二任總統下來,社子島依然如故,十七年沒改變,社子島還是像他形容的三等國民,社子島的人,感覺是馬英九騙票。

2007年12月新店溪行水區,原住民溪洲部落拆遷在即,有人反對拆遷抗議,馬英九前往拜票,卻遭拆遷戶抗議。馬英九面對這些抗議者,卻說:「原住民基因沒有問題,祇是機會有問題。」又說:「我把你們當人看,我把你們當市民看,要好好把你們教育,提供機會給你們,我覺得應該這樣做,所以我覺得原住民的心態,要從這個地方調整,我來這個地方,我就要照這個地方的遊戲規則來玩。」

馬英九意思是把原住民當人看,或願意把你當市民接待,已是很瞧得起你。你不要太過份,否則連理都不理你。
馬英九目中無人態度,等到2011年 12月 18日馬英九競選連任,辯論後記者會,遭原住民女記者質疑:
「我把你們當人看,我要好好把你們教育。難道我們是狗嗎?」
馬英九只能摸摸鼻子,尷尬地回答說:
「我也認養原住民十幾年,妳這樣講讓我覺得很難過。」

2008年 7月馬英九當選總統不久,民調直直落,當時中時社論引用政論家王杏慶,筆名南方朔的話,以「柔性的剛愎自用」形容馬英九。
前監察院長王作榮也說:「馬英九自小三代竉愛在一身,形成獨霸個性,不在乎他人的處境及感受」。
2012年 9月自稱馬英九好友的監察院長王建煊,看到油電雙漲,百物齊漲,造成民生凋零,也批評說:
「官員無能的帽子,很快就要扣到馬英九頭上,總統民調只有百分之十幾,並非沒原因,馬英九追求歷史定位,任期雖然還有 3年多,但其歷史定位,現在大致已可確定,那就是『無能』兩字」

最能表達馬英九無能,救災無力的就是 2009年 8月 6日發生的莫拉克颱風。
莫拉克颱風來擊,氣象局發佈大雨特報,7日豪雨,8日災情傳出,被認為是 1959年 87水災以來最嚴重水患。
整個中南部和東南部一片汪洋,南部和東部縣市無一倖免,高雄縣甲仙小林村雨量過大,發生堰塞湖崩垮,巨大土石流造成 474人活埋。
八八水災受害面積廣擴,橋樑沖垮數十座,死亡 681人失蹤 18人,農委會估計經濟損失達192億多元。

天災本不可預測,死傷難免,令人詬病是政府救災遲純,坐任災害擴大,草菅人命。
災害最嚴重當夜,馬英九外出吃喜酒,不坐鎮「防災中心」指揮。
劉兆玄院長外出理頭髪,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慶祝父親節外出宴餐。
台灣處在最危急時刻,總統府和行政院未召開國安會議,或根據災害防制法頒佈緊急命令。
反而是外國政府從媒體得知災情,紛紛提出援助意願。8日美、日共同發表願意派員,前來協助救災。

行政院對於姍姍來遲的救援行動,薛香川說:「父親節耶,拜託哦!」慶祝父親節大於死難同胞。
馬英九則將災情歸罪於村民,說:「他們不撤離!」
八八水災馬政府表現,恰與 2008年 5月 12日中國四川省汶川縣發生芮氏8級大地震,相當於 256枚核彈爆發,死亡和失蹤約 8萬 8千人,受傷 37多萬人慘劇,中國總理溫家寶到災區,斥責救災解放軍努力不足,說:「別忘了是誰養你們的!」
並安撫受驚小女孩說:「國家會照顧妳的未來。」
兩相比較,馬英九的失言,成為全國冷血指責。

原本以為死幾個人不值得大驚小怪,直到災情急轉直下,馬英九不得不在災後第四天早晨巡視台東,一對母子前來跪地陳情,拉著馬英九的手,哭著說:「為什麼我們把票投給你,需要見到你時都見不到?」
馬英九面無表情地回答:「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災民透露說家人失蹤,報案未被受理,想和總統說話,卻遭國安人員擋下,哭著質問總統:「為什麼我們要見你這麼難,我們是很難才見到你!」。想不到總統卻冷臉回答說:「現在不是見到了嗎!」應付災區心態令人可議。電視還捕捉到,總統面對一位差點被土石流活埋的小朋友說:「你可以憋氣2分鐘,真是不簡單。」一付輕鬆模樣。

馬英九冷酷又自大,11日美國國務院公開聲明,美軍已待命援助台灣,沒想到遭外交部捥拒。結果自行救災無力,經不起各界指責,12日馬英九和劉兆玄院長出面強調,他們沒有拒絕外國援助。不料,言猶在耳,14日頻果日報竟刊出外交部拒絕文件,指證總統和行政院長雙雙說謊。此時,外交次長夏立言出面澄清,說拒絕文件忘記加註「暫時、現階段、沒有這個需要」等字眼,才造成誤會,夏立言為此道歉,並學習「余文」精神提出辭呈,後來果然受重用。

