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臺灣禿鷹案

不可緯言,民進黨不泛有理想人士,但也充斥許多虛假的民主人士,做為執政黨,如想要有一番作為,對其下屬的管控更是需要。在高捷弊案中,謝長廷曾說:「用人就要信任,否則就不要用」,然而等到 94年(2005)2月謝長廷開始擔任行政院長時,不幸又發生一件用人不當的「禿鷹大隊事件」。


所謂「豺狼」和「禿鷹」是世上兩種兇狠的動物,豺狼遇到獵物,就會跟隨不走,直到捕獵目標為止。
而禿鷹則會盤旋在將死的動物上,直到死亡,吃其腐肉。
這兩種動物,被用作股票術語,形容其兇狠的意義,可想而知。
豺狼被形容「做多」,盯著股價,拼命拉抬股價以獲利。
而禿鷹則代表「做空」,以高價借股,再賣掉沒希望企業股票,然後盤旋四週,坑殺股價,直到倒閉,再以極低價買回股票,償還早先的借股,賺取其中差價。本來股市交易,不管是做多或做空,憑本事賺錢是正常的事,與「豺狼」和「禿鷹」何關,但若這些做多或做空,有官方、媒體、司法單位、甚至管理證券交易市場的金管會,和金管局介入,那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成為可官商聯合,以事先計劃的「做多」和「做空」,所謂「內線交易」,詐騙全國誠實投資的股民,以至血本無歸。由於其兇殘,利用事先埋伏的陷井,殘殺股票投資者,甚至造成投資失敗者跳樓、自殺等悲劇,故這樣的「官商結合」,又被稱為「豺狼大隊」和「禿鷹大隊」。


94年(2005)發生的勁永國際公司就是一例。
這間 86年(1997)成立, 91年(2002)上櫃,隔年(2003)轉上市,市值17億元,主要生產 DRAM模組,係臺灣生產該產品第四大公司,上市該年,每股盈餘七點九元,故股價曾在該年四月,漲至每股一百三十元。由於股本小好操控,又有業績,因此成為「豺狼大隊」和「禿鷹大隊」的標的。而公司也為賺取更多利益,樂於配合在財務上造假。

不只 90年(2001)到 92年(2003)間,每年更改財務。為漂亮業績竟以公司關係人為銷貨對象,且以「欠債」付款,金額竟達總銷貨額的百分之五十,甚至六十以上。如此虛弱的財務結構,92年(2003)還為其旗下子公司擔保,其金額達股東權益的百分之38。等於是被掏空的一間公司,因此從 91年(2002)起到 93年(2004)不但三易財務主管,二易主辦會計。
監察人有二次辭職記錄,連公司的最大股東和次要股東,也都在 93年(2004)分別迅速降低其持股。


為了有利大股東脫股,勁永在 93年(2004)被發現「做假帳,利用海外子公司虛報業績」等情事。
但政府卻不立刻舉發,採取行動,重新檢查其財務,作金融控管。反而不顧散戶繼續買股受害的事實,利用此公司,做為公司、媒體、檢調查黑中心、金檢局、證交所、甚至金管會等官商勾結,交叉應用,共同營私舞弊,謀取利益的所在。
其手法如下,94年(2005)1月《聯合報》報導,檢調將對勁永兩成灌水的財報調查,使勁永在 1月 21日連跌四個交易日。

隨後,勁永在經濟日報澄清未遭檢調搜索,並揚言控告媒體不實報導。
同時,勁永藉機炒熱 Flash市場,使得股價不但止跌回升,並且在 3月 15日,漲到今年歷史高價每股二六點三元。
而原本股票未被炒熱前,就可抑止此騙局的查黑中心,原預定 2月 22日的搜索行動,卻以聯電效應而暫緩。
直到股票被炒高後, 3月 14日才下手,決定對勁永進行搜索,
消息傳出,當天股價漲跌停來回三次,交易額高達一傹二千多萬元。
不知情的投資者,對公司的期待,拼命入場,交易之熱烙可想而知。
但決定搜索的查黑中心,不知何故又臨時縮手不查了。
但已使勁永股價無量跌停 15個交易日,直到 4月 7日公司為自救,祭出南韓公司可能入主勁永才止跌。


