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1 國民黨的崩解

馬王鬥
2013年 8月 22日著名評論家本名王杏慶筆名南方朔撰文《瘋子已不適任總統和黨主席》爆料,指出馬英九該年 8月出訪中美洲過境紐約期間,與時任駐美代表金溥聰碰面,密謀對立法院長王金平開鍘的「滅王計畫」,回台後馬英九即與親信江宜樺、羅志強與黃世銘等人編造「滅王劇本」,這就是「馬王鬥」原因,而金溥聰、江宜樺、羅智強、黃世銘等四人,因此被南方朔稱為「政壇四人幫」。

被金溥聰告到地檢署,地檢署宣判不起訴,南方朔說:「全世界沒有一位大官像金溥聰一樣,一天到晚告人,用權勢欺負人,用法律騷、恐嚇人民,很滑稽、很惡劣」,又說:「金溥聰濫訴很多案子,沒一次告得成,他告得愈多次,他的名譽愈不值錢」。(五○四)

馬王貌合神離是社會共知的事,馬英九民調低求助王金平,破例修改黨章,讓王金平三度出任黨不分區立委。其實馬英九想法,以為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卡在立法院是立法院長王金平責任,於是利用王金平嫁女兒在馬來西亞舉辦婚禮,不在國內機會,聯合特偵組檢察總長黃世銘舉行記者會,抨擊法務部長曾勇夫,涉入民進黨立委總召柯建銘司法關說,要曾勇夫辭去法務部長職位。並指控王金平也涉入關說,以「這不是關說,什麼才叫關說」,嚴重妨害國民黨黨譽為由,召集國民黨考紀會做出開除黨籍處份,藉此擬取消王金平不分區立委兼立法院長職位,欲掃除服貿協議卡在立法院障礙。

曾是黨籍立委張碩文,爆料立委提案,須經黨團和執行長同意,張碩文當時選舉書記長,2011年馬英九就有王金平「藍皮綠骨」的滅王計劃,後因總統大選只能忍耐,還得請王金平幫忙拉選票,提名不分區第一名,直到2013年才爆發。

黃世銘分別在 2013年 8月底,兩次面報總統,9月 4日向行政院長江宜樺報告,並指示特偵組前組長楊榮宗,增列通聯紀錄等內容,說明立法院長王金平,涉及法務部長曾勇夫的柯建銘官司案,馬英九採用特偵組監聽意見。
2013年 9月 6日特偵組,公佈王金平與柯建銘的電話監聽記錄,王金平向法務部長曾勇夫表示:「希望檢察官在柯建銘,已獲高院判決無罪後不要上訴。」被指違背立法院內規第十七條,「立法委員不得受委託,對進行中之司法案件進行遊說。」對此關說案,馬英九記者會發表:「深感震驚與痛心。」

特偵組對曾勇夫的指控,立刻遭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否認,說「絕未接受獲曾勇夫任何指示」。
但接到王金平來電表示:「檢察官常為上訴而上訴,有濫權之虞,檢察官不應為了卸責及道義而上訴,要有道德勇氣不上訴。」
並提及立院同仁柯建銘案子:「檢方要注意一下,勿為上訴而上訴。」

因此案遭受調查的林秀濤檢察官,也因此批評特偵組曲解其證詞,她強調不上訴,因為沒有發現刑事訴訟法第 377條:「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並非關說。對此陳守煌痛批特偵組知法玩法「以刑事調查之名,行行政調查之實」,擅自公佈通聯對話內容,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 18條「監察通訊所得資料,不得提供與其他機關、團體與個人。」

然而一心想剷除王金平的馬英九,得到特偵組的監聽內容,卻不思考其間的司問題,以為捉到機會,立刻召開記者會,對外指責王金平的不是,說:「如果這不是關說,那什麼才是關說?」
又說:「大是大非,踩了紅線。」、以及「王院長不適任立法院長。」
以及「真相只有一個,不要低估民眾的智慧!」等不理智話語。

「這不是關說,什麼才是關說。」
2013年 9月 6日召開記者會,兩度要求曾勇夫辭去法務部長。並以妨害國民黨名義,開除人在馬來西亞,辦理女兒婚事的王金平黨籍,王金平黨籍一經開除,即無法擔任不分區立委,自然喪失立法院長職缺。

