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4 鷹派國民黨

北高兩市選舉結果,如同過去,台北市由國民黨郝龍斌當選,高雄市由民進黨陳菊當選,南北各取一席,無所輸贏。然而這種結果,在民進黨弊案不斷,士氣低迷下,國民黨無法取下高雄市長寶座,同時讓謝長廷在台北市取得高票,有人以為整個結果,國民黨仍略輸一籌。使得12月底卸任的台北市長馬英九,以專心做國民黨主席為由,有意改造國民黨。


然而馬英九改造國民黨,並非以改革為目標,卻以2008年總統選舉之路為目標鋪路。事實上,馬英九貪腐「不清廉」不僅爆發「特別費」為人所知。95年(2006)10月其父馬鶴凌辭世,馬英九治喪費用特別強調節省只用八萬元,但卻向市府請領喪葬補助費七十四萬元。按市府規定馬英九以市長之尊領這些錢並無問題,但既領了為何不讓亡父的喪禮體面些,而草草收場。不但賠了市長之尊,也反被質疑賸下的錢用到那裏,或者又是特權才享有如此低廉的治喪費用。


馬英九就是如此,喜歡強調「清廉」,卻又貪戀小錢為所欲為。不只特別費涉及貪腐,過去許多案例,像對不當黨產處置更是跌破人眼光,94年(2005)7月,馬英九當選黨主席,他在全民期盼下說:「依據法律及公平正義原則,將黨產處理完畢」,可是讓人看到的,卻對大賣特賣黨產。而且為了「不沾鍋」,還在九月特別成立「黨產管理監督委員會」,讓許多媒體人成為委員,使賣黨產「名正言順」,並有人護航為之對外辯護。


不只如此,他在卸任台北市長前,仍不忘揩北府的錢,為了 2008大選他預做文宣,95年(2006) 10月 13日也是總統被二次罷免當日,將國民黨文傳會所做文宣,「台北市施政報告」,交由台北市秘書處出錢印刷,並拿到立法院炫耀,表面說是為台北市爭取預算,其實卻是宣傳,結果反被批評得狗血淋頭。這個連台北市副市長金溥聰都不曉得,「府庫通黨庫」做法,若是民進黨早被媒體修理精光,但對馬英九當然無事,只有行政院長蘇貞昌感慨的說:「通常地方政府首長不會這樣做,這種做法不正常。」(三七六8頁)此事失敗使得第二波「府庫通黨庫」,利用馬英九市長任期只賸二個月,提前為2008年大選造勢,台北走透透的「百場卸任造勢活動」因此喊卡。


為了掩飾貪污特別費,馬英九特別在 95年(2006)11月成立號稱黨內司法檢調單位,可以獨立行使職權的「廉能會」,並指派王清峰、趙昌平、馬以工、余致力、王光宇、李伸一等「六人小組」展開調查,企圖以先判決,造成社會輿論,箍制司法判決。

結果經過二個多月調查,發現仍有高達3百餘萬元「查無單據」,雖如此,仍有意將馬英九的特別費朝「行政瑕痴」,不涉及貪污判決。結果又怕輿論反彈,與司法判決結果相去過遠,自毀長城,結果只能支吾其詞,直到馬英九被起訴後,才發表馬英九仍是「清白」報告。可惜報告內容,將特別費說是「公款」,使馬英九後來為脫罪,硬拗為「私款」相反,自毀長城。


這個明眼人一看,就知為馬英九遮羞的「廉能會」,公義功能幾乎盪然。但因立法院久未同意總統所提監委名單,使監察院二年來幾乎空轉,後來藍綠協商,同意按政黨比例提名監委。而國民黨還想將這個「遮羞布」,負責調查馬英九特別費,廉能會的柯明謀、趙昌平,以及國民黨產監督委員會葉耀鵬,都納入推薦名單,明顯企圖將貪腐,納入國家機器中,幸而提名監委事件,因社會反彈聲浪過大,才中止其荒唐作為。


「外清內腐」94年(2005)底對外標榜「選舉不買票、執政不貪污、問政不腐化」,結果為勝選舉起基隆市長候選人,已被起訴許財利的手高喊「馬利兄弟」。95年(2006)12月25日基隆市長許財利任滿一年,且判刑確定,曾以「馬利兄弟」助選的馬英九,曾說等任期滿一年會給社會交代。民進黨欲發動罷免,但馬英九不但毫無行動,甚至在社會質疑下說:「不排除任何做法,基隆市黨部知道該怎麼做,『該做什麼,就做什麼』。」等不知所云的回答。這種說等於沒說一再背信結果,12月20日國民黨立委助理改革連線成員,也按耐不住集體「給馬主席一封信」。


信中希望把許財利當成改革的第一案,也希望能加速推動重大民生法案。建議馬英九能以反省良性的競爭,代替扒糞式的政黨惡鬥。也能重新面對黨的過去,反省歷史錯誤,還原臺灣本土意識與價值,建立全球化的本土論述。(四一八)

