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2 反核四運動

台灣興建核電廠始於孫運璿院長,孫院長台電出身,以為工業化的台灣勢必大量使用電力,任內相繼在1978年完成核一、1981年核二和1984年核三廠運轉,接著1980年準備興建核四,因中美建交淪為外交談判籌碼。特別是1982年中美發表「八一七公報」停止對台軍售引起蔣經國震怒,指示當時經濟部長趙輝東,「提出電力備載容量若超過15%時,表示電力供應過剩,台灣當時的電力備載容量已達25%,故主張不宜再興建核四。」(五○○)

何況當時民間反應激烈,即使1979年3月28日美國發生三浬島核災,因冷卻水流失,致使爐心過熱熔解的不幸事件,消息雖被封鎖,政府以意外宣傳,台灣核電的安全對美國科處理仍屬小事,何慮之有。
因此對於興建核四廠仍於 1980年提出計畫,並在 1978年開始購地。

不幸的是1985年7月7日,核三廠發生大火,延燒三小時,差點釀成大災。原因是核三廠汽機房設計不當,低壓汽機運轉發生共振現象,使得葉片脫落引爆氫氣,經一年兩個月停機修復,才恢復正常,損失慘重。接著 1986年 4月 28日發生蘇聯車諾比核災事件,雖然該事件全世界轟動,蘇聯緊急撤離 35萬人,封鎖周圍 40公里,總計死亡人數估計約 10萬人。

俞國華院長下令停建核四。1991年林義雄成立「核四公投促進會」。1996年陳水扁市長為了反核,曾在台北市舉辦一次核四公投,號稱58%人投票,其中53%反核公投,可惜當時公投法尚未立法,故無效。

政府反對興建核四因為政治理由,等與美國修好,就開始為興建核四找理由。可是在野黨就不作如是想,在立法院提出核四預算,開始質疑核四興建的必要,何況蘇聯車諾比核災成為台灣人關心。然而蘇聯離開台灣太遠了,加上政府保證美國技術遠超過蘇聯,蘇聯是個鐵幕,科技落後美國很大,台灣的核電政府保證安全,以此取信不懂核電的台灣同胞。

政府說法不為人民接受,因為車諾比核災,台灣陸續出現反對聲音,特別在野黨,以及重視環境保護的人,反對高雄六輕擴建、以及在六輕興建杜邦化工廠的人也加入,逐漸形成一股勢力。不料,1990年中油五輕完工,台電就以電力不足,要求重建核四,蕭萬長回憶當時情景說:
「當五輕、六輕這些投資計畫都動起來了,經濟一繁榮,電就不夠了!那是我們台灣幾十年來第一次停電。1991年夏天,就面臨大規模的停電、缺電,人民都叫起來!我記得我很緊張,還跑到台電羅斯福路總控制室,去給他們打氣。當時台中四座火力發電廠,有兩座還沒有安裝,於是先安裝臨時柴油機,費用要貴四倍,我說是要做,因為民生用電,沒有不行,必須趕快供電!」

又說:「那時考量我們有十年沒有新設電廠,供需失調了,所以希望恢復核四廠的興建。興建核四,預算要先解凍,台電當時講,解凍後四年就完工,預算再增加一百多億元就可以,我記得清清楚楚,因為當時台電人員做的簡報是這樣估算的。」(五○一 169頁)

對於核四後來又建造多年,預算增加天文數字,對此,蕭萬長事後只能苦笑說:「這讓我有一個感覺,我覺得高鐵當時決定要BOT是絕對正確的,假如高鐵不是BOT,而是政府蓋的話,我看到現在台灣都還沒有高鐵,當然預算又不知要增加多少?」(五○二170頁)