馬英九對王金平的司法關說,讓人想起 2007年 8月 16日,馬英九特別費在北院一審宣判無罪,就在檢察官候寬仁準備對馬英九特別費提起上訴,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曾永權,帶隊拜會檢察總長陳聰明,「表明要求檢方不要再對特別費提上訴。」
針對馬英九指控候寬仁筆錄不實,陳聰明認為應該給候寬仁辯解機會。
隔日媒體又爆料,「曾永權銜黨秘書長吳敦義之命,與立法院長王金平會面,希望王出面勸請有親戚關係的檢察官候寬仁放棄特別費的上訴,但遭王拒絕。」

馬英九為了特別費知道要派人關說,可見他並非一個有原則的人,對別人要求嚴謹,卻自己採取寬鬆,因此對王金平司法關說案,以為逮到機會,特別舉行記者會,一方面讓人了解司法道德上毫無瑕疵,是一個守法的人。
同時讓外界了解王金平院長的黑金,是一個經常性司法說的人,這樣的如何當立法院長。

得到消息的王金平院長9月10日火速返國,立刻在機場召開記者會,出面反駁,痛批特偵組濫權,以不請辭、不退黨,並訴之民事訴訟保留黨籍。而馬英九也變本加利,9月11日馬在國民黨考紀會議前召開記者會,稱「王已不適任立法院長」,馬並列席考紀會議發表批王談話,之後考紀會撤銷王黨籍,王決定提出假處份。

至於特偵組對曾勇夫的指控,立刻遭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否認,說「絕未接受獲曾勇夫任何指示」。
但是曾接到王金平來電,表示:「檢察官常為上訴而上訴,有濫權之虞,檢察官不應為了卸責及道義而上訴,要有道德勇氣不上訴。」
並提及立院同仁柯建銘案子:「檢方要注意一下,勿為上訴而上訴。」

因此案遭受調查的林秀濤檢察官,也因此批評特偵組曲解其證詞,她強調不上訴,因為沒有發現刑事訴訟法第377條:「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並非關說。對此陳守煌痛批特偵組知法玩法「以刑事調查之名,行行政調查之實」,擅自公佈通聯對話內容,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18條「監察通訊所得資料,不得提供與其他機關、團體與個人。」

為了逼王金平退出國民黨,2013年 9月 8日馬英九總統、副總統吳敦義、行政院長江宜樺又在總統府,召集記者招待會,表示這是台灣民主法治史上最恥辱的一天,敦促正在馬來西亞參與女兒婚宴的王金平,儘速回台說明。
總統此舉立刻引起在野黨反擊,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批評總統逾越憲法職權,直接參與個案,以特偵組非法監聽記錄,打擊政敵,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

王金平不在國內,讓其幕僚叫曲,批評馬英九不等王金平返國,就先行動手沒有君子風範,並以「馬英九罵王金平關說是『民主法治最恥辱一天,但是馬英九是學法的人,違法監聽、檢察總長逕自向馬總統報告,這難道不是違法的事?』回批馬英九違法。

2013年9月10日王金平回台,在機場發表演講,反駁馬英九指控。隔日國民黨召開考紀會,上午接受王金平「永久黨員」陳述書,但在馬英九坐鎮黨部監督下,考紀委員會通過撤銷王金平黨籍處份案,並在當日傍晚將撤銷王金平黨籍文件,專人送達中央選舉委員會。

文件送達時,雖已超過選委會下班時間,但中央選委會張博雅主委為此特別加班,開出證明文件,立刻傳真告知立法院,擬取消王金平不分區立委及立法院長資格,幸而送達立法院的中選會傳真,因為已超過下班時間,加上立法院屬王金平勢力範圍,無人收件,撤銷文件尚不生效力。

王金平黨籍被撤銷,將會損及不分區立委及院長資格,王金平搶在中選會文件未送達立法院,就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假處份訴訟,以未違反國民黨紀律,且未損及黨的榮譽,沒有理由撤銷黨籍。因此,國民黨不得在訴訟確定前,將撤銷黨籍證明書送達中選會,同時要求在法院判決前,可繼續行使黨員職權。