6月勁永重編 93年(2004)及 94年(2005)第一季報表,由會計師出具無保留意見後,勁永在 6月 27日,恢復可融資和融券,之後股價又被炒熱至 6月 27日的十七點三元。不料,當日檢調單位,又開始另一波查緝行動,使得勁永股票又開始翻黑下跌。
像這樣透過媒體,以查緝為名,讓股票下跌、再讓公司有充裕時間作多,拉抬股價到一個行情後,再展開另一波查緝,讓股票再下跌,然後公司又作多,像個固定循環公式,坑殺投資客,讓所有「產、官、媒、檢」利益均沾的做法,或許行之有年。

但在勁永案中,較特別的是,查黑中心在 6月 10日,搜索股市作手林明達住家,除查扣十四箱證物外,同時意外查獲一張,因應臺灣金融改革,成立「金管會」,同時為建立金融秩序,查緝股市犯罪,在「金管會」下,附設一如同檢調單位的「金檢局」,其局長李進誠親筆所寫,勁永可能作假帳的機密查案字條,以及6個放空勁永案戶頭。


「捉賊的反作賊」,惟恐「金檢局」被查黑中心捉贓正著,壞了「金管會」名號。其主委龔照勝,竟在 7月 2日,以「檢調單位三次準備、三次喊停,造成勁永股價放空」為由,懷疑檢調有問題,另外成立一「獵鷹計劃」。不但拒絕與查黑中心配合,準備自己捉黑,也將高檢署查黑中心,視為「被獵」對象,與查黑中心形成對峙。

這種形同黑道「搶地盤」作法,直到輿論指責,民進黨團書記陳景峻也出面,公開指責說:「金管會高層被質疑內神通外鬼。」又說:「自己可能是禿鷹,還想要獵鷹,這不是很奇怪嗎?」金管會姿勢才放緩。除改口稱,願與查黑中心合作,並祭出八百萬破案獎金。而被捉贓正著的李進誠,則從 7月 5日起開始休假。


這件案子的重要,乃是金管會,不僅關係全台金融改革成敗,甚至悠關陳水扁政績。像這麼重要單位,若果其涉入貪腐,造成的國家損失不僅無法估計。更重要的,其品德若敗壞到,可與「豺狼」和「禿鷹」掛勾,那對全國誠實投資者,不只不公平,也是很缺德的事。任用這樣的人,而且集體舞弊,不僅危及民進黨形象,連提名主委的總統,其操守都被質疑。這個看似不起眼案件,最後雖以李進誠洩密,依貪腐條例起訴求刑八年。表面上,「禿鷹案」看似結束,但在全國幾乎股票族情況下,就像上一堂課,教人民學習認識「民進黨」。


尤其調查過程,發現李進誠生活糜爛,經常出入陪侍酒店,「表哥」雅號,不逕而傳,
甚至涉嫌突破科技掏空案,充當司法黃牛。且被捉贓正著,仍可仗勢與檢調對幹。
對這個腐敗單位,因牽連甚廣,查黑中心雖以案情有重大發展,對外放話說:
「檢方認為至少還有 6、7名官員涉入,其中有高於李的層級者,將擴大偵辦」。
但最後仍不敢以「內線交易」查辦,這樣會牽連很多,甚催「獵到」自己人,故輕輕放下,僅起訴李進誠了事。
最後連主導對幹,可能涉及集體包庇,金管會主委龔照勝都無事。


就在民進黨團蔡英文、郭正亮等要求,「一定要有人負起政治責任時」。
行政院長謝長廷卻站出來力挺,並說:「政務官有政治責任,但不是每一項政治責任都要辭職。」
雖然最後龔照勝還是下台,不是因此案,而是過去台糖董事長任內,牽涉的弊案,隔年 5月 15日才被繼任的蘇貞昌院長趕下台。
「貪腐的民進黨」就是這樣,從許多小案例累積,讓全國人民學習到,「貪腐的民進黨」與國民黨一樣,「只是大小黑金」不同而已,開始成為全民的印象。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