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 臺灣衛生整治

日本領台後,其中最辣手的就是臺灣衛生的改善,臺灣雖設立有大日本臺灣醫院,然因行政迭換,使得醫務工作無法落實,根據明治 30年(1897)統計,當時臺灣多土著漢醫計有 1,070人,而能識字把脈的僅有 29人(二三○  131頁)。此外,雖有傳福音由英國和加拿大差派來台,在台北、台南、及彰化等地設立基督教醫院,有醫生數10人。這些醫生加上日本來台醫生,總計380人(二三○  131頁),但仍不敷需要,由於衛生惡劣,急欲解決。這也是曾任衛生局長的新藤長官,所以被派來台的原因。


為改善臺灣惡劣環境,他從三方面著手。除延續改善「毒水」計劃外,並開始廣設醫院和實施都市計劃。
臺灣在日本領台前,即以瘴癘聞名,從明鄭來台直到日本領台,許多來台移民皆死於疾病。
尤其是初來的日本人,為平定臺灣之亂,深入僻野,死亡更是不計其數。
根據統計,因染病而死的人數,比平亂死去的人多出數10倍,其中也包括在北斗附近陣亡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因此如何治理臺灣毒水,便成為日本治台的一大考驗。
為此,日本在領台初期,即請來負責設計日本東京下水道,英國籍巴爾頓(William K. Burton)及其弟子濱野彌四郎來台。
濱野彌四郎,日本千葉縣人是曾任臺灣醫院院長濱野昇的兒子,東大就學時受教於巴爾頓。
明治 29年(1896)來台就任臺灣總督府首席技師,與其老師巴爾頓展開三年的水質調查。
不幸巴爾頓卻因此染上瘧疾,返日醫治,以 43歲英年病逝東京(二三○  105頁)。


經過調查後,發現疾病的來源主要為水與環境的問題。臺灣在日治以前,完全沒有水土整治的觀念,任其自然發展的結果,產生很多惡劣環境。不只井水和河水毫無衛生,較清潔的水井也常為豪強所佔領,人民僅能吃喝雨水和河水過日。人口聚集的城市也是堆滿垃圾,污水四溢,大雨過後,污水和髒物四處漂流。由於疾病肆虐結果,使得當時人口平均壽命只有30歲左右(二三○104頁)。而城市髒亂,譬如台北和台南兩地,因無上下水道,致使污水到處橫流。日本學者井出季太和在所著《南進臺灣史考》,曾對此二都市加以描述。他對台北有如下陳述:
「台北街上家屋的周圍及庭內流出污水,各處充滿瀦溜泥沼,人民和犬豬雜居,所有公廁糞便四溢。」
對台南,他也如此形容:
「台南府到處有廢棄物,糞便到處排放、堆積,街道兩側排水溝,充塞污水,惡臭沖天,從城內至城外到處惡臭撲鼻,令人作嘔。」
(二三○102頁)


在此種環境下,整治臺灣的「水」,成為日本治台的重大工作。濱野彌四郎在此任務下,繼其老師遺志,從明治 31年(1998)在後藤長官支持下,直到大正 8年(1919)總計23年間,陸續完成臺灣主要都市的上下水道,成為延續至今仍被使用的建設。濱野彌四郎後來轉至神戶市任職,他在台期間,著有《臺灣水道誌》、《臺灣水道誌圖譜》等書。


而整個臺灣的水道工程,總計從明治 29年(1896)整治淡水街開始,到昭和 15年(1940)太平洋戰爭的前夕,整治的大小水道總共 133處,總工程費 2,428萬元。而臺灣的上下水道,尤其是台北的鋼筋水泥上下水道工程,甚至比日本東京的建設還要早,可見日本建設臺灣當時的用心(二三○106頁)。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