台北地方法院 2013年 9月 13日,准以立委剩餘任期 2年 5個月的薪水,總額新台幣 938萬 1210元為相對人國民黨提供擔保,換取暫時繼續行使黨員權力。從民間角度而言,等於判決王金平勝訴,王金平可以提供擔保,保住院長席次。接著 2013年 9月 30日,高等法院維持台北地院栽定,王金平黨籍案再度勝訴。

王金平案暴露出特偵組違亂紀問題,就在全國指責下,企圖以不法監聽證據,羅織王金平入罪。
就在全國指責中,法務部非但不站在公正立場,分別善惡。
2013年 9月 30日羅瑩雪在就任法務部長前,宣稱特偵組在監聽國會疑雲中「沒有主觀犯意」。
被外界質疑調查小組還未組成就「未審先判」,這個人由此可見多沒公正和立場。

剛好,檢評會在 12月 14日做出決議,證實陳守煌曾接獲王金平來電表示:「這個案子如果沒有判決違背法令的情形,你們檢察官不要隨便就找一個理由,然後就隨便上訴,讓案件拖延不決。」只是陳守煌未按《請託關說法》登錄,以過去擔任法務部政次時,在法案、預算等許多事,都須向王金平請益,以為是小事,就向林秀濤說:「國會傳來一個案子,是柯建銘案子。」並說:「這個案子不會多大、多嚴重。判6個月得易料罰金,妳自己辦理,如果可以的話,無罪不必硬要上訴。」

評議會指出,由於陳守煌與林秀濤係從屬關係,足以影響判決,何況林秀濤在調查時對該案表示:「柯案我會上訴,不要別人懷疑我跟被告利益掛勾。」又說:「如果沒有檢察長找我,我會比較傾向上訴。」林秀濤經陳守煌關說,又聽同事建議調閱卷宗,認為不符上訴要件,決定不上訴,陳守煌收到後核可,該案因而無罪定讞。

評審會因此決議,陳守煌行為嚴重損及檢察體系公正,林秀濤雖無違法,但造成檢察公正信譽為社會質疑,都嚴重違反《法官法》。但審酌陳守煌感念王金平曾在公務上多次協助,一時失慮關說。至於林秀濤無法證明廢弛職務、違法不上訴情形,柯案因而無罪定讞,全案終結。(上文係參考五○五)
「馬王鬥」,結果2014年3月19日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王金平案勝訴。2014年7月台北地檢署以「無刑事不法」簽結。2014年9月26日高等法院二審王金平再獲得勝訴,保留住黨籍。但敗訴的馬英九仍不死心繼續上訴最高法院。2015年九合一選戰,國民黨敗選,馬英九得辭去黨主席,由新北市長朱立倫接任黨主席。多人將選戰失敗原因歸責於內鬥,對於是否繼續「馬王鬥」,當內看法兩極。

2015年2月13日馬接受專訪,表態反對朱立倫對外宣稱,將消極放棄上訴,再下指導棋,要求朱立倫繼續上訴王金平黨籍案。然而黨內實已壓倦馬王繼續再鬥,何況2016總統大選即將來臨,更需要黨內團結。在黨內多數意見下,2月24日,馬英九猶以「大是大非」要求朱立倫繼續處理王金平黨籍案,然而隔了一日,朱立倫在國民黨中常會宣佈「王金平為黨員毫無疑慮」,引來全場熱烈掌聲,然而卻激怒馬英九,發表:
「國民黨是一個有是非,講道義的開國政黨,始終以『清廉、勤政、愛民』為核心價值。面對大是大非的司法關說爭議,國民黨不能鄉愿,也不能和稀泥,必須捍衛黨的核心價值,否則無以對百萬黨員交代。」

馬英九接著批評高院,對王金平案的判決,「變相從容黨員違紀,也對黨的制度造成無可回復的傷害」。對於馬英九以總統之尊批評高院,政大法律助理教授林佳和說:「馬英九身兼國民黨前主席,乃利害關係人,對高院判決做嚴厲批評,是否正確?值得商確;重要的核心問題是,國會是憲政機關,馬英九以自己政黨的黨紀為由,要拔除兼具立委和立法院長身份的王金平職位,大有問題。以民主國家來說,是不容許政黨內部動用私刑,政黨一切作為必須符合正當法律程序才對,這也是法院判決國民黨敗訴的重要依據」。

