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1 臺灣財政問題

就在社會動盪不安下,臺灣財務開始困難,尤其對中國開放,如同水霸裂痕洪水傾洩而出,臺灣不只資本、人才大量流向中國,臺灣開始走向邊緣化。根據 94年(2005)4月 21日柏利格(Ernest H. Preeg)美國國會聽證資料統計,到 93年(2004)底,台商投資中國的總額,為所有外資總額 5600億美元的一半,總計為 2800億美元,佔全球投資中國的一半,其中 8成以上的錢都是經過美國、日本、香港、新加坡、英屬威京群島、開曼群島及大洋洲的薩摩亞等地,間接進入中國。(三四二)


中國安徽財經大學金融所王浩教授,引用中國商務部資料,他們特別把英屬威京、開曼群島及大洋洲的薩摩亞等地分開統計,結果發現這三個地區對中國投資,民國 88年(1999)底為 32點 3億美元,開放後仍一路盤升,直到 94年(2005)已達 123億美元,增幅為原來的 3點 8倍。(三四二)


政府甚至連上市公司都不能管理, 85年(2006)初總統才在元旦講話,信誓旦旦說要將「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改為「有效開放,積極管理」,但到年底就傳出上市公司被外資併購,許多人都懷疑該併購是否又是一樁錢進中國,躲閃政府按淨值比例,限制上市公司到中國投資的金蟬脫殼之計。就在傳聞中,恰巧國際基金凱雷併購,世界封測技術龍頭日月光案。如若其整廠賣出,再移資中國,將使臺灣早年對高科技的獎勵和呵護,完全付之流水。(三四三)


這現象如同早期農村,人才、資金外流,雖造就都市繁榮,但農村邊緣化結果反成為貧窮。臺灣也是如此,不會因為開放中國投資而富有,其經濟力反而從亞洲經濟四小龍之首,數年間卻淪為墊底。不只股市下跌,營建業萎靡,做為火車頭的房地產業,也是一蹶不振。為挽救臺灣經濟,91年(2002)1月政府施行「土增稅減半」, 3月又因大量中國產品,以正式或非正式管道傾銷臺灣,傳統產業奄奄一息,迫使政府不得不頒佈「傳統產業五年免稅」政策,挽救臺灣傳統產業。
使得該年短徵的稅收不只破千億。
稅收達成的預算,只有百分之九十點七,創下歷年的新低。


可以說截至 91年(2002)10月,中央政府負債包括地方以及去年股市無量下跌,國安基金為穩定股市的虧損,總計負債達五兆二千八百多億元。其中尚不包括公共債務法的特別支出,如整治基隆河特別預算四百二十六億元,農產品受 WTO進口影響,救助基金一千億元,擴大公共建設政府補貼地方的四百三十億元,以及SARS防疫特別預算五百億元等,總計二十三百五十六億元。
若包括這些,中央負債總計就達五兆五千多億元左右。


面對臺灣財政惡化,92年(2003)10月國際貨幣基金的報告,就已提示臺灣政府累積太多債務。事實上, 79年(1990)臺灣面臨財政惡化之際,早已制定出一套財政規範,如「財政收支劃分法」以及「預算法」,規定凡增加支出的法案、政策或措施,「皆應提出相對財源」,以及像舉債或財產出售等資本性收入,不得移作經常性支出,以免造成日後經常透支,成為政府永遠無法彌補的破洞。又有「公共債務法」,以免政府不知節流,以公債舉債度日。


行政院礙於社會經濟持續惡化,除了一再要求放寬「舉債上限」,釋放公股買賣外,最後只能加碼公共工程的建設,故在 92年(2003) 5月整個亞洲發生 SARS病變事件,行政院緊急編列五百億預算,做為防疫及紓困外。
6月再由經建部門規劃「三年三千億」擴大公共建設方案。
8月又宣佈「優惠房貸增撥二千八百億元」,擬振興有「火車頭」工業的房市。
11月行政院更正「三年三千億」,重新推出「五年五千億」的「新十大建設」方案。


從這些建設方案,不斷推出過程,知道行政院,有意以擴大公共建設方式,解決當前經濟問題,擴大就業機會。
然而由於匆促,故計劃多屬空而不實,華而不當,缺乏前瞻及可行性。像「培養世界頂尖大學及研究中心」的計劃,企圖每年以1百億經費,推動大學改革。行政院宣示在五年內,至少使十五個系所或跨校研究中心,排名亞洲第一,十年內至少有一大學,排名世界百大,諸如此類,以為有了金錢,就可解決大學的學術地位。

殊不知大學除了硬體建設外,軟體的需求像學者的待遇、圖書設備以及低廉學費,讓貧寒有才華的學生得以入學,都是構成優質大學的要件,缺一不可。否則,極易成為華而不實的社會批評。如同過去,花費數十億,各地建設文化中心,後來成為「蚊子館」。臺灣即使成立了「文化建設委員會」,仍無法與過去「反共救國團」比擬,以有組織作法,讓更多的「青年」參與其中,並在規劃的臺灣文化上生根、培養文化共識。


反而沒有計劃、不但讓人無所適從。更重要的,在龐大的「中華文化」下,迷失自己,沒有願景。文建會主委成為酬庸,像聘請台北縣長助選有功盧修一妻子,以鋼琴為主修的陳郁秀為主委,任內除出版大量二人回憶倩影照片,讓人看了不勝唏噓外,真正的文化建設卻闕如。而後面接任的,也僅知重回迷信的年代,假民俗之名,行迷信之實,在各地興起拜拜、組織八家將等,類似暴力陣頭,貽害年青人,像這種粗劣的施政能力,誰又能保證有了經費後,臺灣的大學,就有能力進入世界百大。


台聯立委程振隆曾就這問題,自我解嘲說:「光是台大離現在世界排名第九十九的學校,年度經費就差上百億,新十大拆成五年五百億,可能還要分給其他學校。光用簡單的算數計算,就知道頂尖大學計劃根本在騙人。」(三四四  49頁)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