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 黨工之子馬英九

馬英九, 39年(1950)英屬九龍出生故名「英九」。
其父馬鶴凌,湖南衡山人,畢業於陳立夫舊CC派的中央政治學校。
來台後為蔣經國吸收,位居黨政情治要津。(三七八)
61年(1972)擔任北區知青黨部書記長,正值臺灣退出聯合國,外交上的挫敗引來學生不滿,要求國會全面改選,為此證明資深國代不是「無用老人」,他私下邀請吳延環、楊寶琳等人到台大座談,他說:「你想想看,如果國會全面改選,老國代都下台了,老總統還可能不下台嗎?」不料這個舉動被其他國代指責,說去接受學生「公審」而被調職。(二四  199頁)

從此擔任台北市黨部副主委及考紀會副主委等要職。
有關馬英九的過去,他自承 57年(1968)6月入黨,台大法律系畢業,63年(1974) 2月考取「中山獎學金」赴美就讀紐約大學。求學期間不僅擔任國民黨紐約大學小組長,熱心黨職,積極參與「反共愛國」活動。
65年(1976)轉讀哈佛大學,擔任以關中為主編,反共刊物《波士頓通訊》編輯,以「王昭凌」、「葉武台」、「李南喬」、「波佬」等筆名撰寫批判中共、台獨以及左派份子的文章及專論,總計十餘萬字。
中美斷交時,奉命出版《波士頓通訊》增刊,並發動留學生抗議遊行。


台北市議員顏聖冠以一張照片出面指控,67年(1978) 1月 28日臺灣留美學生在波士頓抗議臺灣選舉不公時,
當時馬英九手持相機拍攝,使得當時抗議學生,事後都不敢回台。
面對指控馬英九以「一張照片能證明什麼呢?」
反駁,又以:「我陷害過誰?我提供過什麼相片?講出來嘛。」(三七九)
但對臺灣人言,始終是謎的馬英九,若無功蹟或背景,按當時制度是無法直通蔣經國宮邸的。
有關他的身世,輔大習賢德副教授在《傳記文學》發表馬英九「革命實踐研究院」的自傳,才由他自己揭開面紗。


68年(1979)臺灣發生「美麗島事件」。
隔年,他以英文特刊發表《高雄暴動真相》說:「因應當時海外宣傳真空,台獨瀾言充斥之困境」,故立言為國民黨獨裁辯護。次年,並完成非有實務經驗,不然無法完成的《恐怖主義與臺灣獨立運動》論文。對此論文,他後來說:「送交有關單位在美運用」。(三七九)

因留美期間對國民黨貢獻良多,95年(2006)9月被立委謝欣霓、黃偉哲指稱在美國留學期間做「抓耙仔(職業學生)」,故人還未返國,就已被內定為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成為周應龍局長部下。71年(1982)4月自美國學成歸國後,在總統府秘書長馬紀壯推舉成為繼錢復、宋楚瑜後,第三位擔任蔣經國英文秘書的人,奉調至「革命實踐研究院」受訓。才使人知道,原來《波士頓通訊》這類「反共反獨」文章,他從未以本名發表,卻以各種筆名發表攻擊左派和台獨人士的文章。(二二○  255頁)
像這種自始「不沾鍋」,以假名攻擊別人的行徑,除非他自暴或警總爆料,誰能舉證「他沒陷害過誰?」


73年(1984) 2月蔣經國提名李登輝擔任副總統不久,行政院長孫運璿中風,俞國華奉命組閣。
同年 6月國民黨人事調整,年僅三十四歲的馬英九授命接替陳履安出任黨部第三副秘書長。
77年(1988)1月蔣經國逝世,李登輝繼任總統,俞國華繼續組閣,黨政人員重新安排,馬英九脫離黨務出任行政院研考會主委,成為最年青的部會首長。
79年(1990) 2月黨內推舉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發生「擁李」和「反李」不同立場,二月政爭時擁李的「主流派」決定「起立」,反李的「非主流派」決定「票選」。馬英九雖然贊成「票選」,卻不敢「沾鍋」選邊站在林洋港、蔣緯國等反李陣營,故被冠上「淡淡非主流」封號。馬英九事後強調,此舉只是「贊成更民主的選舉方式而已」而非反李,他不悅的對媒體說:「這是沒有必要的歸類。」(一七九  43頁)


79年(1990) 5月軍事強人郝伯村授命組閣,成立「國家統一委員會」。
隔年1月又成立「大陸委員會」,聘請黃昆輝為主委,馬英九為三位副主委之一,
希望利用法律長才,從事與黨外「修憲與制憲」辯論。年底並以不分區名額進入國民大會成為國代。
開始負責黨內對外宣傳,巡迴全台各地推銷「總統委任直選制」。
不料次年(1992) 3月國民黨十二全三中會議決議,以「公民直選」代替「委任直選」。
對黨內政策急轉彎,馬英九很不滿易,除以「不發言」抗議,對於記者採訪,他甚至說:「我現在說的話,你們還會相信嗎?」調侃國民黨。(一六八  203頁)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