對此民間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也質疑馬英九說:「馬英九身為國家領導人,原本可以有司法、立法二條途徑來解決人民團體法拘束政黨自治的問題,國民黨長年在國會占過半席次,馬當了快七年的總統,只要他願意,早就可以開大門制定政黨法,來取代立法密度較低的人團法、民法,做爲政黨的母法。」

又說:「國民黨這麼多年都不在國會制定政黨法,以至於遇到王金平案時,只能走比較崎嶇的司法途徑,如今朱立倫為了黨內和諧放棄上訴,馬又出來痛批,像在演雙簧;馬英九是掌權者,卻不思立法解決政黨自治問題,到頭來走到現在這一步,實在是荒唐滑稽。」

國民黨前立委張碩文 2日後電視評論馬英九說:「當初馬英九擔任主席時,怎樣開除王金平,批評王金平嚴重毀壞黨的名譽,破壞團結,但王金平官司已經不存在,也證明當初馬英九把手伸入司法,透過檢調監聽來排除政治異己行為,才是造成破壞國民黨團結,影響黨的名譽,現在這些指控都存在馬的身上。」又說:「人家一直在凝聚團結,馬英九一直在破壞團結,國民黨總有理由開除你吧!」

3月時馬英九參加黨主席朱立倫主持的國民黨立法行政研討會,王金平黨籍案成為討論焦點,立委羅淑蕾從油電雙漲錯誤政策,一路批到王金平黨籍案,她表示九合一選舉大敗,就是不符民意,以前都是強迫我們立法院要接受,但立委知道人民需要什麼,行政部門就是法案不佳,才會遭立院反對,但黨中央卻強行以黨紀處份,知道政策不對還要含淚支持。」
又對馬英九說:
「你很在乎黨籍案,但我們不在乎,我們在乎好好把精神放在照顧老百姓,利國利民的政策上。」
立委羅明才也挪揄說:「國共都可以談了,自己家裏能有什麼事情?」
立委王惠美建議朱立倫,行文到最高法院撤回上訴,讓黨籍案真正告一段落。
立委盧嘉辰說:「朱立倫信誓旦旦會以大知慧化解,現在雖有進度,但還是不夠盡善盡美,面對明年選舉,要先安內才能攘外,希望馬以豐富黨務經驗,要教導從政同志如何發輝黨員團結精神,早點讓絢擾平息落幕,我們會相當感激,黨籍案應儘速塵埃落定,避免有心人消費國民黨」。
朱立倫最後表示,「王金平黨籍案已經落幕,黨的考紀制度已經改革完成,各位的擔憂多慮了!」

2015年 2月 25日朱在中常會宣佈不續繼最高法院訴訟,雖然馬英九回應不能認同。
但王金平黨籍案全案已結束,可笑的是 2016立委選舉中,王金平再列不區第一名,後來成為國民黨立委。

王金平沒事,接下來反而是黃世銘有事。為替黃世銘關說案,2013年 10月 4日馬以南以「大是大非」問題,傳簡訊給 7位黨籍立委,要求力挺黃世銘被嘰為「外戚干政」。接著 10日法務部長羅瑩雪指派法務調查小組,完成王金平非法監聽與關說案調查,認為特偵組使用 100年度特他字第 61號陳榮和收賄案,聲請電話立法院總機電話,監聽柯建銘完全合法。

諷剌的是,馬英九起訴王金平關說案,竟然是檢察總長黃世銘不法竊聽電話的錄音。根據法律規定,這些錄音除非犯罪,不得竊聽也不得轉知他人,包括總統和行政院長,但黃世銘卻都違背,不僅告知總統也告知行政院長江宜樺,以此做為馬英九攻擊對手資料,後經調查屬實,黃世銘因此被台北地方法院,判刑一年二個月,馬英九因為總統身份,目前免受刑則等缷任後再予究責。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