1994年為了反核,希望透過體制內民主機制,發起罷免臺北縣擁核立委行動, 國民黨為此修改選罷法,提高罷免門檻;11月27日在全縣舉行罷免投票,而台北縣政府也針對核四進行全縣性公投,在投票率低,未達罷免門檻情況下,罷免未能成功。1994年5月22日,核四廠所在的貢寮鄉,也舉行核四公投開票結果不同意興建者,佔96%以上,但因公投法尚未制定,幾乎全鄉都反對,可惜也沒有法定效力。1997反核團體也舉辦多起核四公投,甚至參與林義雄起,從南步行到台北的千里行活動。

2000年陳水扁當選統,臺灣首次政黨輪替,民進黨支持反核行動,一度宣布停建核四,引發朝野對抗與社會不安,國民黨佔立法院佔多數情況,2001年2月14日行政院長張俊雄只能復工,反核運動面臨有史以來最大挫敗。
只能將非核家園納入環境基本法,成立「非核家園推動委員會」,邀請環境界人士加入,試圖推行體制內的社會宣傳。

台灣所以會走到全面反核的原因,是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福島地區的地震與海嘯,造成福島第一核電廠爆詐事故,引起全球各地反核運動的蓬勃發展,特別是台灣,因日本地形與台灣相似,日本的科技為台灣人信任,日本會發生核災,台灣豈能例外,然而面對福島核災,自信的日本人也變得手足無措,日本人驚恐的面孔,給台灣人留下深刻印象,意識到核災對台灣的影響,可是台灣人付不起代價。

民間開始興起反核運動,2013年1月富邦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陳藹玲號召成立「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多人紛紛表態支持,引起社會關注。
行政院長江宜樺2月25日宣布,接受核四停建公投,將在立法院發動全國性公投,然而江宜樺僅對反核者給予口惠,實際卻是什麼行動也沒有。
政府提不出任何興建核四的說辭,2013月 11日 26日全國反核四辯論,馬英九僅能說:「參考日本!」
對於如果核四變得不可控制時,如何處理,馬英九竟說:
「在真正危機已接近失控情況下,我們可以把這個電廠整個摧毀,避免輻射外洩。」

2014年3月18日太陽花學運後,接著就是反核四運動,因為日本福島核災影響,台灣興起全民反對核四的「非核家園」運動,為逼政府停建核四,林義雄對外宣佈除非核四停建,否則他將禁食到生命結束。林義雄是台灣近代化重要人物,美麗島事件犧牲很大,假如再發生不測,將引起台灣很大動亂。
2014年 4月 21日林義雄發表公開信,表示:「我也相信生命是無價的,如果不是掌權者肆意踐踏我畢生信奉,並竭力追求的民主,我也不會冒著生命危險禁食。所以如果我有不幸,請親友了解,是他們殺害了我,也請你繼續不懈地追求台灣民主的實踐。」,隔日回到美麗島事件發生林宅血案,目前成為台灣長老教會義光教會現場,開始無限期反核四禁食活動。

