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4 馬英九施政

馬英九在台北市長任內給人印象,都是在長跑、晨泳,一付與世無爭模樣。做為一個須管理三、四百萬人的院轄市長,除非能力很強擁有良好的管理團隊,否則就會怠忽職守。但觀乎他從 87年(1998)底當選台北市長,可說治績平庸且弊案不斷。
許多弊案像 90年(2001)9月 17日納莉颱風過境臺灣北部,造成大半台北市地區淹水,不只整個捷運系統泡在水底,台北捷運停擺幾乎半年。納莉颱風造成台北市的損失可謂空前,人民財產的損失不可計數外,更造成台北市 26人,台北縣 21人死亡記錄。對於這個事件,馬英九不但配合媒體相互諉過,將之歸罪於「全台被水扁」。

至於造成淹水責任,玉成抽水站無法有效抽水,事後才說當年設計錯誤,樓板厚度無法承受七部同時抽水的馬達震動,每次僅能使用兩部抽水機。同時對施工中的河堤,為何未能事先準備沙包應急。
都以「救災第一,以後再檢討」,搪塞人民對他施政的質疑。(三八五)


90年(2001)12月也發生一件媲美陳水扁上台時,濁水溪發生淹死三條人命的事件,台北市忠誠路一棟十一層大樓火警,一對老夫妻站在窗台上求救,原本只是小火災,結果救護車不但姍姍來遲,且派錯雲梯車高度不足,導致老夫妻二人在眾人面前,被大火活活燒死。


92年(2003)香港、中國傳出肺炎簡稱 SARS疫情。
臺灣也傳出疫情,  4月 23日台北市和平醫院傳出七名醫護人員及十名疑似感染 SARS病例。
為免感染擴大,台北市在 4月 24日無預警的全面封院,造成軒然大波,不但引發社會的恐慌,並使被隔離在醫院內的醫護人員、病患及家屬人人自危,似乎生離死別般,連家屬探望機會都沒有。更甚的台北市疫情似乎無好轉,除醫護人員死亡各地又傳出災情,使得萬華仁濟醫院、台大等也被逼得封院或休診。對防疫毫無經驗的台北市政府,甚至封閉了萬華大理街國宅,上百居民被居家隔離。台北市政府手忙腳亂的措施,終使臺灣疫情被擴大,成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列為旅遊警告名單,不但損及國家形象,也造成經濟上莫大的損失。

就在社會恐慌,封院醫護人員及家屬情緒一發不可收拾, 25日馬英九在議會公開向市民道歉,並同意衛生局長邱淑媞辭職。
4月 27日曾任台北市衛生局長,目前在董氏基金會服務的葉金川由花蓮北上,自動要求進入和平醫院,同時美國疾病管制局藍道醫師說過:「台北市已經失控」。
被媒體引述加深市民恐慌,使他不得不出面澄清說:「從未說過這種話。」
也表示願意陪同葉金川入院,才止住封院後,醫護人員及家屬的情緒和恐慌。
不久,整個 SARS疫情漸得到控制。


因台北市無防疫經驗,帶來社會恐慌猶可理解。
但其中較不人道,不為人諒解的是發生了代表馬英九冷血的「林重威事件」,林重威,二十八歲,澎湖縣人,父母皆為基督徒,因抗災亡故的二位年青醫生之一,其父對於台北市的人為疏忽,僅要求市長道歉,賠償象徵性的一元。
原本極具善意,不料竟遭到自以為「完美」的馬英九拒絕,其父一狀告到法院,直到三審台北市敗訴,賠償八百多萬元成為羞恥。
這些錢林父不但不拿,還另行捐贈一千萬元成立基金會,協助偏僻離島地區的醫療,行為非常令人欽佩。
但不甘損失的台北市府,卻昧於良心仍採非常上訴,企圖索回賠款。


還有 94年(2005)1月發生五歲幼童邱小妹,遭酒醉父親抓頭撞玻璃,造成頭部出血,生命垂危,送往台北市立醫院急救。
結果市立醫院「互踢人球」,僅以市內二、三家公立醫院電話,無加護病床為由,捨近求遠送至台中縣一所醫院,離台北市150公里,因此延誤就醫四小時,導致邱小妹血崩腦死。
台北醫院草菅人命,醫德敗壞可見一般。
「邱小妹人球事件」台北市衛生局長張珩 11日雖率市立醫院院長鞠躬道歉,但尚不認錯,直到次日才認錯,並由馬英九出面公開道歉,撤換衛生局長才了事。


這些都是較有名的事。或許有人覺得上面案例多屬天災,與馬英九表面善良形象不同,但從下面例子可知他其實非常絕情。
88年(1999)九二一地震,全台倒塌超過十層以上大樓,總計 64棟。
台北東星大樓也是其中一件,而被重建,按理說享有全台預算最多的台北市,應最早完工才是。
事實相反,截至目前為止,全台各地 63棟早已完工,居民且進住多時,唯台北市內唯一倒塌的東星大樓改建,不只問題重重,且官司纏身。「與民爭利」的台北市政府一度被法院判決敗訴,唯恐國賠上訴,受害居民得再次受害,直到郝龍斌上台,在 2007年以 1億 2千萬元賠款雙方達成和解。


這種案例有人以為馬英九大公無私,為政府把守公帑。事實相反,馬英九任內就做了非常多浪費公帑案例,尤其與國民黨有關政策,「灑錢就如同灑水」,像從未聽過既成道路被補償案例, 88年(1999)編列 4億 8千多萬元補償北平西路孫逸仙公園旁的「既成道路」,圖利國民黨省黨部 4億 7千多萬元。不久,又容許國民黨非法取得台北市辛亥路七段「國有財產」,以極低價格讓予黨營事業啟聖公司,開發建屋謀利達十億元左右。


89年(2000)對於國民黨將中廣出售宏盛建設,李新議員爆料,以第一、第二和第三順位,讓華銀和直轄下的北市銀以 120億元超貸給宏盛,臺灣的銀行願以第二順位貸款給市民,聞所未聞,何況第三順位,若非府庫通黨庫,誰又能得此優待。
這類圖利國民黨庫情形,多到無法一一引述,像被檢舉木柵中興山莊變更地目案,圖利國民黨兩萬餘坪土地。
61年(1972)當時市價值五千萬,台北市卻以公告地價的三分之一,總價 263萬元售給國民黨的台北市黨部,如今卻以五億元賣給長頸鹿美語。
此外,位於中華路非法取得的實踐堂,四十年來從未繳過房屋稅,台北市也從未摧繳。
還有被台北市教育局委託救國團經營的青少年育樂中心,每年盈餘上百萬元,
但四年來,教育局不但未收取任何房租,反要幫忙繳納六百多萬元地價稅和房屋稅。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