馬政府救災不力,行政院長劉兆玄負責下台,由前高雄市長綽號「白賊義」的吳敦義接任。對於社會救災不力指責,13日馬英九接受外媒採訪,解釋甲仙鄉小林村發生慘重災情,馬英九以英文回答:「第一次遇到這麼大的災情,是民眾沒有做好充份準備,如果有做好準備,民眾就會及早撤離,就是因為他們死守家園,他們沒有理解到這次風災有多嚴重。」將責任推回災民頭上。

馬英九缷責引發社會不滿,17日TVBS政論節目國策顧問林火旺爆料,劉兆玄沒關心災民,當晚劉兆玄還去染髪。19日立委邱毅又爆料,劉兆玄染髪後,還返回新竹歡度父親節。為了應付潮水般批評,17日馬英九再度接受外媒採訪,全程以「they」稱呼小林村災民,網友立即捉包,點出馬英九「冷血」說出:「馬總統在高雄接受外國媒體訪問,面對在場死亡人數近五百人的小林村家屬,竟連篇『他們』堅持死守家園,『他們』不知災害的嚴重性,將所有責任推給災民,彷彿他是別國的總統,生命無價!我們不要這樣冷血的政府。」

馬英九冷血超呼想像,當日媒體想從馬太太周美青處得到答案,結果周美青給馬英九評語:「他對他周圍或身邊的人,從來不是會非常體貼別人或者關心別人、照顧別人。在人情事故上,絕對不是一個周到的人。」第二日TVBS民調中心調查,馬英九滿意度16%,劉兆玄為13%。
馬英九對自己救災不力,釀成重大傷亡從未檢討,馬以南事後揭露,馬英九對於自己勘查災情頻遭責難,耿耿於懷,以e-mail向馬以南抱怨說:「好人沒好報。」此話一出,引發馬英九內心沒檢討,不會「將心比心」之議。可笑的是,八八風災第二年,2011年12月18日馬英九出席大甲翡翠媽祖廟的安座大典,當他致詞時竟說出:「今年因媽祖婆保祐,所以今年因為風災往生的人數是零,沒有人往生,請大家拍拍手。」馬英九真的是總統嗎?還是變態人。
 

高雄氣爆
馬英九執政災難何其多,繁不勝載。許多災難都因違規造成,較大的災害有2011年 3月台中阿拉夜店,密閉空間表演火舞釀成災害,導致11死10傷慘劇,促成政府修訂消保法,要求日後室內明火表演,須檢附表演計劃書、安全防護設備以及意外保險等,經同意後方可舉行。

台灣屬海島性氣候,潮濕又噪熱,經常性的颱風都會造成災害,造成損失。2012年 9月 8日馬英九有感而發說出:「過去這幾年看見台灣的天然災害,出現我們做夢都想不到的情況。」馬英九明知台灣災難問題,未能未雨謬謀,任令災難發生,故被嘰諷是個「完全執政,完全卸責」政府。

馬英九講完話第二年,2013年 9月 5日發生康芮颱風,不只中南部暴雨,造成農漁業損失慘重。台北市也淹水,甚至連捷運站都遭映。
馬英九聽取災情報告,竟拿台北市淹水最嚴重的納莉颱風來做比較,說出令人聽了目瞪口呆,不得不稱呼天才的話,他說:「捷運站等於不知不覺扮演了滯洪池的角色。」

2014年和 2015年來到馬英九執政未期,不知是垃圾時間,還是螺絲掉滿地,台灣陸續發生多起重大災害,復興航空飛機二次出事, 2014年 7月 23日復興航空 222號,從高雄飛往澎湖馬公,因受麥德姆颱風影響,風速計算失準,降落不順,造成48人死亡10人重傷,另外波及民宅,5人輕傷的膨湖空難事件。2015年 2月 4日復興航空 GE235因人為疏忽,駕駛誤關發動機,喊出:「哇!油門收錯了」成為肇事原因,造成 43人死亡 17人受傷。

這些災難發生,政府若能全力救災,或許百姓認為尚有可憐,然而擺在國人面前,卻是中央不停的推缷責任,特別是高雄氣爆事件。以及發生在新北市八里的「彩色派對氣爆」事件。2014年7月31日高雄市發生李長榮化工公司,埋設丙烯管線外露氣爆,造成市區道路4.4公里瞬間爆炸,汽車和機車被炸到三樓和七層樓頂,威力之猛,火力強勢,造成30人死亡,305人受傷,被諭為台灣史上規模最大氣爆事件,國際震憾,國人熱心參與搶救捐款時,期望政府對災區有所作為。