對此他感到慚愧,他說:「因為我努力了二十年,沒有感動我們的掌權者,仍然非常堅持要蓋一座對台灣後代子孫和現代人民都有害的核電廠。」
又說:
「我認為我在做一件非常有意義,對台灣可能會有好處的事情,所以我的心情非常平靜,並沒有沉重的感覺。」
林義雄年紀已大,無力禁食,身體虛弱,稍一不慎可能不久人世。對此馬英九不只表達關心,還特別上門致意,結果林義雄回宜蘭故鄉拜別祖憤,無緣見面,4月23日馬英九只得留下一紙卡片:「懇請您保重身體,我願代表府向您承諾,核四經國內外專家嚴格安檢完成後,交由全民公投後來決定它的未來。」並以臉書對外公開。結果當日林義雄立刻給馬英九回信:
「馬先生,雖然到現在我還沒有接到你的卡片,但它在網路上已經流傳開來,所以我只好照那上面的內容。給你以下答覆。
一、首先感謝你抽空到義光教會來簽名致意。
二、卡片中說:「……我願代表政府對您承諾:核四經由國內外專家嚴格安檢完成後,交由全民公投來決定它的未來。」我不確知你說的政府是中國的政府、美國的政府、或是台灣的政府。如果是台灣的政府,那這些話似乎相當不妥。以下淺見請你參考:
1.關於核四案,目前爭議似乎已經匯成了:「要不要馬上停建?」或「要不要以公投來決定是否停建?」二種解決方法。
依現行法制,如果要馬上停建,只要「行政院提議,立法院同意」或「立法院決議,行政院執行」就可以了,這是最不會勞民傷財的好方法。
如果要以「公投決定是否停建」,那麼要不要提案舉辦公投?要不要修改現行公投法過高的出席率條文?要不要另訂核四公投特別條例?......等等,都是立法院的權責,其它政府機關,即使是總統,都無權干涉。
2.台灣總統的職責,只在處理外交,國防等相關事務,其他政務,就應由行政院在立法院監督下辦理,這已是一般人民的憲政常識。「核四」既不屬於國防也不屬於外交,自應由行政院和立法院依前項所述原則辦理,總統既無權也不宜任意干涉。
何況憲法明訂:總統就院與院間的爭執負有調停之責,目前行政、立法二院正在處理「核四」爭議,而您竟不顧身份,自稱代表政府,到處發表無法律依據、自以為是的言論,將來立法、行政二院就此議題如有爭執,那你又將如何調停?

總歸一句話,在行政、立法二院做成決定前,任何人、包括總統在內都無權代表政府說三道四、更不宜做出承諾。小小的一張卡片,短短的幾句話,就說出了憲政常識的欠缺,法律素養的不足,不禁使人想起不久前台大法律學院院長所說: 「我們沒有把學生教好……」確實是誠實而中肯的自責。再次感謝您來義光教會致意。祝平安」

社會壓力,加上林義雄絕食,帶六總統府和行政院壓力, 2014年 4月 28日行政院宣佈核四封存,台電在 2014年 9 月 3日將封存計畫提送原能會,2015年1月1日開始陸續拆卸設備。原能會 1月 29日審核通過。核四廠2015年6月25日召開會議,宣佈 7月 1日起正式進入為期三年封存狀態。
另支付包商停工損失賠償 27億元,三年封存費用約為三十多億元。

林義雄立刻發表致馬英九公開信說:「雖然到現在我還沒有接到你的卡片,但它在網路上已經流傳開來,所以我只照那上面的內容,給你以下答復」,除了感謝總統探訪,也質疑總統依憲法不應處理除國防、外交以外的「核四」事務。而自稱代表政府的總統,日後如果行政和立法兩院未來就核四議題有所爭議,總統如何覆行憲法明訂院與院間的爭執調停職責?因此林義雄表示,在行政、立法二院做成決定前,包括總統在內的任何人都無權代表政府說三道四,更不宜做出承諾。」

對於核四停建,由於政府遲不做答覆,使反核團體不得不寄望核四公投,24日林義雄透過網站,發表「核四公投與我」文章,表示過去倡議核四公投時,國民黨為了遏止這股人民作主潮流,運用其在立法院的多數,在 2003年制定了一部「鳥籠公民投票法」限制了憲法賦予的直接民權,因此以為停建核四不宜僅就核四論述,他說:
「我們認為,唯有先把公投法修改好,『核四公投』才會有意義。」,行政院承受極大壓力,使得馬英九政府和國民黨不得不於 4月 27日做成「核四一號機不施工,只安檢、安檢後封存;核四二號機全部停工」以及「政院承諾儘速承諾召開全國能源會議,以確保未來供電無虞」兩點共識。有了行政院回應,林義雄於 30日宣佈停止禁食。

面對台灣一連串社會運動,2014年 5月 7日前總統李登輝出面表示,主因是領導者出問題,充斥封建獨栽思維,不願傾聽民意,因此對馬英九批評的說:「領導者不聽人民的聲音,才會掉到九趴的支持度,應該自己摸一摸良心說,對不起我該下台了,這樣才對。」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