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2 臺灣立法院

由於立法院負有監督行政院之責,為保障其安全,故有立法委員在國會發言享有「免責權」的設計。
過去民進黨就是利用此免責權以對抗獨裁政府,然而發展到民進黨執政,立法院不但被控制在佔大多數立委的國親兩黨手中,以立法院做為箝制行政院的工具,而且利用「免責權」,配合獨裁以來一直掌握在手的媒體,到處放話毀謗,做人身攻擊,不只在法定的立法院內,甚至違法的院外亦復如是。「假話十次可亂真」,陳水扁政府的無能經過媒體一再「擇惡報導」,幾已成為臺灣許多人民普遍的偏見,尤其是北部臺灣。


而臺灣立法委員約可分為政黨,財團、地方勢力和黑道等四種勢力。
事實上,許多擁有大陸祖籍的臺灣人,其實卻是平埔族的化身。
臺灣人的存在,根據考古學調查,應有數千年之久,甚至像左鎮人高達二、三萬年以上的歷史。
有趣的是,三百八十多年前荷蘭人來臺,卻未能發現他們有統一的國家觀念,整個臺灣甚至由數千個族群所構成。
這些族群不僅相鬥不休,而且控制在有力者手上,而他們控制族群的方式,卻是透過部落會議的形式達成的。
這件事說明了臺灣人,從數千年的自然演化過程得知,是個非常崇尚部落自由的民族,他們講求部落內的民主,而不會去關心其他部落,更不會去關心臺灣整體的安危。可以說是散沙式的聚落構成,很容易被個個擊破,這是荷蘭、鄭成功甚至清朝,能以少數人控制臺灣的主要原因。


由於臺灣族群喜愛互鬥,雖成為清朝統治臺灣「以台制台」的重要政策。
但這種聚落一但遭到威脅,尤其在清朝腐敗吏治下,便會出現激烈抵抗,故清朝對臺灣有「三年一小亂,五年一大亂」的評斷。
但這種狹隘的部落勢力,終在日本高壓統治下被壓抑下來,日本以法治觀念教育臺灣新的一代,在他們清明的吏治示範下,臺灣人因而脫胎換骨,開始有了國家群體觀念。雖說這個國家當時是指日本,但也有很多人因識字,在漢化臺灣史引導下,開始懷念其祖國,這是日本投降時,臺灣人所以熱烈到碼頭去迎接國民黨部隊的原因。


不幸的,取代日本高壓統治的國民黨,卻是更殘酷的「白色恐怖」和腐敗的吏治。
尤其在美國的民主要求下,每次選舉,國民黨為求勝選,也學清朝「以台制台」方式,開始以卑劣的分化和利誘手段,培植各地方的勢力。使得這些不利臺灣團結的地方勢力,開始死灰復燃。在兩蔣的獨裁統治下,長期被利誘的這些地方勢力,雖不敢妄動,等到蔣經國一死,李登輝上台,解嚴後的臺灣,這些地方勢力宛如脫韁之馬,重新回到十七世紀,只講求角頭利益的社會。更甚的,這些地方的有力者,他們更在國民黨長期餵養薰陶下,成為唯利是圖的另一股勢力。這些勢力涵蓋著財團,以及地方黑道勢力,這就是為何貪污案被求刑的伍澤元、何智輝、求刑九年的翁重鈞,官司纏身的蔡豪、林炳坤、顏清標、鍾紹明、傳崑萁、邱毅,以及他們的家屬,像伍澤元的胞弟伍錦霖、張榮味的胞妹張麗善等,尚有許多數不清的人,都能成為選舉寵兒,如願的進入立法院。(三四一)


立法院除有財團和地方勢力,也充斥著大陸淪陷撤退來臺的「新臺灣人」。
雖說同是居住在臺灣島上的這些居民,不應有族群意識,但他們之中卻有些人十分願意配合大陸的「統一」政策,隨雞起舞。這些人更在「新臺灣人」護航下進入立法院,成為立法院可用「免責權」,配合媒體,羅織「莫須有」的罪名攻擊政府,製造亂源的地方。


