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4 民進黨執政

民進黨執政大體說來,乏善可陳,其原因有二,一是民進黨未曾執政,沒有累積的執政經驗,也沒有執政的人才。由於民進黨的組成,原是反對國民黨而組合的政黨,這些反對的人,包括很多台獨、中統、政治犯、國民黨受害者、以及國民黨淘汰、甚至無法取得利益而叛逃者。這些人,在兩蔣獨裁時,必須因反對而集合,才能形成一個抗衡的力量。故組黨前,表面上對抗國民黨的壓迫,似乎團結一致,但卻是各有各的想法和盤算。所以組黨後,就開始為鞏固自己權力鬥爭不已,同時,也各自在黨內,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這就是民進黨組黨後,派系林立的緣故。


像這樣因反對獨裁組成的政黨,若從其屬性分析,都有一個共同特徵,即參與的人不僅具有群眾魅力,且為達目的百折不回,所謂「起而行」的特點。同時,臺灣民主成長過程,脫離不了美國的關切,為了讓美國了解國民黨非獨裁,到了後期,像「美麗島」一樣會有審判。故參與的人須具辯才及法律知識,以便遊走法律邊緣,從事民主運動。所以律師便成為民進黨的軸心。這些人像陳水扁以及被稱為「四大天王」的呂秀蓮、謝長廷、游錫堃、蘇貞昌等人,其中陳水扁、謝長廷和蘇貞昌,都是「美麗島」的辯護律師,因美麗島事件才走入政治。


然而律師不一定有理想。由於臺灣律師執業環境,經常是以金錢為取向,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只要有錢就會有道理,盡力為對方辯護,就是有罪也要辯為無罪。沒有錢財,要藉由律師途徑尋求公義,在臺灣是極端困難的事。也就是說,這些因「美麗島」事件,介入黨外運動的律師,若不是出於政治理想,而仍勇於出頭,那他本身就具高度投機性格,能審視局勢,把握出頭時機。


尤其像民進黨組成複雜,派系林立。未執政前,單靠競選公職才能擁有黨內地位,而公職又僧多粥少,為爭職位,其間的鬥爭、困難,外人很難得知。但從後來退黨的施明德、許信良、葉耀鵬、陳文茜、鄭麗文等人表現,退黨後仍不擇手段,甘願投靠黑金且獨裁,曾無情迫害他們的國民黨。以他們過去的長才,挾媒體或各種群眾運動,展開對民進黨鬥爭,從其咬牙切齒的反擊行為中,可以想像民進黨內部鬥爭之激烈,彼此積怨之深。


像這樣的政黨,雖利於政治系或有法律背景的律師生存,卻令有理想,尤其是有理工背景,國家建設基本人才望而卻步。所以早期的民進黨執政,若是治理幾個鄉鎮城市,在既有法令基礎下施政,都不成問題。像陳水扁治理台北市,謝長廷治理高雄市,楊秋興治理高雄縣,以及陳唐山治理台南縣,都曾獲得高度評價。但論到治理國家,其中範圍之廣,舉凡國防、外交、內政、經濟、教育、還有很多數不清的項目,牽一髪動全身,許多問題像法令頒佈,權位分配,以及龐大國營事業,在在都會影響人民生活及國家利益。


施政前不僅對全國狀況要了解,對國家或社會問題,也要能對症下藥提出解決的辦法。故先要有建設藍圖及施政方針。然而,倉促取得政權的民進黨,卻缺乏人才,特別是領航的建設人才。雖然,陳水扁曾為台北市長,選前也有所準備像民國 88年(1999) 7月民進黨臨全會,就通過「國家安全、財經政策、公共政策、人文臺灣、知識臺灣、志工臺灣」等,做為總統選舉時的六大訴求。但這些尚屬政治口號,如何付之實施?實施中會遇到什麼問題?如何解決?解決中又會衍生怎樣的問題,這些問題又會對國家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在在都需要有前瞻性,領航的建設人才。


92年(2003) 11月 30日新任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局長蘇益仁,就為人才缺乏問題投書自由時報說:「人才的缺乏,導致政府諸多事務,必須仰賴外來的委員會及委辦計劃去執行。」又說:「政府施政無前瞻性規劃,導致很多決策遲緩,無以配合產業的發展或民間的需求。多年來,民間對衛生署、農委會以及經濟部等諸多單位之批評,實多肇因於政府基本架構中,前瞻性規劃能力之不足。
而前瞻性規劃能力之不足,又是源於人才的缺乏。」(三二一  163頁)
最後他下了結論說:「人才不足是政府最大的問題」


但民進黨人才不足,只能在過去政策中摸索,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暗中摸索的結果,就會使國家掉入深淵。像不知事先檢討,沙盤推演,像蠻夫般不計後果,一昧的「核四禁建」,最後導致賠款累累。不聽對農業有豐富經驗,李前總統的勸告,盲目改革「農漁會」,最後臨時喊停,還得回台南家鄉道歉。二次金融改革,甚至成為圖利財團,中小企業難以貸款的政策,「政策失敗,比貪污更可怕」。甚至施政從不為貧寒者著想,一昧討好商人,以無法管理台商西進為由,乾脆開放「大陸投資」,使臺灣失業人口,因而爆增。這就是為何陳水扁執政期間,我們除了他的政治語言外,至目前為止,我們很難了解他治國的藍圖所在,以及施政的方向。甚至使他的施政,被譏笑為「童子軍治國」。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