高雄市日治時代,就是配合日本南進政策,建立的石化業工業城市。台灣石化產業,每年產值超過五千億元,高雄市上繳營業稅一千一百億元,足以影響台灣經濟的重要城市,可以說沒有高雄石化業就沒有今日台灣的繁榮。然而石化業是極危險和污染產業,這些產業的總公司又集中在台北,形成「污染在高雄,收割在台北」不公平稅收現象。

石化業關係台灣經濟動脈,政府將石化業管轄權歸屬經濟部,對於石化原料從港口到工廠的運輸管線,批准權也在經濟部,只有管線埋設須配合道路,故需地方政府同意。此次氣爆的管線,中油以石油管申請,再私下移轉給李長榮化工違法為丙烯輸送管線,高雄市政府對此一無所知,使得氣爆前找不到原因,只能採取傳統灌水,致使多名消防人員殉職,其中消防局主秘林基澤亦遇難。

高雄氣爆引起全國矚目,要求各縣市管線透明,如歐美和日本等先進國家,高雄亦是如此要求,但經濟部次長杜紫軍卻說:「圖資是否公佈,要由高雄市決定,不過一些重要幹管,如油管和天然氣管埋設地點和深度公開後,若遭有心人破壞,恐釀國安問題。」間接拒絕高雄市管線透明化。

因為批准和埋設權責不同,引起氣爆後責任是經濟部、高雄市政府,中央和地方責任爭執。同時引發李長榮化工公司應否停工,管線應否回埋問題。經濟部次長杜紫軍發表「包括李長榮公司停工再復工,以及是否能將管線埋回去,均由高雄市政府決定。」又說:「由處分機關(地方政府)依個案判斷,中央僅是制定法規。」將所有責任推回高雄市政府。

責任歸屬雙方爭執不下,救災也成為雙方角逐,氣爆隔日,江宜樺巡視災區,發表從 8月 5日起降半旗三天哀悼感言。
接著馬英九南巡探視傷患,並在臉書發表:
「此次氣爆雖然發生在高雄,衝擊的卻是每一位台灣民眾的心。」
又說:
「以沉重、肅穆、不捨的心情,悼念喪失寶貴生命的同胞。不管從南到北、從企業到個人,全國人民無不團結一致,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對於此次氣爆管線核准埋設的前高雄市長,副總統吳郭義也在災區,以哽咽到說不出話來表示哀悼。

從總統到行政院長哀悼表情看來,應會大力支援賑災。
豈料言猶在耳,對於高雄市政府因應災害復建,需要專責機構負責經費,同時以特別條例避開繁瑣法規,才能快速復建,期望中央支援。想不到江宜樺一回到行政院立刻變臉。以受害規模不及九二一地震及八八風災為由,發表「不立專法、不編特別預算、不設專責機構」等選舉操作的「三不政策」,引起全國譁然,罵聲不斷。

馬英九在全民不滿聲中,不得不發表「國殤」談話,以「天佑高雄、台灣平安」為題,說出:「自從發生大氣爆那刻起,我們發現所有台灣人,無論海內外,不論什麼族群,支持什麼黨派,每個人都在為高雄擔心、祈禱,每一個人的心裏面其實在那一刻,每一個人都是高雄人。」

又是表演,講完話後也不修正「三不政策」,彷彿不相干第三者又踢皮球,終使陳菊按耐不住,在防災會議上沉痛指出,高雄市做為一個工業、石化城市,面臨可以說是五十年來最大災難,需要中央支援時,竟得到三不回應,陳菊形容中央政府做法「豈止情何以堪!」,簡直是冷血。因此發表斷然宣佈:「災區所有危險管線不能再使用,並且『永不回填』。」

責任就是權利來源,經濟部不願負責,逼使陳菊下決定,使得石化管理權回到高雄市手中,故對陳菊決定經濟部長張家祝只能建議說:「假如全部都不能埋設,而改用油槽運送,其實是很危險的,經濟部也不建議這樣做,這幾家公司會向高雄市政府請示,看應如何佈管線。」中央成為被動角色。
2015年7月25日高雄市議會通過「高雄市既有管線管理自治條例」,規定在高雄使用管線的石化業者,須在明年底前把總公司遷到高雄並繳交管線費。行政院則由法務部出面,發函經濟部,指該條例違反地方自治法,相關罰則無效。

事涉地方自治法權責,法務部被逼出手,以直轄市政府自訂自治條例,如含有罰則,需報請行政院核定才生效,如無罰則,則直接送請行政院檢查就生效,不須政院核定,本案有罰則,不能由直轄市自行頒佈生效。