譬如二千年總統大選,為影響總統選舉,該年 2月立委邱毅就爆料說:「扁嫂坐擁股票未達一億,至少也有七千五百萬元」,由於指控與實際相去甚遠,且持股皆低於購買時價格,吳淑珍也願意將持股一半割愛給邱毅,他卻不敢承受才堵住其口,成為笑枘。國民黨敗選後,馮滬祥和謝啟大又以李登輝妻子曾文惠,夾帶美金八千萬元企圖潛逃美國,見諸報紙,嚴重破壞李登輝名節,後來因此成為被告判刑。尤其謝啟大,這位曾服務新竹地方法院檢察官的新黨主席,宋楚瑜發生興票案時,百般為他洗刷罪名。


90年(2001) 1月希臘貨輪「阿瑪斯」號,在屏東鵝鸞鼻擱淺,嚴重污染墾丁國家公園。
引起當地居民的抗議,就在政府處理中。不料謝啟大等人,卻到菜市場購買魚蝦,以非本地棲息的澳洲龍蝦,浸在污染處的原油裏,在立法院以此做為攻擊陳水扁政府無能的證據,要求經濟部長和環保署長下臺,不久卻被人識破。
在記者突追問下,卻以「現在的急務,應該是全力處理善後,不是嗎?」拒絕回答。(一一六  67頁)


這些專門造假的立委還有親民黨立委秦慧珠,89年(2000) 11月訪問中國後回臺,立刻召開記者會指控陳水扁在競選總統時,曾接受江澤民五百萬美金的秘密支援,並出示有江澤民和陳水扁簽名的信件,這種誣賴方式,馬上為中國及其所屬的親民黨否認,但仍有部份立委為之助陣,出面指控陳水扁「賣國」,秦慧珠更出書表明所言非假。(一一六  68頁)除此林瑞圖在 87年(1998)台北市長選戰,以不實證據指控陳水扁市長任內多次前往澳門嫖妓。林瑞圖說:「阿扁一定有去澳門嫖妓、賭博,否則要切腹自殺,或退出政壇」,造成陳水扁落選。但始終提不出證據的他,二千年總統大選時如法炮製,重施故技,不料被人識破,反發現他曾以特權,積欠北市銀呆帳四億元。


類似的案例層出無窮不勝枚舉,像  91年(2002)9月李慶安也指控民進黨籍,衛生署長涂醒哲,涉入聲色場合且與服務小弟舔耳案,由於指證歷歷,加上媒體渲染,使當事者飽受其害,身心俱疲,後來也都被證明係「烏龍」事件,法院僅判 60萬元賠款了事。這些虛假指控,經常配合中國政策問政,甚或威脅臺灣當局,在在引起臺灣人疑懼,因此造成對「新臺灣人」誤解,成為直到目前為止,「族群意識」的隔閡,隨著選舉加劇,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事實上,臺灣的立法委員,動輒以億元計的選舉經費,若非政黨支援,否則是無法進入立法院,早成為阻擋社會良知人士的門檻。
除非你能跟著墮落,才能在短短三年內賺回選舉經費。所以立法院已成為包括財閥、黑金和政黨在內,充斥各種利益交換的特權團體。而臺灣政黨由於意識形態不同,更是製造「統獨紛爭」和「族群意識」的始作俑者,透過媒體的報導,成為全國的示範。根據國內最近調查,有百分 80的民眾認為,真正造成臺灣社會亂源的原因,是在立法院。(一一六  70頁)這種結果對臺灣追求民主,無寧是的一種諷刺。


不幸的是,面對立法院的亂象,百姓原寄望二千年大選,當選後的陳水扁能有所作為,諸如成立掃黑中心,學習香港廉政公署,改造政府機構外,對各個地方政府及民意代表,特別是立法院的黑金結構予以掃除。其中當然包括國民黨產,這個以不當取得,培養黑金的源頭。雖然說,剛上台的陳水扁施政,仍有很多瘕疵,像發生「八掌溪事件」、「廢核四」失敗、股市跌到三千多點,這些不利的施政缺點,仍無法遮蓋人民對民進黨的寄望。

這個寄望,我們可以從 90年(2001)12月立法委員選舉結果得知,全台 66%投票率中,民進黨以 87席成為立法院最大黨,而台聯黨取得 13席,兩者所謂綠營政黨相加總共 100席,比上屆 70席,可謂大大的成長。反觀藍營的國、親、新三黨,則從過去 134席,退到 115席。雖說綠營立委在總數 225席中,仍無法過半,但對國民黨而言,從原先 123席,一下子退到目前 68席,無寧是個警訊,人民對黑金的掃除,已存有莫大的盼望。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