信中也質疑過去承諾推動的「陽光法案」,所謂「陽光法案」即指「陽光五法」,有「政黨法」、「政治獻金法」、「政府資訊公開法」、「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以及「遊說法」等五案。其中除政治獻金法,在馬英九辭掉黨主席不久後三讀通過,其餘皆因國民黨攔阻,未立法通過。還有選前黨團提出,跨民生、經濟、改革、政治等,所謂「十全大補帖」法案,也全數跳票。信中並說:「黨每次只用嘴巴講改革,讓國民黨失掉民心」。


面對這些基層黨員發聲,表面上,馬英九表示虛心接納,於是在國民黨基隆市黨部,一個不起眼地方,擺了一個桌子,讓人去簽署罷免,結果第一天從早到晚連署的人,共計六人,而為媒體揭發,並非真心反貪腐,罷免許財利。


就在許財利案還未對黨內提出交待, 10月27日馬英九又在國民黨中常會提出,「藍綠合作先於國共合作」,所謂的「馬修路線」。他說:「朝野合作的標準就是理性主義,並按『憲法』規定運作。」又說:「國民黨與民進黨差距再大,也大不過我們與共產黨的差距;藍綠同在一條船上,二千三百萬人民都是生命共同體,沒有必要拼得你死我活,應該互相遵重。」(四一六  2頁)

對於馬英九的談話,蘇貞昌則回應說:「真的修正,就要說到做到!」結果話說完,還不到一星期,馬英九一卸任台北市長,專任黨主席,96年(2007)1月初,突然宣佈更動黨內連秘書長詹春柏都不知情的新人事名單,將原黨秘書長詹春柏明昇暗降,調昇黨副主席。原來秘書長職位由立委吳敦義擔任。這位前高雄市長,競選時以亂開支票實卻少兌現聞名,被市民喻為「白賊」,結果當上黨秘書長後,為向馬英九交心,以反諷手法批評王金平為「黑金加三級」。

反被王金平院長核心幕僚,批評為「白賊義仔」,氣憤難當的他,因此電告王金平說:「院長的幕僚怎可以這樣講我。」又對外說:「我是可以告他(王金平)的。」(三五○  13頁)
對待立法院長王金平,和只是黨員的馬英九,有天壤之別。
而吳敦義另一被質疑的是二千年大選未盡力輔選「連蕭配」,但馬英九卻以「秘書長具立委身分,有助黨團團結。」加以化解。
對此任命原本就積極的吳敦義,表達「我當然要全力以赴」。
由於被調職的當事者,都在前一天臨時被告知,在中常會中引起不小反彈。


此外,執掌黨內對外宣傳的文傳會主委,發佈由中時晚報總主筆楊渡接任,政策會副執行長為鄭麗文,此外桃園縣環保局長蘇俊賓為黨發言人。這些新的人事案,不但未經中常會,可說是獨斷獨行的傑作,當然引起黨內非議,尤其不管黨齡、資歷或經驗,都以對他個人忠誠度為主。像紅衫軍倒扁運動中,發表「動亂論」,鼓勵群眾以動亂推翻陳水扁總統的楊渡,後來又為馬英九外省籍身份,造假二二八歷史,以「偶發事件」及「官逼民反」,模糊國民黨罪行,引起受難者阮美姝等反彈。


更重要的是,楊渡原非國民黨員,等被徵詢,因為可當國民黨高幹後,方才入黨。因此也被中常委質疑說,連參加黨內公職初選,都要符合黨內至少滿四個月的「四月條款」,豈可堂堂黨內一級主管,可以不要。但說歸說,仍不敢擋其銳,結果,國民黨還是回到一言堂。


不只楊渡被質疑,連內定的黨發言人蘇俊賓,這位按年齡,應屬國民黨內青年次團,就靠敢罵國民黨起家,後來成為媒體名嘴,被桃園縣長朱立倫相中,成為該縣環保局長,在縣內政績廣被肯定,因此被馬英九重新啟用,但國民黨的問題,並不是人才問題,曾被國民黨網羅,後來拒絕入黨的陳定南,還以「好人在國民黨內,也做不了好事」加以批評。
所以蘇俊賓的破格錄用,也造成國民黨內青年次團的不滿。
而自許誠實的蘇俊賓,面對馬英九不斷的謊言,如何為其圓場,社會也拭目以待。


這次馬英九的黨內高層人事易動,表面上雖說都是臺灣人,那是為他外省籍身份選舉總統,打破族群和省籍隔閡而設,但這些人都有一個特點,敢為馬英九「造假」或「遮醜」,像另類解釋「二二八事件」為國民黨脫罪或為「排黑條款」力爭,為馬英九量身定做成為有罪仍可競選總統的資格。
此外,他們並有一個共同願景,那就是「統一」,其手段甚至可以動亂來推翻政府,故被稱為「鷹派」。
故對馬英九說:「藍綠同在一條船上,二千三百萬人民都是生命共同體」的「馬修路線」,試問有誰能相信。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