高雄市政府對法務部出手,表達法務部犯了根本錯誤,這些管線本來就是非法的,依照都市計畫法,工業管線不能穿越住宅區與商業區,特別是中油以油管申請舖設的管道,被中油私自處分給民間業者輸運其他化學原料,這當然是違法。高雄氣爆災難,行政院不做撤底檢討,全國違規的管線設置問題,卻為了管線管理費與稅收與地方爭執,馬英九政府輕賤人命,由此可見一般。
 

八仙樂園氣爆
2015年 6月 27日新北市八里區由瑞博國際整合行銷公司周宏瑋主辦,玩色創意活動呂忠吉承辦,租得萬海航運已故陳朝傳長女陳慧穎經營的八仙水上樂園,舉行「彩色派對」氣爆,利用易燃的「玉米加食品色素」製造彩色粉塵,似雲霧般籠罩全場,彷如跳舞在雲端極其美麗,暑假加上畢業,吸引許多青年人參加,甚至中南部年青人結夥北上參加,使得抽乾水的狹小泳池,擠進二、三千人。

八仙樂園違規變更使用,就像住宅客廳出租做為電影院,忽略兩者公安和避難要求不同。節目即將結束時,為增效果,主辦單位將購得三公頓剩餘彩色粉塵,全數倒向舞場,粉塵在一定密度下,遇到音響或電器高溫,甚至煙蒂極易引爆,因為危險,去年美商顧問管理公司曾計劃在高雄舉辦「彩色路跑」,被高雄市長陳菊下令禁止,不料新北市府竟被允許在八仙樂園舉行。

英國 BBC新聞以「人間煉獄」形容八仙燃爆,隨著粉塵四處漂浮,火海就到處爆燃,瞬間燃燒全會場,大火中哀號的人四起逃竄,宛如地獄。八仙塵爆,統計燒傷人數達 498人,7月2日命危送入加護病房 287人,截至 2015年 8月 12日總計 11人逝世,許多人至今仍與死神搏鬥,創下史上紀錄,
醫界評估每人開銷至少三百萬元,法界指出此案求償金額上看數十億元。就在八仙樂園慘案產生,各界忙著救濟,正需政府協助。傳來馬英九在此國難時刻,堅持依照行程,展開為期8天「九揚之旅」,以探訪中南美洲多明尼加、海地、尼加抗瓜等三個邦交國家為名,其實利用過境波士頓,回到母校哈佛大學,與江宜樺會合,舉辦兩岸問題座談會。

這場連哈佛大學校長、副校長都未參與的閉門座談會,被形容為「C咖」座談會,談的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和平成就,馬英九自許「九二共識」是「模糊的傑作」,唯一與會重要人物,就是馬英九老師孔傑榮,座談會上直拍馬英九馬屁,認為馬英九「九二共識」與「東海和平倡議」,可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原來馬英九希望透過座談會,將過去七年活路外交的具體成果,配合「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與中國的「良性循環」關係,轉化成國際定調,原本以為名至實規,沒想到不被棒場。而且就在台灣發生「八仙塵爆」時,許多人認為為此事件,即使召開國安會議都不為過,馬英九卻跑到美國,歌頌自以為是的兩岸成就,馬英九心思可以冷血形容。

八仙塵爆在政府不關心,檢察官採取「有錢判生」說法,10月16日僅起訴脫產的呂忠吉一人,其餘全部無罪。對此起訴,呂忠吉不服氣的說:「起訴我一人,難以向家屬、死傷者交代」。對於判決說,八仙樂園和呂忠吉只是房東和房客關係,所以無罪。呂忠吉也提出反駁說:「八仙樂園聲稱無分紅,但簽署合約當下,八仙總經理按照去年彩色趴,獲利逾3000萬元的『綁連票』模式,今年為省下 10%娛樂稅才分開售票,但八仙堅持提供『午後票』宣傳優惠。」因此認為他與八仙樂園其實就是合作關係,八仙慘劇他該負責,但八仙樂園也不能置身度外。

「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檢察官卻採八仙樂園說法,僅起訴呂忠吉一人。而台灣百姓所以不相信檢察官判決,乃是負責八仙樂園安全檢察的新北市政府官員,被查出安檢前收受門票,安全檢查是否不實,因會影響新北市長朱立倫聲譽,對此檢察官判決書就不敢吭一句話。

八仙塵爆最後在死亡 12人 487傷,其中 10人生命垂危,可說是新北市震驚世界的一件重大傷害,遺憾的是,新北市長朱立倫,也是國民黨主席勇於奪權,爭取 2016年總統大選候選人,至今仍未前往探視,可以說直到 2016年總統敗選,也從未對死傷者給予探視,不知這是國民黨傳統,還是台灣人生命真如草芥。不朱立立倫行為,也創下新北市政府「視民如草芥」的世界奇蹟。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